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夫人醉心事业不想二胎 > 第五十七章 别对我那么好

第五十七章 别对我那么好

    夜色沉沉,楚雅涵本想直接出院,却被医院拒绝了。一开始,她不断的强调着她患得不过是普通的感冒发烧而已,用不着住院。

    不过院方的意思是,她现在还没完全的康复痊愈,还需留院观察,最后,她就被迫留在医院。

    在百般无奈中,她打给了刘姨,刘姨在电话那头紧张死了,说是要看过来看她,却被楚雅涵给拒绝了。

    她只是叮嘱刘姨好好照顾了三宝,挂断电话后,望着外面那一轮皎洁的明月发呆。每到晚上的时候,心脏就好像被挖空一样,实在是难受。

    “扣扣……”她发了一会呆,听到一阵敲门声,扭头看去,是即墨寒,他的俊脸浮上若有似无的邪肆笑容:“是不是在想我了?”

    楚雅涵立马白了他一眼:“你说你怎么可以这么自恋呢?”

    即墨寒不怒反笑,又抬步过去,拍了拍她的脑袋:“别不识抬举。”

    “唉!”楚雅涵吐了一口气。

    “现在快十二点了,赶紧给我睡。”他又转而按住她的肩膀,让她动弹不得时,又替她掖好被子。

    楚雅涵知道自己拗不过他,也干脆不挣扎了,两眼一闭。

    平时到半夜的时候,她会自然苏醒,让她诧异的是,今晚她竟然踏踏实实的睡完一整夜。

    清早时,她听到悉窣的声响,抬起眼的瞬间,就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即墨寒竟然睡在她的身侧。

    当时,她感觉脑袋就要爆炸了,下意识时间看了看自己,幸好衣服还在。即墨寒还算是个人,没趁着她睡觉的时候跟她发生点什么,如果这个家伙真这么做了,她真得一把打死他。

    她刚松了一口气,那本闭着双眼的男人却一下子睁开眼睛,深邃的瞳孔里闪烁着精光:“在想什么?”

    “我…”楚雅涵不小心咬了一下舌头。

    他伸出手拂开她散落在额头上细碎的头发:“你是不是以为我会对你做什么?”

    “胡说,谁会那么想了。”楚雅涵的脸立马红透了。

    即墨寒唇角的笑意更深了,直接凑过去,似有若无的往她脸上吹了一口气:“是啊!是该发生点什么比较好。”他原本就富有磁性的声音越发低哑,反倒是增添了几分暧昧的感觉。

    楚雅涵这下子再也撑不住了,不行了,他要是继续发挥他的撩功大法,她可就把持不住,她猛然抬手想要狠狠的推开他,又被她握住手腕,手直抵在心脏的地方。

    “楚雅涵,你又在想方设法靠近我,你不觉得这种做法还是有些低俗吗?你如果真喜欢我的话,你可以直接告诉我嘛!”

    “少来了!”楚雅涵急了,使劲的挣扎了几下,刚挣脱出,就快速的从床上下来。

    即墨寒也顺势从床上坐了起来,望着她一幅慌乱的样子,他笑得更勾人:“瞧你这副样子,就好像我们两个人真的发生什么事一样。”

    “你……”楚雅涵羞急了,可论撩功大法,她又怎么能够跟即墨寒相提并论呢!他扫了她一眼,踩着拖鞋到了洗手间。

    刷牙洗脸等等一连串行为一气呵成,出来时,只见那个高大的身影朝着她抬步而来,而她的身上快速被一身温暖的黑衣覆盖。

    “都这么大了,还不会照顾自己。”

    楚雅涵愣了愣,抬眸诧异的望着高大的男人,心里头不知不觉就涌上那么一丝暖意。

    “你在发什么呆?我说的话你没有听见?”即墨寒又伸出手戳了戳她的额头。

    楚雅涵连连眨了眨眼睛:“你为什么那么关心我?”

    “关心你,那不都应该的吗?”他反倒一笑,紧跟着,又径自餐桌前,拆开了包装袋,香粥的味道弥漫在整个空气中。

    “你感冒才好,还是吃点清淡些好,等明天我就带你去吃些大鱼大肉。”

    楚雅涵呆呆的凝视着他一会,心里头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她记得曾经也有一个人待她这么好,也说过要一辈子保护她。

    不过,到后来,那个人却食言了,还让她一夜之间长大了。

    她笑了笑,就连笑容都有些无力了:“你能不能不要对我那么好?”

    即墨寒扫了她一眼:“你又在胡说什么?”

    “即墨寒,你不懂,你永远都不懂……”她的脸上多了些绝望,自从经历了抛弃、绝望后,她就发誓不会再让任何人进入她的心里。

    即墨寒并不知道她在难受什么,又皱着眉,将她一把拉在餐桌前:“别胡思乱想了,把早餐给吃了,今天我给你请假。”

    “谁让给我请假了?”

    即墨寒:“……”

    “即总,是不是太多管闲事了?”楚雅涵低头看着面前的香粥,眼神分明是一片空洞,不行!即墨寒对她太好了……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她对自己的态度一落千丈,让她难以捉摸,即墨寒顿时很闷,女人心海底针,这句话确实不是骗人的。

    回到公司后,他还是忍不住将这事告诉好兄弟苏立闻。

    “你说这女人怎么就难以捉摸?我对她好也不是,对她不好也不是。”

    苏立闻笑了笑,看来,他这个大哥还真的对女人动情了。

    “楚雅涵,真是一个奇怪的女人。”即墨寒发出一阵感慨。

    “大哥,你说,你是不是爱上她了?”苏立闻忽然开口。

    话音刚落,就遭来即墨寒狠狠反驳:“胡说八道,谁会喜欢那个女人,还有那个女人有哪点值得我喜欢了。”

    “哦,是吗?”苏立闻挑了厂眉:“那大哥如果不喜欢她,我倒是对她很感兴趣。”

    他试探性的问了一句,没想到即墨寒却警惕的皱着眉,冷冷的盯着他,那一道视线简直是摄人无比。

    苏立闻身子一颤,唇角僵硬无比。

    即墨寒的声音又冷、又充满警惕性:“二弟,你根本就不适合那个女人,你是个花花公子,她又固执又保守,像那样的女人不是男人可以配得上的。”

    苏立闻又壮着胆子问了一句:“那大哥觉得什么样的女人可以配得上她?”

    “这关你什么事?”即墨寒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语气无比的生硬。

    苏立闻又被他冷冽的目光给摄到,再也不敢问下去了,他担心他再问下去,会惹怒了大哥。

    四周围的空气寂静了一会,忽然间,坐在书桌上工作的即墨寒起身,他还喵了一眼外面的天空,天空灰沉沉的,凝结着黑暗,好像要下雨了,也不知道那个女人现在怎么样了?

    此刻,楚雅涵正窝在一个角落钻研设计稿,从小时,她就对室内设计有着极为浓厚的兴趣,只要一投身这个行业,就会废寝忘食。

    今早虽即墨寒替她请了假,不过她还是坚持去公司上班。当周总监看到她回来的时候,还露出很是惊愕。

    楚雅涵也不解释着什么,今日对她来说也有所收获,她总结了经验后,对设计稿进行补充,弥补了原先的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