比奇屋 > 夫人醉心事业不想二胎 > 第六十章 赔了夫人又折兵

第六十章 赔了夫人又折兵

    楚雅涵率先第一时间察觉到她的敌意,又皱了皱眉,即玉清已经率先转到她的面前了,眼中夹杂着轻蔑:“我真没想到,为了进入即家,你还真的是无下限。”

    楚雅涵当然知道即玉清很讨厌她,还有被人这么无故的指责她,她还真的一肚子恼火:“即小姐,你是什么意思?我做什么事了?”

    “刚才你用自己的身子诱惑墨寒,你真以为他会娶你吗?”

    楚雅涵忽然间觉得好笑极了,这家伙什么时候看到他诱惑即墨寒了?还有,她根本就不想嫁进楚家。

    “楚小姐,如果你还有自知之明的时候,最后乖乖离开墨寒,别到时候赔了夫人又折兵。”

    “放心吧!我的事情就不劳即小姐操心了,我爱墨寒,不管结果是如何,只要我们爱过就好。”她说的每句话都铿锵有力,就好像她跟即墨寒是很恩爱的男女一样。

    即玉清的脸色瞬即就黑了,本来她还想打击她,却被她笃定的语气给弄得心情低沉,难道按照这样的情势发展下去,他们两人会在一起?

    “老婆,你在这里干嘛呢?”刘阳的声音从远处缓缓响起,打破了这僵硬的局面。

    即玉清扭头扫了刘阳一眼,便迅速退到他的怀中,像小女人般的拉了拉他的衣服:“老公,你瞧瞧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

    原以为刘阳也会跟着落进下石,没想到他却一把抱紧了即玉清:“玉清,这其中会不会是什么误会?”说着,他的眼神又不自觉落在了楚雅涵的脸上,让人难以捉摸,楚雅涵却皱了皱眉,不太明白他想要做什么。

    “哎哟,老公,你的胳膊怎么尽往外拐啊?”

    “我哪有,我现在赶过来,不是想告诉你,我已经买到你上次在巴黎看中的那款珠宝。”

    即玉清一向痴迷于奢侈品,闻言,眼眸更是瞪大:“真的吗?”上次她与一位名媛同时看中这款珠宝,后来,名媛却动用内部势力抢了这款珠宝。

    她磨破嘴皮子请名媛将珠宝转给她都没用,没想到刘阳倒帮自己搞定了,即玉清连日内对他的恼火埋怨也一下子消失了。

    “好啦!我知道你对我有心。”说着,她竟然踮起脚间往他脸上亲了一下。

    刘阳又搂住她的细腰,一把将她支开:“好啦!现在跟我去看看。”

    “好!”

    两人往前走去,刘阳临走之前还扫了她一眼,那目光意味深长,楚雅涵的细眉一下子拧紧,也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想做什么?

    她也没停留太多,在洗手间洗了一把脸,就重新返回到了即墨寒的身边。

    他现在一人端坐在沙发上,桌子上是小巧的电脑,他的手指劈里啪啦的敲打着键盘,工作的时候,他全神贯注,心无旁骛,在灯光的映照下,脸上轮廓仿佛是镀上一层光华。

    都受伤了,还要如此拼命工作,这个男人真是典型的工作狂,楚雅涵观察了他几秒钟后,抬步慢慢走到他的身边。

    她以为他并注意到她的存在,他的眼眸却率先抬起:“额,来了啊?”

    两人的目光一对视,楚雅涵饶是忍不住躲开他的目光,出于关心:“你怎么不歇歇?”

    “明天还有很多准备工作,我现在停下,不就会耽误进度?”

    楚雅涵有些诧异,当初她还一度认为即墨寒就是不知人间疾苦、贪图享乐的富家公子,现在看来,似乎也不是这样的。

    即墨寒一下子就看清她的想法:“你是不是觉得我每天只需要看看数据表?看看每日进账多少就可以了?”

    楚雅涵内心的真实想法,额,难道不是吗?

    即墨寒却缓慢的站起身,颀长的身躯落下的影子笼罩在她的身上,一种如影随形般的气势也跟着过来。

    “傻丫头,别把有钱人想得那么肤浅,有钱人之所以有钱,就是因为他们不仅能吃苦、还很会精打细算。”

    他说着说着,那双纤细的指尖却轻轻碰着她的脑袋,轻轻穿插着她的发梢。

    这一刻,楚雅涵只感觉心脏猛然一颤,血液不断的在沸腾,她不知道她到底在期待什么、激动什么?

    “傻丫头…”即墨寒淡淡的轻笑着,另外一双手却轻轻挑起她的下颌,逼着两人的目光撞在一起,然后她慢慢的凑近。

    闪烁在四周围的光芒变得柔软起来,楚雅涵很想拒绝,可这一刻,理智却仿佛被埋没般,她的眼眸渐渐阖上。

    很快,一股清凉的感觉在唇角萦绕着,几乎是一瞬间的事情,在她反应过来时,她听到了即墨寒的低笑声,楚雅涵才发现自己的失常。

    她抬手捂住自己的嘴,好像她刚刚做了一件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天呐!她是疯了吗?怎么能够由着即墨寒对她胡作非为?

    她不满的发出一阵委屈的哼声:“你占我便宜。”

    即墨寒唇角的笑意却笑得更加欢畅:“凭什么男人亲女人就是占女人便宜?那么女人占男人便宜呢?这要怎么算?”

    他的大手又伸了过去,胡乱的揉了揉她的脑袋,笑了笑:“话说,你的唇比我想象中更软。”

    “你……”楚雅涵气得小脸都红了,干脆恼羞成怒般的往他胸膛上打了一下。

    即墨寒不怒反笑,又一把将她搂在怀中:“别闹!我可是受伤的病人。”

    楚雅涵嘴角一抽,越发觉得这个男人真的很不要脸。

    任由着他抱了一会后,一阵手机铃声迅速在空气扩散着,楚雅涵抓住机会,小手推搡着他:“我接个电话。”

    即墨寒这才松开了她,看着她手忙脚乱的掏出手机,红着脸调整了情绪。

    “什么?借贷?”楚雅涵小脑袋一转:“我想你可能是打错了。”

    挂断了电话,她无奈的吸了一口气,怎么连这种莫名其妙的诈骗电话都能打给她,她吸了一口气,转眸,又看到即墨寒又重新回到了沙发前尽然有序的进行他的工作。

    她忽然间觉得,这个男人还是工作比较帅点,不工作的时候,简直就是一个典型的情场浪子。

    她安静的看着他一会,四周围都流淌着一阵安静的气息,楚雅涵自己窝在角落里,发现他只顾着工作,丝毫没喝水。

    她摇了摇头,又到了厨房前,倒了一杯白开水,送到他的身边。

    在要走开的时候,即墨寒淡淡的声音却响了起来:“谢谢!”

    楚雅涵的脚步猛然一颤,瞳孔也跟着瞪大,她刚刚是听错了吗?即墨寒竟然跟她道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