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夫人醉心事业不想二胎 > 第四十三章 差一点憋死

第四十三章 差一点憋死

    即墨寒刚开始只是想出口气,到慢慢,当埋在他的脖颈上,他的初衷改变了,四周围的气氛也跟着暧昧起来。

    楚雅涵的挣扎也慢慢的被体内那股升腾起来的的感觉淹没掉。

    “扣扣——”

    就在这时,门口有人喊了一句:“你们、在做什么?”

    即玉清的声音快速的将两人的理智拉了回来,即墨寒率先坐了起来,先是一愣,很快,又皱着眉,一把抱紧楚雅涵。

    “你来这里干嘛?”

    即玉清的脸色有些难看,她根本就没想到这两人的关系竟然已经亲密成这样了……

    被即墨寒这么反问,她反倒尴尬起来:“我这不看到门没关吗?”

    “是吗?”即墨寒的冷眸微微咪紧,眼中迸发出一道冷峻的光芒。

    两人是堂姐弟,平日里即墨寒对她倒是也尊重,她是从未看过他这般的眼神,顿时,即玉清感觉整个人都慌乱起来:“你误会了,我是来替你们关好门的。”

    话罢,她迅速转身关好门,逃也似的离开了,即墨寒刚想喘一口气,耳畔却听到楚雅涵快要窒息的声音。

    他手一松,楚雅涵埋怨的眼神就狠狠的扫向他:“就差一点,我就被你憋死了。”

    即墨寒没注意她的异样,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视线就落在她松开的领口上。

    楚雅涵循着他的眼神一看,猛然防御性的捂住自己的身体:“你、你看什么?”

    即墨寒俊颊不可抑制的就红了,不自觉的就将脸给甩开。

    虽然如此,楚雅涵心里还是留下阴影了,男人果然都是下半身动物啊!刚才若不是即玉清忽然闯进来,她怕是要失身给这个男人吧!

    一想到这里,心里就涌起后怕,幸好没发生,她可不想再跟即墨寒有任何的瓜葛。

    即墨寒安静了半晌,刚想要将眸光挪向她,楚雅涵又恐惧万分的捂住自己的肩膀,脊背陷在沙发上,十分的柔弱:“你…你还想做什么?”

    没想到她防御性还是那么强,即墨寒十分无奈的抽了抽嘴角,又作势露出嫌弃的神情:“别想了,对你这样的身体,我不感兴趣。”

    清清楚楚的触碰过到他嫌弃的目光,楚雅涵还是有些恼火。

    虽然她不算十分的大美女,可到哪里都是有追求者,哪有即墨寒说的那么差。

    “好了,我先走了。”他颀长高大的身躯缓慢的站了起来,落下的沉影也慢慢的离开她。

    直到听到门被推开又关上的声音,楚雅涵的世界才重新安静下来,“砰砰……”她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脑子里涌现出刚刚的画面,她的双颊忍不住就红了。

    方才…也不知是魔怔了,还是怎么的?到最后她竟然没反抗……

    楚雅涵抬手十分懊恼的敲打着自己的脑袋,在心里默默的发誓以后绝对不会要再发生这种事了,简直是太丢脸了。

    ……

    即玉清回到房间后,身后就有人伸出一双手环住她的后背,脖子传来一阵痒,她却没像平时那般满足,而是打断了刘阳。

    “别闹了,我今晚没心情。”

    刘阳微微一顿:“怎么了?”

    即玉清皱了皱眉:“我没想到你那个前女友手腕竟然如此强。”

    “什么意思?”刘阳总觉得里头有端倪。

    即玉清反倒是转过身,主动抱住他,向他阐述着今晚的所见所闻,在倾听的过程中,刘阳的瞳孔忍不住一点又一点的扩张。

    “我看她就不是个简单的人。”

    “你说他们俩……”刘阳的声音略有些颤抖,想到他跟楚雅涵一同生活了十几年,虽然是男女朋友,她从未允许他碰过她一根毫毛。

    每次当他要牵她的手,她总会说:时候不到。

    有一次,他情难自控想亲她,结果,在靠近她的时候,却挨了她一巴掌,以后,他就不敢再随意靠近她了。

    她心心念念着楚雅涵火辣的身躯,没想到最后还是让即墨寒给捷足先登了。

    想到这,刘阳心里满是恼火。

    女人向来都是敏锐的,即玉清也发现他的情绪变化:“怎么了?”

    刘阳立马附上笑脸:“没什么,你渴了吗?我自己调了一杯冰糖雪梨给你。”

    他虽解释了,即玉清还是不开心,她从鼻腔里哼了一口气:“哼!我就知道你还惦记那位初恋女友。”

    别看即玉清平日小鸟依人,唯一的缺点就是醋劲大,一吃醋还能闹很久。

    每次她一吃醋,刘阳每次都得憋着性子去哄她:“到底要怎样才信我啊!我爱的从来都只有你一个人。”

    “哼!我不信。”

    “是不是要把我的心给挖出来,你才肯信?”

    “那倒不用。”即玉清的脸上很快就有了笑意,又朝着他抬了抬手:“把你手机给我。”

    “手机?”刘阳有些犹豫,每次下班即玉清都要查她的手机,有一次看到他的手机里多了女同事,几乎要将屋顶给掀开。

    他老老实实的将手机交上去,即玉清仔仔细细浏览了一遍,忽然间,蓝光在她脸上一闪:“这是谁?”

    刘阳有些愣了,顺着她的所指看过去:“这是张姨的女儿啊!”

    “张姨的女儿?”即玉清板着脸:“她跟你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加你微信啊!”

    “张姨的女儿才十岁。”刘阳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尽量让与语调柔和些。

    即玉清却得理不饶人:“十岁又怎么样?看她这模样,就知道是个狐狸精。”她说完,想也不想就她给删了,刘阳也不生气,反正他早已经习惯了。

    第二日,天朗气清,楚雅涵很早就醒了,昨晚她都是半睡半醒的,心里极其牵挂在家里的三个小萌宝。

    今日周六,他们不用上学,大概都各自在家中吧!

    她将被子给叠好,就在这时,门被敲响了,她下意识的认为是即墨寒,可开门的刹那间,却愣住了,发现来人竟然是刘阳。

    她皱了皱眉,脸色很冷峻:“你来这里干嘛?”

    趁着她问话的这会,刘阳手一抬,已经将她用力的推入房间中,然后反锁,萦绕在四周围的光线变得暗沉了些,楚雅涵心里闪过一丝不安。

    “你想作什么?”她不断往后退着,刘阳却一直逼近她,最后将她逼到角落里。

    “我倒要问你,你做了什么?”

    他兴师问罪的声音传入耳畔,楚雅涵又烦又厌:“我做什么,关你什么事?”

    “你跟即墨寒上床了对吧?”他一把掐住她的手腕,力气极其重,很快,楚雅涵白嫩的手踝就红了。

    “放手,刘阳。”

    “我还真没想到你是这么放荡的女人啊!跟我在一起的时候,装什么纯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