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夫人醉心事业不想二胎 > 第五十二章 大尾巴狼

第五十二章 大尾巴狼

    从宴会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即墨寒又提出让楚雅涵陪他吃饭。

    楚雅涵摇摇头:“不吃!”

    “你敢拒绝我?”

    “不是,我想回家。”

    即墨寒给了她一个眼神:“你不吃可以,先陪我吃个饭再说。”

    就这样,楚雅涵再次被即墨寒胁迫到一所高级餐厅用餐,他点了一大堆精美菜肴,当菜被送上来的刹那间,即墨寒果真没理会她,就径自用餐。

    楚雅涵原本是打算不吃的,可是一闻到这香味,整个人就不行了,更是在疯狂的吞咽口水。

    即墨寒高冷的脸上已经多出了一道笑意,忽然间停下自己的动作:“你现在还不想吃吗?”

    “不吃,我就不吃。”楚雅涵用力的晃了个脑袋,发誓绝对不为五斗米折腰。

    “想不到,你还是挺有骨气的。”

    “当然了,就这么一点东西,你还想诱惑,即总,你未免太小瞧人了。”楚雅涵摆了摆手,好像自己重新板回一局。

    即墨寒摇了摇头,又将切好的一份牛排切到她的面前:“我吃不完,你帮我吃吧!”

    牛排的香味迅速涌入鼻翼,楚雅涵再也经受不住这种诱惑,她赶紧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好吧!竟然你都这么说了,我要是不吃的话,就真的不仁不义了。”

    她饿坏了,拿起叉子,三两下就将牛排给解决了,黑椒浇灌在肉上,吃起来嚼劲十足。

    接下去,即墨寒又推了许多的美食在她的面前,她更是放纵自己,肆无忌惮的吃完一盘又一盘,肚子撑起来,这才与即墨寒出了高级餐厅。

    即墨寒忍不住调侃她:“其实你还是挺能吃的,就是……”他的眼光多了些遗憾,又顺手掐了她瘦瘦的手臂:“就是不长肉。”

    楚雅涵有些尴尬,任谁被自己关系不太亲密的男人碰了一下都会受不了。

    即墨寒勾起唇,又笑了笑:“好,现在可以送你回家了。”

    “谢谢!”

    迈巴赫一路行驶着,车窗外的世界越来越远,抬眸望着天空,云层变得厚重,黑压压的,好像积攒、凝聚着什么。

    很快,回家途中,球团般的雪花簌簌落下。

    “下雪了……”

    即墨寒的目光凝聚在她的身上,也就在这么一刹那,他看到她绽开的笑容,像是一道阳光驱散了所有的黑暗。

    他的薄唇一下子勾起:“有没有人说过,你笑起来真的很美。”

    “哈?”楚雅涵扫向他。

    其实在她的目光扫向他的同时,他心中是一片暖意,但是他还是在表面上竭力保持云淡风轻。

    很快,到了公寓门口,雪还是不断的下,甚至还没有下降的趋势。

    楚雅涵推开车门的刹那间,她感觉肩膀上多了一件西装外套,令她推开车门的动作顿了一下,她扭头扫向了身后的即墨寒。

    “我送你下去吧!”

    “哈?”楚雅涵本能反应就是拒绝,让他送她到公寓门口已经是没办法了。

    他不分由说的握住她的肩膀,往前轻轻一推,她的脚尖已经轻踮在雪地中,而身后一把黑色的大雨伞挡住落在她身上的雪花。

    “其实,真的不用的……”她又想推脱。

    即墨寒当然不给她拒绝的机会,又一把搂住她的肩膀,两人紧紧的挨在一块,带着她往前走。

    心里是一片煎熬,毕竟在这个小区所有的居民都互相认识,被人看到了就不好了,楚雅涵一颗心更加心惊胆颤。

    越不想发生的事情就越会发生,在她上了小区台阶,脱离风雪的范围内,她也准备跟即墨寒走,就在这时,张哥却突然出现。

    他冷不防就说了一句:“雅涵,这是你男朋友?”

    话音落下的时候,楚雅涵的瞳孔瞪得很大,与此同时,她看到即墨寒脸上闪过的一丝狡猾的笑容,好像在说你被我逮到狐狸尾巴了。

    那一瞬,楚雅涵整个人慌乱到极点,她心里是想法是,这个男人知道自己在骗他,他会不会生气啊?

    “是啊!我是他男朋友。”即墨寒又一把亲昵的搂住她的肩膀。

    张哥笑了笑:“我就说嘛!你年纪轻轻的,怎么可能没有男朋友嘛!原来是瞒着我们偷偷去交男朋友。”

    “不是,这……”楚雅涵只觉得自己百口莫辩。

    “哈哈哈哈!雅涵,你真的不用觉得害羞的,你这种年纪嘛,交男朋友也是很正常的啊!”出于关心,张哥又叮嘱了即墨寒:“雅涵可是这小区里远近闻名的小美女,迷死了多少青年才俊,你啊!可要好好珍惜她。”

    “当然,我自然会好好珍惜她。”即墨寒笑了笑,又郑重其事的说道,仿佛两人还真的有那么一回事。

    楚雅涵尴尬的想挖条地缝钻起来,真的不明白他到底想做什么?不过,她从现在要烦恼了,张哥可是在小区里头出了名的话多,从明天开始,她的交男朋友的消息会迅速传遍整个小区。

    她甚至能够想象出那群邻居在七嘴八舌的议论起她的事情,唉!人倒霉起来真的连喝水都塞牙缝,这句话还真不是说说而已。

    “好啦!不打扰你们了。”张哥暧昧的看了他们一眼,便抬步走开了。

    当他一走开,楚雅涵立马抡起拳头狠狠的砸在他的胸膛上:“都怪你,你到底想干什么?从明天开始,我就死定了。”

    即墨寒却一把握住她的手腕:“你竟敢敢骗我?”

    面对他质问的眼神,楚雅涵猛然吞了吞口水:“我……”她也不是故意要骗他的,谁叫即墨寒的身份很特殊啊!

    “你还想说什么?”

    “我……”楚雅涵又再次被她怼得吞吞吐吐。其实啊,她不过是个外人而已,她也没有义务跟她解释什么的。

    “说吧!你到底还有多少是瞒着我的?”

    手腕被他握得很紧,甚至还有些热,她只想要抽回自己的手腕:“真没有了,你放开我再说。”

    即墨寒笑了笑:“好啊!我现在初步去确定,你就是个骗子,你肯定还有很多是瞒着我,我看你还能瞒到我什么时候?”

    潇潇洒洒的丢下一句话后,他便放开她的手,上车,车身没入风雪中。

    楚雅涵心中狠狠一颤,他知道的“真相”越来越多了,以后是不是就要知道三宝的存在,不行,她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

    到了家门口,像是往常般,楚雅涵将手中的背包放在椅子上,又疲惫倚靠在椅背上。

    刘姨朝着她过来:“小姐,您回来了。”

    楚雅涵将挡住眼睛的手挪开,又从放空的状态中收了回来,又看向她:“刘姨,有一件事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刘姨知道她有话要说,点了点头,两人去了较为偏僻的角落里。

    楚雅涵将最近发生的一切都如实告诉了刘姨:“怎么办?刘姨,要是他知道三宝的存在,那我该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