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夫人醉心事业不想二胎 > 第五十九章 报恩

第五十九章 报恩

    天啊!她是怎么了?怎么会想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呢?

    楚雅涵立马吸了一口气,又使劲的晃了晃脑袋,抑制住自己的复杂思绪。

    就在这时,即墨寒那双穿透性极强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楚雅涵尴尬的转移了视线,她总觉得她的那些龌龊思想被看透了,于是乎,只能挠着脑袋四处转移着目光。

    即墨寒却皱了皱眉:“还不过来帮我脱衣服?”

    他的声音淡淡的,就好像是说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一样,楚雅涵却心脏一颤,浑身的血液沸腾了起来。

    “你、你就不能自己脱吗?”

    即墨寒两侧的眉宇立马拧得紧紧的:“不是说要报答我的救命之恩吗?”

    楚雅涵这下哑口无言了,是啊!他的确救了她一条命,不报恩好像也没有道理啊!还有她也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了,怕什么呢?

    想着,她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慢慢的解开他的纽扣,每解开一颗的时候,手指都在颤抖,越是解不开,她就越是紧张,最后整个人乱成一团。

    即墨寒将她的慌乱尽收眼底,又笑了笑:“你好像很紧张啊?”

    楚雅涵的脸越来越红,可是又不甘示弱:“我哪有,我可以的。”她说着,手却逗得更厉害。

    即墨寒忽然间觉得她还挺可爱的,忍不住握住她的手腕,终止了她的动作,那一刻,两人四目相对,四周围的一切仿佛停止了。

    即墨寒凝视着她,只觉得灵魂在那刹那被吸附了般,整个人慢慢的凑了过去……最后不可抑制的凑过去,就要吻上了楚雅涵的唇,她紧张的别开了自己的脸。

    “你、你别乱来。”

    即墨寒顿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也半停下自己的动作,抬眼盯着她看,灼热的呼吸也喷洒在她的脸上。

    那一刻,楚雅涵只觉得脑袋快要爆炸了,她猛然的一把推开他,在成功解脱的时候,只听到他发出一身闷哼。

    楚雅涵一怔,马上又停下来:“我弄疼你了吗?”

    即墨寒又一把拉住她:“你还敢问,你这个无情无义的女人,我救了你,你反倒恩将仇报。”

    楚雅涵顿时觉得委屈了,明明就是这个男人想占她的便宜,她现在所做的不过是正当防卫:“谁叫你占我便宜?”她的声音有些低。

    他却径自忽略这个问题,又变得一本正经:“不是要帮我解衣服吗?来,快继续。”

    “好吧!”楚雅涵又强忍着不适却解他的衣服,她的娇躯半蹲着,脑袋微微凑近他的衣服,强装着镇定解开第一颗纽扣时,忽然间,头发却卡在第二颗纽纽扣。

    “啊——”她忍不住叫了起来:“我的头发,头发……”

    即墨寒薄唇轻启,却一把托住她的pi古,将其拦在怀中,那一刻,楚雅涵感觉自己快疯了:“你、你快放开我。”

    “我不放,我倒觉得这种姿势挺好的。”他客观的发出评价。

    “你、你……”楚雅涵哆哆嗦嗦的。

    即墨寒慢慢的闭上眼睛,唇角浮现的笑意更深了,他没想到这个丫头的身体比她想象中的更软,一个人身体怎么能够这么软呢?

    比起即墨寒,楚雅涵唯一想的却只有逃离,她挣扎了几下却挣扎不了,心里一个劲的在想,这家伙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消停些呢?她压着他的胸膛他不难受吗?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一阵声音:“少爷呢?”

    “在里面呢!您不能进去。”

    “凭什么?我是他堂姐,我为什么不能进去呢?”随着话声落地的瞬间,门被赫然推开,站在门口的即玉清就看到了这么旖旎的一幕,这实在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她马上惊得差点掉了下巴。

    即墨寒冷冽的眼神立马落在她的脸上,眉眼间有种被打扰了好事的感觉。

    这两人在做什么?即玉清心中有数,她尴尬的轻声咳嗽一声,然后关上门退了出去。

    佣人瞧见她难看的脸色,也安静的站在一块,即玉清却将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在她的身上:“为什么不告诉我?”

    佣人当然知道她指的是什么事,她也很委屈,她事先都阻止了即玉清,是她根本就不听劝。

    “我看你是不想在这个别墅呆着,今早收拾行李给我滚出去。”

    “小姐,我真的知错了,请你原谅我。”

    即玉清面无表情,态度决绝:“得罪我的人,只能打包行李滚回去。”

    ……

    外面的动静消失后,楚雅涵只觉得心境好像是过山车一般,待她冷静下来,即墨寒干脆利落的解开她的头发:“不过是让你帮忙解个纽扣,笨手笨脚的。”

    楚雅涵不提有多心塞,心想这个家伙怎么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啊!最后,还是即墨寒自行加解开所有的纽扣,宽松的衬衫被解开,他极好的身材暴露了出来。

    楚雅涵也不过是看了一眼,就被他的“黄金三角”给吸引了,她的瞳孔也随着瞪大,那是电视剧男主角才有的身材竟然会出现在现实生活中……

    察觉到她的目光,即墨寒得意的勾了勾唇角:“五年前不是看到了吗?”

    被他这么说,楚雅涵的颊子又飘起一朵又一朵的红云,完了!他怎么又旧事重提:“你胡说什么了?”

    “哦!难道说,五年前灯光太暗了,你看不太清楚?”即墨寒挑了挑长眉。

    “你到底在胡说什么?再敢戏弄我,我就回家了。”楚雅涵生气了,已经做好离开的准备。

    “好了,不逗你了,过来帮我擦药吧!”说着,他轻轻的解开绷带,身上露出一道狰狞的伤口。

    楚雅涵面色微霁,他是为了自己才受伤……

    “现在可以擦药膏吗?”

    “可以,不过是道小小的伤口而已,擦擦就行,我没那么娇气。”

    楚雅涵眨了眨眼睛,莫名间又对这个男人多了几分好感,被砖头砸中的时候明明那么狼狈,现在却逞强说自己没事。

    “好啦!我帮你擦药。”

    她细心的挤出药膏沾在棉签上,一点又一点的抹上那道伤口,他尽量让自己的动作轻点,免得弄伤他。

    终于,在帮他擦完上伤口时,她这才感觉自己深吸了一口气。

    “好了,你休息吧!”她如释重负的走开。

    即墨寒没挽留她,只是那双深邃的眸子一直紧紧的盯着她看,眼中却流露出从未有过的柔情。

    楚雅涵走到了外面,又停在柱子旁,抬手摸着自己的心脏,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一遇到这个男人就会变得不是自己了。

    她正打算去洗手间,忽然间却响起了即玉清的声音:“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