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夫人醉心事业不想二胎 > 第五十五章 感冒加发烧

第五十五章 感冒加发烧

    楚雅涵苦涩一笑,在这个世界上会觉得她浑身闪着光的大概就是刘姨了。

    “小姐,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至于别人是怎么想你的,都不需要在乎,一个人活在世上,不可能会让每一个人喜欢你,你只需要做到无愧于心就好。”

    楚雅涵的眼眶一酸:“谢谢你,刘姨。”

    她很在乎世人的目光,这点她并不是不懂,虽然她在人前嘻嘻哈哈的,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可谁能知道她一直都很丧的。

    当夜晚降临时,当白日的忙碌散去,那种隐藏在心底的“丧”就悄然浮现,像是阴霾般笼罩住她,她根本无法摆脱。

    这一宿,楚雅涵睡得并不好,一颗心就好像被什么给揪住般,任由她如何安慰自己,可就是很难受。

    她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知道当感觉到有人在碰她的手臂时,她极具艰难的睁开眼,额头是一片滚烫,随着而来,浑身就好像被火烧灼了般。

    她这是发烧了吗?

    还没顾得上考虑她到底怎么了,楚梓炀的声音低低的响彻在耳畔:“妈咪,现在已经是七点四十五分了,您要迟到了。”

    话落下,楚雅涵就好像是被泼了一桶冷水般,一个鲤鱼打滚逃也似的跑出去。

    不行!要迟到了。

    她只花了五分钟的时间换好衣服,甚至连一口水都顾不得喝就跑出了家,依稀间还能听得到刘姨关心的声音:“小姐,您还没吃早餐呢!”

    帝都今日的气温比昨日下降了好多,风一吹来,她就被冻得瑟瑟发抖,可一想到要迟到了,她就什么顾不得了。

    好不容易拦了辆出租车,她的小脸早已被冻得通红通红的。

    “小姑娘,你怎么出来也不多穿件衣服啊?”司机隔着后视镜看着那具瑟瑟发抖的身躯。

    楚雅涵的愣了愣,这才注意到她竟然只是穿着单薄的职业装,她苦笑一声:“因为我快迟到了。”

    司机也感同身受:“这年头谁都不容易。”

    楚雅涵又再度笑了笑,是啊!众生皆苦,在她看来,这不过是再正常的事情而已。

    司机是个过来人,又一脸平静的谈起自己“狼狈”的经历。

    楚雅涵全程安静的聆听着,又转眸看着车窗外的一幕,人来人往的,有在寒风抖擞的清洁工,还有骑着摩托车送外卖的人,以及正摆摊卖早膳的中年人……

    她笑着笑着就到了心设计门口,付完了钱后,她又一路狂跑着进入公司,当然还是迟到了。

    “你瞧她又迟到了……”在进门的刹那间,她就接受到同事的蔑视的眼神。

    周总监倒是不生气,却全程带着笑脸,但还是象征性的问了一句:“幸好来了,不然我还以为你在路上出了什么事。”

    楚雅涵低着头,走到他的面前道歉:“对不起,总监,我迟到了,您该罚还是罚。”

    也许是因为有即墨寒那一层关系,周总监对她当然宽容得多:“说什么话了,你这几天辛苦了,我还想着哪天让你好好休息呢!”

    四周围同事嫉妒的目光更深了,楚雅涵只觉得无比的尴尬,被吹得发白的唇动了动,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早上的插曲勉勉强强的过去了,楚雅涵端坐在办公椅上,想像平时那样进行别墅室内设计,可脑子里却乱成一团浆糊,整个人昏昏沉沉的,有好几次甚至要倒下。

    她、这是怎么了?

    楚雅涵捏了捏自己的太阳穴,逼着自己坚持下去,好不容易到了吃午餐时间,她感觉整个人都要虚脱了。

    扶着椅子站了起来,其中一个同事走过去,嘴里说着关心的话,眼中却是冰冷与蔑视:“唉?你怎么脸色那么差?需不需要我扶你一把?”

    楚雅涵努力睁了睁眼睛,眼前的同事忽然间变得模糊起来……

    “我…我……”她的世界黑了下来,即便强撑着,到最后整个人还是像断了电般彻底失去了意识。

    “啊——”一阵尖锐的叫声从办公室传来,接着同事喊道:“楚雅涵昏倒了……”

    话声落地的瞬间,有一道黑色的身影迅速抬步而来,弯腰秒速将她抱了起来,然后往外跑。

    ……

    鼻翼间萦绕的是消毒水的味道,耳畔弥漫的是输液的声音,楚雅涵慢慢的睁开双眼,一个雪白的天花板出现在视野中。

    这里是……?

    她还在想着,忽然间,眼帘便出现一张凑近的俊脸:“你终于醒了。”

    楚雅涵的脑袋卡了几秒,在看到即墨寒的瞬间,立马清醒过来,她的身体本能的要坐起来,却被摁住,即墨寒皱着眉:“别动,你在输液。”

    楚雅涵一愣,又转眸扫过去,这才注意到她扎在她手臂上的输液管。

    “我、我怎么会这样?”她问道。

    “你发烧38度了,如果再晚点,就成肺炎了。”

    “哦!”楚雅涵淡淡的应了一声。

    瞧她如此平静的反应,即墨寒却有些不开心:“你懂不懂关心自己啊?”

    楚雅涵只觉得他大惊小怪:“我已经习惯了。”

    即墨寒更加生气:“什么叫做习惯?你作为一个女孩子就要更爱护自己。”

    她不懂他到底在气什么,楚雅涵又凝视着他:“不是,你紧张个什么?又不是你生病?”

    这下,即墨寒都不知道如何回答,其实,他也很迷惑,为何当他看到她躺在冰冷的地板时,他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害怕的紧张快要停止了……

    他真的从来都没有如此害怕过,在送她到医院的时候,该死的是,他竟然发现他浑身都在发抖,他可是堂堂m集团的总裁,竟然会因为一个人……

    这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他当然不会希望楚雅涵知道:“关你什么事啊!臭丫头,你给我好好养病就行了。”

    他不回答,楚雅涵也就不问了,谁稀罕从这个家伙身上知道那么多事。

    过了片刻,即墨寒又皱紧了眉宇,那一双冷眸扫视了一会:“你饿了吗?”

    “不会!”她还真不饿。

    “不饿也要吃点东西吧!我让人饭店准备些清淡小粥送过来。”

    “不用啦!”楚雅涵本能的要拒绝她,她可不想再欠他人情。

    “闭嘴啦!你……”即墨寒瞪了她一眼,便自顾自的打给了饭店。

    楚雅涵叹了一口气,虽然说这个家伙总是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可她心里明白,他并不是坏心眼的。

    饭店的速度很快,半个小时左右,就将热粥跟小菜准备好了。

    即墨寒拆开包装袋,取出瘦肉粥,里头的肉被切成粉末,所有的味都融在粥里,闻起来香喷喷的。

    “喝吧!”他亲自的舀了一口往她嘴里送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