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夫人醉心事业不想二胎 > 第五十一章 你是我女朋友

第五十一章 你是我女朋友

    几乎是在他进场的瞬间,他一眼就注意到了她,还朝着她抬了抬手。

    “抱歉!让您久等了。”

    即墨寒不喜欢她那么客气的样子,还一把搂住她的腰:“说什么客气话,你可是我女朋友,再说客气话,我就生气了。”

    楚雅涵半是在他的怀中,虽没挣扎,也急着赶紧结束。

    待人散去时,即墨寒又附在她耳畔:“刚才我欠你一场舞,现在我还你。”

    楚雅涵低沉的心情还没迅速的调整过来,整个人就被他扔出怀中,他又紧紧的攒住她的手腕:“你……”

    “来跳舞吧!”

    楚雅涵瞳孔瞪大,她是真的不会跳舞。

    对即墨寒这种上流社会的人来说,从小到大,他就要出入这种场合,交际舞也是最必备的修养,不过,现在他却有些僵住了,他发现了楚雅涵是真的不会跳舞。

    “你、快放开,我不会跳舞。”四周围几百道目光凝聚在她的身上,楚雅涵只觉得如芒在背,该死的即墨寒是跟她有仇吗?现在是想让她在几百个人面前出丑吗?

    即墨寒长眉邪气一勾,又多了主意,脚步往前一转,就直接到了她的面前,又转而握住她盈盈的腰:“站上来。”

    楚雅涵不太明白他的意思,还在发懵,腰就被她狠狠一握,站在他的腿上。

    她倒抽一口冷气,低头望着她尖锐的鞋跟正踩在他的皮鞋上,这家伙……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呢?

    “别怕,跟着我。”

    他修长的身躯一动,楚雅涵也只能跟着他挪动,她的一只手缠住他的肩膀,另外一双手则是握住他的腰,像是握住什么救命稻草般,丝毫不敢动弹。

    在他的引领下,她从一开始的小心翼翼,到最后的放开自己,两人的双人舞搭配得丝毫没有破绽,近乎完美。

    一阵掌声响起,楚雅涵身子一松,整个人被即墨寒牢牢的抱在怀中,他极度宠溺的眼神也落在她的身上:“还不错,你的资质还可以。”

    楚雅涵扫了他一眼,那一刻,她心中所有的沉重感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也实在是搞不懂自己,为什么总是能被即墨寒不经意的哄好,而且这个家伙的方式还很拙劣。

    与此同时,人群中,刘阳也被楚雅涵给震惊了,那一双目光痴迷的顶着她。

    即玉清脸色一变,气愤的生出手掐了他一把:“看什么看?”

    刘阳疼得回过神来,脸上露出心虚的神情:“我……我这没有,我没看什么。”

    “我明明看你正在盯着那个贱女人看,怎么?是不是觉得那个贱女人很好看啊?”

    刘阳慌了,即玉清一向爱吃醋,还有公主脾气,她要是真生气,他不知道要哄到什么时候:“老婆,你误会了,你真的误会了。”

    “我明明就看到了,你竟然看着除我以外的女人,你真是太过分了……”即玉清气得当场一把推开刘阳,然后愤愤不平的走出外面,刘阳自然也跟着了出去。

    宴会很快就要结束了,即墨寒正要带着楚雅涵离开时,有一个女人跑了出来:“请留步,即总。”

    即墨寒看去,正是朱聘婷,她满脸的娇羞的低下头:“刚刚我爸爸先回去了,司机临时有事不能送我回朱家,不知道即总方步方便顺路捎我一程?”

    即墨寒原本想着拒绝,楚雅涵却抬手碰了他的手臂:“既然朱小姐都如此请求了,即总总不能拒绝是吗?”

    瞥到她眼底一闪而过的狡猾笑意,即墨寒心中有种莫名的不痛快,这个丫头到底是什么意思?是要将他推向别人吗?

    她的下一句话让他更加的气愤:“我没事,我可以自己回去。”

    “楚雅涵……”话落下的瞬间,即墨寒的脸色变得铁青:“你不要给脸不要脸。”

    被他忽然间放大的气场给震慑到,楚雅涵也就不敢说什么了,即墨寒又转向朱娉婷,态度十分坚决的拒绝:“不好意思,朱小姐,我不顺路,不过我可以让我的司机另外配车送你回去。”

    朱娉婷满心失望,却还是道:“好,谢谢。”

    即墨寒又不再看她一眼,又抬手攒住楚雅涵的手腕,强势又霸道的带她出去。

    开车门的刹那间,她整个人被狠狠的甩在车上,双手又被即墨寒狠狠的掐住,不能动弹。

    “你刚才是什么意思?”即墨寒的语气十分冷冽。

    楚雅涵脊背猛然一颤,有些害怕:“我没什么意思啊!我就是觉得那位朱小姐很喜欢你,所以我才想着给你介绍,其实她长得还挺不错的。”

    话未落的瞬间,她感觉握紧的拳头狠狠的落在自己的身侧,差点砸到她的脸,只差一点一点。楚雅涵的心开始变得慌乱起来,抬头凝视着即墨寒。

    他那双深邃的眸子迸发出如鹰隼般的冷光,轮廓分明的脸上全是萦绕着的寒气,很显然,他生气了。

    “你…你……”

    “我不用你这么好心。”

    楚雅涵知道自己好心办坏事了:“好了,我错了,我跟你道歉,我不应该多管闲事。”

    即墨寒再扫了她一眼,就径自坐了起来,只不过他那张俊脸并没有半点缓解,还萦绕着沉闷的冷色。

    楚雅涵知她这回可将这位老祖宗得罪的不深了,她瞧瞧的打量了他一会,半晌又鼓足勇气跟他说话:“即总,我知道是我错了,你能不能别生气了?”

    “你真的知道自己错了?”

    “嗯!”楚雅涵像个犯了错的小孩子郑重的点了点头。

    “好,那你要怎么弥补我?”他的薄唇终于一勾。

    不是道歉就行吗?这个男人怎么还这么贪得无厌啊?

    即墨寒像是早就琢磨到她的想法般,立马道:“如果道歉可以解决所有问题的话,那还需要警察干什么?”

    切!又不是道明寺。

    不过想到她在整个m市位高权重,要是得罪了他,她日后可要吃土了,楚雅涵还是顺着他的意思:“那不知即总要我怎么补偿呢?”

    “很简单!亲一下。”他落落大方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手指动了动,指了指她左侧的颊子。

    一个人怎么能够厚颜无耻到这种程度呢?楚雅涵翻了个白眼:“不是,你、你能不能换个补偿?”

    “你觉得有什么补偿能比这个补偿来得更实际些?”

    楚雅涵直接认栽了:“好吧!”她慢慢的闭上眼睛,豁出一切般的往他右侧颊子啄上一口。

    “哟!不错!”即墨寒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满足的笑了一声,楚雅涵则羞得恨不得挖条地缝钻起来。

    早知道,他会提这个要求的话,她就应该先买包辣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