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夫人醉心事业不想二胎 > 第五十三章 眼睛进了沙子

第五十三章 眼睛进了沙子

    五年前,因为刘阳的缘故,她曾经死过一次,现在三宝承载她生命所有的希望,她不能没有他们。

    刘姨也很心疼她,五年了,她从一个天真的少女蜕变为母亲,她的肩膀上承担的抚养一家大小的责任。

    在分娩完之后,她甚至还顾不上做完月子就去打工赚钱了,每次回来,都是无比的狼狈,很多时候,刘姨觉得真没用,她除了帮她照顾孩子以外就做不了什么。

    “小姐,你别不怕,如果他真的要抢走你的孩子,我就算豁出我这条老命,也绝对不会让抢走三宝的。”

    楚雅涵眼睛一酸,忍不住就抱住了刘姨:“谢谢你,刘姨。”

    “小姐,别哭,您放心,您的心地那么善良,上天有好生之德,他绝对不会亏待您的。”

    虽然知道这些话极有可能不过是在安慰她而已,楚雅涵还是心中一暖,在这个世界上,也能像母亲一样宠着她无私奉献的人大概就只有刘姨了。

    虽然在很小的时候,无情的车祸带走了父母的生命,上天给她关上一扇门,自然也会给她开一扇窗,而刘姨就是她生命里的那一扇窗。

    她擦了擦红通通的眼款重新回到了孩子的身边,楚梓炀率先注意到她的异样:“妈咪,谁欺负你了?”

    异样的状态就大宝给发现,楚雅涵有些慌乱:“没事,妈咪很好,就是眼睛进了沙子。”

    楚梓炀虽然年纪小,但是也知道“眼睛进了沙子”这种不过是就是偏偏小孩子的借口而已,可是他还是不忍揭穿妈咪,她要给妈咪留最后的尊严。

    她调开监控摄像头,精心的查看着外面的一举一动,却没有发现半点端倪,他猜想妈咪是在公司里受了委屈。

    不过,此刻,他真的觉得自己很无能为力,妈咪在公司受委屈了,他竟然也不知道为妈咪做些什么。

    要不然,第二天偷偷跟在妈咪身边,看看到底是谁胆子这么大,竟然连他的妈咪都敢欺负?

    ……

    下了一夜的雪,第二日,遍地都是堆积的雪花,人们走路时在洁白的雪上留下足迹。楚雅涵最喜欢下雪的天气,一抬眸望去,就好像传说中的童话世界一样,心情也会跟着愉悦明朗起来。

    睡了一觉后,昨日的烦恼也被抛到九霄云外去,她收拾好自己,整装待发去公司,却根本不知道身后偷偷的跟着一个小小的身影。

    待她上了公交车,楚梓炀快速拦了一辆车,司机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小的孩子,一时间,也有些不知所措:“孩子,你爸爸妈妈呢?”

    楚梓炀没时间想这些:“司机叔叔,跟上前面那辆公交车。”

    司机愣了:“不是,孩子,你想做什么?”

    “拜托了,司机叔叔,我想我妈咪,我妈咪现在就在前面那辆车里。”

    任谁看到这么可爱懂事的小孩子都会心软的,司机果然为之动容:“好,小朋友,绑好安全带,放心,叔叔肯定会带你安全见到妈咪。”

    “谢谢叔叔!”

    出租车张弛有度的尾随在公交车后面,楚雅涵不经意一瞥,总是感觉在身后的公交车有些怪异,不过,当时她真没想那么多。

    很快到了公司,她下了车,也没注意距离出租车也停了下来。

    “孩子,不用给钱了。”

    虽然司机都这么说了,楚梓炀还是极有礼貌的递上一张一百元的人名币:“谢谢你,叔叔,不过我妈咪从小就教育我,我们要体验各个劳动者的不易,也不可随意轻易接受别人的帮助。”

    闻言,司机感动得不得了,他自己的儿子怎么就没那么听话呢?

    付完钱后,楚梓炀又一路尾随在母亲身边,甚至躲过了很多的眼目。楚雅涵全然不知,直接到了办公室。

    她刚进去,公司同事就跟她搭话:“雅涵,刚刚凯瑟琳来过了。”

    楚雅涵皱了皱眉,想到昨日大周的无耻行径,她压根不想看到这对夫妻,都一样的恶劣、恶心。

    “哦!然后呢?”

    同事扫了她一眼,似乎眼中有鄙视:“听说昨天大周忽然间袭击你。”

    没想到这事情传得那么快,果然是坏事传千里,楚雅涵也知这些不是关心她,只是抱抱看好戏的心里而已,她淡淡的“嗯”了一声。

    “雅涵,真没必要,人家大周袭击你了,不也没讨到什么便宜,你也没受伤,没有必要闹到警察局这么严重。”

    楚雅涵抬眸终于看着同事:“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就应该既往不咎吗?”

    “要我看,就应该是这样的,凯瑟琳毕竟是公司的老员工,大周也是想为她老婆出气而已,你真没必要把事情弄这么大。”

    楚雅涵只觉得这帮人真是虚伪极了,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却要站在正义的高度上去审判别人,然而,当自己受到一点不公平对待时都耿耿于怀,恨不得一口将对方咬死。这就是人性的本质,满口的仁义道德,做起事倒是心狠手辣。

    她嗤笑一声:“不好意思,我没像你这么大度。”

    “我说你这人……”同事叹了叹气口,像是恨铁不成钢:“你这人还是固执啊!做人嘛!就要保持善良,好人有好报。”

    “好,祝你好人好报。”她直接坐下去,继续修改自己的设计图稿,三观不合的人,她真是不用着浪费时间解释什么。

    解释太多,他们还反倒得瑟极了,她还真没必要这样。

    她继续围着办公桌工作,一个下午,她急中所有的注意力都子啊设计稿上,都没有注意到进进出出的人。

    下午的时候,同事忽然间捂着肚子来来回回的去了好几趟洗手间。

    “不行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老是拉肚子,早上的时候明明还不会这样啊!”说话间,同事又捂着肚子去洗手间。

    这样反反复复好几次,她终于忍不住,只好跟周总监请假:“对不起,我得去一趟医院,周总监。”

    周总监向来对员工要求严格,他看她脸色很不对劲,还捂着肚子,这才放她离开。

    此刻,在不远处的楚梓炀正捂着嘴偷偷的笑了,心里在想,看你还敢欺负我妈咪?

    “小朋友,你好可爱啊,你是谁啊?”

    就在这时,有个约莫二十几岁的女人走了过来,楚梓炀抬眸,女人清纯的外表还挺顺眼的,他刚想要介绍时,只见那女人不经意呢喃了一句:“好讨厌啊!那个楚雅涵。”

    “楚雅涵?”楚梓炀忍不住问道。

    那女人立马弯下腰,眼中是抑制不住的厌恶:“这个人是跟我一起工作的同事,我超级讨厌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