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夫人醉心事业不想二胎 > 第四十二章 糟糕!即总魔化了

第四十二章 糟糕!即总魔化了

    “孤儿又怎么样?”即墨寒的神情变得冷峻:“我根本就不在乎她的身世背景,只要我爱她就可以。”

    即母深深叹了一口气:“你还是太天真了吗,等你上了岁数,你就不会这么想了。”

    “不,不会的。”即墨寒的态度都是同样的坚定。

    即母瞧她根本就说不动即墨寒,长叹一口气,整个又站了起来,然后又出去了。

    即墨寒盯着母亲离去的方向,忽然间没了工作的欲望,他现在就想去见一下楚雅涵,那个不知好歹的女人。

    出门口,走了几步就到,他正准备敲门,结果却发现门根本就没锁,于是乎,秉承着自己就是男主人的姿态,即墨寒径自走了进去。

    慢慢走入内卧,四周空无一人,正当他想着楚雅涵去哪里的时候,旁边浴室的门被推开,伴随着一阵缭绕的雾气,她看到正披着浴巾的楚雅涵。

    楚雅涵整个人也僵住了,想明白后,她立马失声尖叫,刚叫了一声,即墨寒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她跑过去,并且捂住了她的嘴巴,两人也倒在柔软的双人床上。

    两人紧紧的贴合着,四周围的灯光很是昏暗晕眩,此刻,即墨寒高大的身躯紧紧的压在楚雅涵的身上,另外一双手还捂住她的嘴巴,他只能看到楚雅涵那双惶恐的目光。

    即墨寒感觉自己的心脏也慢慢加快,贴着滚烫的肌肤,他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某块地方就有了反应,她像是失了魂般慢慢的凑上前去。

    与此同时,楚雅涵的瞳孔瞪得极大,她也感觉有什么不对劲,于是竭力的挣扎着,喉咙里也发出一阵嘤嘤声。

    她从喉咙里发出细碎的声响总算是让即墨寒清醒过来,感觉到自己的失态,他猛然的从她的身上起来。

    楚雅涵赶紧抱住身上的浴巾,竭力调整了一下,才从床上慢慢坐了起来:“即墨寒,你简直不要脸。”

    即墨寒根本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忽然间变成这样,现在他还感觉身体某块地方有些难受。可他却不承认,又偏了偏脑袋,将所有的错误都怪在她身上:“你还敢说我,楚雅涵,你分明就是勾引我。”

    “谁勾吟你了?分明就是你不要脸。”想到她方才差点就被吃了豆腐,楚雅涵越想越生气,顺势抓起枕头丢在他的身上。

    即墨寒轻松自在的躲过,还反手举了枕头,重新丢在她的身上:“欲情故纵的手段谁不会呢?你这个套路还是挺低级的。”

    “你……”楚雅涵被他气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在想这个世界上怎么还能有这么无耻的男人呢!

    即墨寒又用眼角的余光偷偷喵了她一眼:“还不快穿上衣服,要知道你的身材还真的没有什么可吸引人的地方。”

    “滚开!”楚雅涵忍不住就爆粗,气死她了。

    即墨寒抬步径自走到大厅,没人的时候,她才抬手按在他的心脏上,心跳狂乱的跳着,身体还是有种难以忍耐的感觉。

    天知道,他刚才差点就失控了……

    等了一会,楚雅涵换上最朴素保守的睡衣走了出来,她早就猜到了即墨寒根本就不会走,于是乎,还白了他一眼:“即总,不知您老来这里有什么吩咐?”

    “端杯茶给我喝。”

    “什么?”楚雅涵几乎是要吐血,不对啊!这家伙凭什么对他呼来唤去的,他算什么东西?

    “端杯茶给我喝,你耳聋了?”

    “凭什么?”楚雅涵不遗余力的反问道。

    “别问那么多,谁叫我是你的上司,你是我的下属。”他又直接了当的用职权来捆绑她。

    楚雅涵气得牙咬咬,还是转身去冲了两杯热茶,一杯是给自己的,另外一杯是给他的:“嗯,拿好了,烫。”

    即墨寒上下打量着她,深邃的眉眼间又浮现出一丝笑意,他接过茶杯的同时,还略不可闻的划过她的手背。

    冰冷的肌肤划过一丝滚烫,楚雅涵还是有些心慌,她强装着,又落在沙发上一同坐下。

    “看电影吗?”即墨寒给她递上一个遥控器。

    楚雅涵心想夜漫漫无心睡眠,还不如看电影呢!于是乎,她顺手接过遥控器,打开电视的同时,她都呆住了,发现那些电影都有些不堪入目。

    “你……”她狠狠的瞪了即墨寒一眼,严重怀疑他就是别有用心。

    即墨寒皱了皱眉,他也心生疑惑,到底是谁弄些战斗电影啊!

    “我也不知道。”他十分无辜的解释道,于是同时又觉得,若她肯的,他也愿陪着她看电影。

    楚雅涵深吸一口气:“我就知道,你这人根本就不怀好意,不是什么好东西。”

    即墨寒也不遗余力的怼她:“不好意思,楚小姐,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是我对你还真的没有什么兴趣。”说着,他又暧昧的打量着她的身材:“五年前的那一晚,我也觉得乏味。”

    谈到五年前,那一夜又格外清晰的浮现在脑海中,楚雅涵的脸又不可抑制的红了,很希望即墨寒能赶紧闭上嘴巴。

    不对啊!早知道是他的话,她五年前就算是去睡鸭子,也不睡他。

    她也很嘴硬:“我也是,我也对你毫无感觉,还有你的技术真是惨不忍睹。”

    在互损中,两人渐渐尝到一种报复式的快感,又加紧互相伤害,到最后,还是楚雅涵更胜一筹。

    “就是啊!我要是找鸭子,也总比你好,即墨寒如果不是因为你出生豪门的话,估计女人都会嫌弃你吧!”

    一股愤怒之感涌上心头,即墨寒身为男人的自尊心被狠狠的戳伤,他终于抑制不住的将楚雅涵给狠狠压在沙发上。

    “啊——”

    楚雅涵被吓到了,与此同时,鼻翼间传来危险的气息,她清晰的感觉到即墨寒在发怒。

    糟糕,她刚才说的话太过分了。

    即墨寒冷唇一勾,弧度十分的冰冷:“技术不行是吗?”

    楚雅涵的身子蹦得很紧,连死的心都有了,刚才是她做错了,她不能孤男寡女、深更半夜的前提下刺激这个男人……

    “不,我错了,我刚才不过是跟你开玩笑。”

    可是不管她怎么说,即墨寒已经入魔:“楚雅涵,你竟然觉得我不行,那我就一定要证明给你看,我要让你见识一下我的技术怎么样?”

    “不……”楚雅涵吓得大喊大叫:“不是,我刚才是一气之下说的话,你技术最好总行了吧?”

    “不行,我要证明给你看,楚雅涵,你今晚逃不掉了。”

    “你别闹,咱先喝杯茶冷静一下,有什么事不能解决嘛?”楚雅涵已经吓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完了,她千不该万不该把这个男人给惹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