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夫人醉心事业不想二胎 > 第五十八章 以为你死了

第五十八章 以为你死了

    忙完后,天已经黑了,她抬头望着天空,收拾些东西准备回家。

    抬步走出公司大门,就在这时,忽然间有什么东西往她的头顶上砸了下来。

    她想闪过,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关键时刻,有一具硕大的身影紧紧的笼罩住她,楚雅涵听到“咚”的一声,心脏也跟着咯噔一声。

    “总裁……”很快,她听到有人紧张的喊道。

    她这才意识到什么,抬眸望去,就看到紧紧护住自己的那个男人倨傲的嘴脸,他、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即墨寒,你现在怎么样了?”她紧张的声音都有些了哭腔,仔细看去,只见他的肩膀上全是渗出的血,而从天而降的砖头掺着血在地上碎开。

    即便即墨寒身体再强壮,他终究不是铁做的,他先是发出一声闷响,整个人就挂在她的身上,那一刻,楚雅涵慌乱无比。

    “即墨寒,你、你别吓我。”楚雅涵轻轻摇了摇他,希望能够就此唤醒他,可是即墨寒却早已失去了知觉。

    “即墨寒……”预感到有什么不对劲,楚雅寒的声音多了些哭腔:“你要撑下去啊!你等我,我马上去叫救护车。”

    她一把将压在自己身上笨重的男人给推到一旁,然后手忙脚乱的拨了电话号码:“喂!是医院吗?我这里有人受伤了。”

    ……

    半个小时后,楚雅涵在医院走廊里走来走去,除了她,还有即墨寒的助理。

    约莫一个小时后,他接了个电话,然后抬步迅速往急症室过去,过了一会,又走了出来,楚雅涵赶紧迎上他。

    “即总他怎么样了?”

    助理安安静静的看着她,没说话,那眼神就是让楚雅涵觉得很不对劲。

    “难道他……”楚雅涵眼眶一酸,眼泪就掉了出来:“他真的……”很快,她哭了起来,上气不接下气。

    助理慌了:“楚小姐,不是……”

    楚雅涵迅速打断他:“你别说了,是我害死了他,如果他没帮我挡住从天而降的砖头,那么久他就不会死了。”

    她的话刚落下,就在这时,一道强有力的声音却迅速打断了她。

    “你就那么希望我死吗?”

    这声音怎么那么眼熟?楚雅涵眨了眨眼睛,定睛看去这才看到即墨寒威风凛凛的走了出来,背上的绷带仿佛是装饰般。

    当时,楚雅涵先是傻眼,还有一个念头迅速闪过:一个人连受伤都能够这么帅?

    在她失神的刹那间,即墨寒已然抬步走到了她的面前,皱着眉,抬手戳了戳她的脑袋:“怎么?你很希望我死了?”

    “哪有!”楚雅涵想也不想直接就抱住了他,然后第一次像个小孩子般在他怀中委屈的哭了起来:“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即墨寒望着怀中的女人,本来还想好好怼她一番,结果,到最后却变成哄她:“你哭什么?我活的好好的,我还没死呢!”

    一旁的助理看得哭笑不得,没想到一向被誉为钢铁直男的即总竟然会压下性子去哄女人?这还真是前所未闻,也只能说明这个女人对总裁有致命的吸引力。

    楚雅涵在他怀中抽泣了一会,待理智回归之后,又觉得自己的行为荒谬至极,她尴尬的从他怀中退出,却被她反握住腰。

    她的脸泛着些许的红意:“你先放开我。”

    “怎么?我救了你一命,你就是这样的报恩方式吗?”

    楚雅涵慌了:“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呢?”

    即墨寒却挑了挑眉:“我的伤因你而起,当然是要由你精心照顾了。”

    他提的要求也在情理之中,楚雅涵也不好推脱:“那、那好吧!”

    即墨寒转而搂住她的细腰,将其更好的困在自己的怀中:“走,现在回家。”

    回家?楚雅涵懵了。任由着她搂着走出一段路,才发觉得不对劲,家?是哪个家?

    她正想问,即墨寒却将强行塞入她的车子,她几乎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不是啊!他明明是受伤了,力气怎么还能够那么大呢?

    迈巴赫缓慢的启动,周遭的人与物不断的后退着,渐渐的成为倒影,她这才问道:“现在要去你家吗?”

    “是,我自己住的地方。”

    “什么?”楚雅涵心脏打了个寒颤。

    即墨寒伸手轻轻打了她的脑袋一下:“傻子,别想太多。”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她反倒是成了那个胡思乱想的人了,楚雅涵的颊子上忍不住浮上两朵红云:“你闭嘴!我哪有。”

    瞧见她这副样子,即墨寒唇角慢慢的勾起:“不过,你真想发生点什么,也不是不可以的。”

    楚雅涵真是气死了:“我丑话说在前头,照顾你可以,不过……你可不准乱来。”

    “你觉得现在的我还能做点什么吗?”即墨寒又继续道:“明明就是你想乱来。”

    两人一言又一语,听在外人耳中,怎么都是打情骂俏,坐在驾驶座开车的助理都有些尴尬了。

    好不容易就到了即墨寒名下的一所郊区别墅,这里依山傍水,面积宽敞,空气清鲜,是难得一见的好住处。

    助理率先绕到前面为他们开门,两人下了车后,即墨寒走在前面,走着,忽然间扭头扫了楚雅涵一眼,眼中含笑:“走着慢,也不扶着病人。”

    瞧他这样子,一点都不像病人,楚雅涵白了他一眼:“我看你倒是精神得很,根本就不需要我帮忙。”

    即墨寒立马啧了一声,又笑了笑:“真是没良心的女人。”

    楚雅涵也不想再理会他,心想,欠下他这人情,她还完后两人就没有任何的瓜葛了。

    进入了别墅内,尽显端庄优雅,雍容而高贵,很符合即墨寒的气质,楚雅涵多看了几眼,忍不住做了个评价:“这室内装修得还算不错。”

    即墨寒笑了笑:“你还挺有眼光的。”

    楚雅涵也毫不谦虚;“那是,你忘了,我可是一个设计师啊!”

    即墨寒扫了她一眼,眼中忽然间夹杂着深沉的光芒:“这房子是一个人帮我设计的。”

    那个人是谁?

    她翘首等着她接下去的问题,他却没说什么,却往后退了几步,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我的背疼了,帮我换药。”

    “哦!”楚雅涵淡淡一声,便跟着他到了侧室,又是典型黑白构造,窗帘却都拉上,璀璨的灯光萦绕在四周。

    只见即墨寒径自坐了下来,高大的身躯正襟危坐,棱角分明的五官俊逸无比,特别是那张性感的薄唇在眼前若隐若现。

    楚雅涵看得晃了晃神,脑子里不自觉晃过五年前的画面,他那张性感的薄唇埋在她的脖颈上……点点滴滴,只要她现在想起来的时候就会觉得浑身血液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