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夫人醉心事业不想二胎 > 第五十章 差一点就当真

第五十章 差一点就当真

    接下去,都有好多人试图跟即墨寒搭讪,他也是客客气气的说了几句话而已,便拉着他到了个地方坐下。

    过了一会,在人流中,楚雅涵忽然间就瞥见刘阳搂着即玉清款款走来,两人穿着是搭配的情侣礼服,在人群中显得无比的恩爱。

    他们两人也很快发现了她的存在,走来跟他们搭话:“墨寒,你们来怎么也不说一声啊!”

    即墨寒笑了笑:“想来就来,姐夫,姐,你们自便吧!”

    即玉清应了一声:“好的,雅涵应该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宴会吧!墨寒,你要好好的带她。”

    楚雅涵能够明显感觉到她在说“第一次”这三个字的时候,咬字比平时更重了些,就是嘲讽她没见识。

    她的确很少见识过这种大场合,楚雅涵也不觉得丢脸,反正不适合的圈子,她也不想融入。

    “姐,你错了,以后这种场合,她估计要比参加得多。”即墨寒深邃的目光扫向即玉清,眼中有似有若无的复杂。

    即玉清好像被蜂蛰了一下,又快速的垂下脑袋,没再说什么。知道他是在刻意维护着自己,楚雅涵觉得自己安心了不少。

    讨了个没趣的即玉清不敢再说话了,便与刘阳灰溜溜的走开了。

    灯光变得黑沉起来,此时,有一位主持人上台前:“女士们、先生们,欢迎你们来参加这场联谊会,现在各位男士们可以选择自己的舞伴了。”

    所有的人都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楚雅涵也跟着起来,她本来以为即墨寒会一直牵着她的手,可在这时,他却撒开她的手,径自往一个女人身边走去。

    手变得空荡荡的,楚雅涵也感觉心脏好像被什么给挖空了,她瞪大着眼睛,音乐响起,即墨寒搂住另外一个女人的细腰在舞池中。

    她、她被抛弃了……

    心脏咚咚的响起,她第一次感觉到难堪,就好像是一个曾说着会呵护一辈子的人,在最需要的时候却松开了她的手。

    她的思绪又回到五年前,刘阳说好的要跟她求婚,最后却在两人的订婚宴上亲密的搂着即玉清,宣誓着他已经结婚了。

    心脏变得酸涩起来,楚雅涵忽然间觉得自己很可笑,竟然差那么一点就当真了。

    果然没有期待、心中自然没有波澜。

    一曲完毕,即墨寒撒开那个女人的手,便重新回到了楚雅涵身边:“走吧!我们去那个地方。”他想去牵楚雅涵的手,还没碰到,就被她甩开。

    他也愣了愣,这才重新凝眸看着眼前的女人,她脸上依旧是看不清任何波澜,可是她的眼神却冷了不少。

    “怎么?生气了?”他挑眉问道。

    楚雅涵摇头:“我为什么要生气?”

    “因为我没跟你跳舞。”

    就好像是心中某块痛处被掐住般,楚雅涵变得很恼火,有什么痛的地方被压着,就好像突破而出,可到最后,她还是硬生生的忍住了。

    她又找了个借口:“抱歉,我去一趟洗手间。”

    即墨寒看着她迅速转身的背影,忽然间觉得自己做错事了,或许,他就不该听苏立闻的馊主意。

    他昨晚明明说了,要虏获一个女人的心,那就要忽冷忽热,这样女人就会彻底沦陷其中,可是……现在看来这办法还真是行不通啊!

    ……

    从会场出来时,楚雅涵沿着走廊左拐到了洗手间,小解后,正想出来,外面汩汩流水声夹杂着细碎的说话声传了出来。

    “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即总身边的女人呢?”

    “注意到了!长得也挺一般,也不知道即总怎么会看上她啊!”

    “我看即总就是玩玩而已,你们不是没看到刚才即总直接丢下她,直接去找别人跳舞去了。”

    “哈哈哈哈哈!她一个人站着不知道多尴尬、多狼狈。”

    楚雅涵早知道会有人在背后这么议论着她,她控制不住别人的嘴,也压根不在乎别人会怎么看她,她一推开门,便惊动了外面那两道身影。

    一看到是她,那两人明显就有些慌乱,红唇动了动,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说人坏话的人心虚,倒是楚雅涵很是淡定的洗了个手,置若罔闻的抬步出去了。

    她才走了一会,便听到那两人惊魂不定的声音:“完了!你们说,她等下会不会跟即总说我们说她的坏话。”

    “就算她真这么说,也没办法啊!反正话都已经说出去了,难道还能收回来不成?”

    “要不然,你们说,我们能不能去求她原谅?”

    楚雅涵讽刺的扯了扯唇,还以为这些人能够有多大的勇气,原来不过如此嘛!

    她往前走了几步,走着走着,安静的走廊里,好像又多了一道诡异的脚步声,预感到身后可能还有其他人,她皱了皱眉,猛然转过身,却没有发现谁。

    她在原地遐思了一会,在转过身去,眼底下乍然出现了刘阳,楚雅涵被他给吓得退了一步,眼中是说不出的防备。

    “你鬼鬼祟祟的,想做什么?”

    刘阳瞥了她一眼,又叹了气:“我是来跟你道歉的,雅涵。”

    “道歉?”楚雅涵觉得很是怪异。

    “是,我为了我上次的鲁莽行为向你道歉,我也是一时生气。”

    “生气?”楚雅涵觉得她好笑极了:“你气什么?”他有什么资格好生气的?

    刘阳沉默了一会,他不笑的时候,整个人看上去十分的严肃拘谨,现下五官垂下来的时候,他又道:“因为我吃醋了。”

    “吃醋?”楚雅涵冷笑几声:“我已经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了,刘阳,你少跟我搬出前程往事,我听着就觉得恶心。”

    她厌恶刘阳现在一副正人君子的形象,好像他真的多为她着想一样,明明是他无情的抛弃了她。

    她抬步,直接越过他,刘阳的声音还是轻飘飘的传了进来。

    “你还在怪我吗?如果我说,我当年也是有难言之隐,你会不会原谅我?”

    楚雅涵的脚步并没有半分停歇,不过他当年是不是有难言之隐,反正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她现在已经有自己的新生活,也有了自己生存的目标,那便是要让三宝能够幸福的成长。

    望着她决绝离去的身影,没有半点的犹豫,刘阳皱紧了眉宇,心中有些复杂,他不愿意相信楚雅涵已经将他忘记了……

    她一定还爱着他,正所谓爱的越深,恨的就越深,没有爱就没有恨。

    重新回到宴会现场后,楚雅涵却感觉自己的心情有种莫名的沉重,她深吸一口气,抬步靠近还在原地等待自己的即墨寒,他的身边围拢着许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