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夫人醉心事业不想二胎 > 第四十章 哄女孩子

第四十章 哄女孩子

    凯瑟琳的丈夫很快也来了:“我老婆现在怎么样了?”

    周总监也解释:“放心吧!没事,受了些皮肉伤而已。”

    在赶路的时候,凯瑟琳早就收好消息,说凯瑟琳之所以会受伤,是跟一位同事发生了口角,而这位同事就是楚雅涵。

    谁敢动他的老婆,就是动他的命,他自然是满腹仇恨。

    “是谁动我老婆的?”

    周总监眼神不自觉往楚雅涵瞟去,却还是做了个和事佬:“这事就是个误会啊!大周,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你放心,公司已经垫付好医药费。”

    大周也注意到楚雅涵,一时间,一双眼睛不断的凝视着她:“难道是你?”

    楚雅涵自然不掩饰:“就是我,这事你要先问问你老婆。”

    大周的脸涨得通红,还狠狠的拍了一下大腿:“够了!不要解释,敢碰我老婆,你会后悔的。”

    生怕他会做出什么事,周总监还一把拉住他的肩膀,跟他说了些好话:“好了,大周,别这样,有什么事好商量,这事主要在我,跟其他人没关系。”

    可不管他怎么说,大周还是怒气未消,楚雅涵越发觉得有一句话说得对,物以类聚,老婆不分青红皂白,老公同样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她在医院等了一会,凯瑟琳不过是受了些皮肉伤,医生在他后背上涂了些药膏后,然后她就出来了。

    “楚雅涵,你个臭丫头,我不会放过你的。”她那双仇视的双眸死死的瞪着她,大周一边搀扶着她,也用同样仇视的目光看着她。

    楚雅涵在想,倘若这个时候,周总监不在场的话,这夫妇俩定然是要将她活生生的撕裂开来的。

    哎!她怎么就那么倒霉呢?这才来公司多久呢!就处处得罪别人呢!

    从医院回到心设计后,她感觉很疲惫,又有一大堆同事在窃窃私语,好像是经历了一场极为精彩的电影般。

    看到她的时候,其中几个同事甚至还给她竖起了拇指头:“楚雅涵,看不出来,你竟然还会过肩摔啊!”

    “就是啊!看不出来。”

    “一个女生看上去柔柔弱弱的,体力却这么好。”

    楚雅涵被他们说得都尴尬起来,抬手挠了挠自己的脑袋,特别想要遗忘刚才发生的事情。

    经历了这事后,她又重新醉心于设计中,不过一个下午过去,又想即墨寒的设计稿圆满了些,好不容易挨到下班的时间,在出公司门的同事,电话就响了。

    “喂!”

    “楚雅涵,我现在在心设计大门口。”

    这声音是即墨寒,楚雅涵皱了皱眉,总感觉这个男人一来找自己就没有什么好事:“即总,您有什么吩咐吗?”

    “你晚上跟我回一趟家。”

    “什么?”楚雅涵是一百个不愿意。

    “快点出来,别浪费我时间了。”他的态度十分强势。

    看来今晚又不能回去跟小萌宝们吃上一顿了,楚雅涵感到满心失望,马上打了个电话给刘姨。

    当听说妈咪不能回家吃饭,三个小萌宝的反应都很平静:“我们都知道啊!”

    刘姨很诧异:“为什么?小少爷、小小姐。”

    楚梓玥率先道:“因为妈咪去谈恋爱了。”

    闻言,刘姨更加惊愕,她知道这三个萌宝古灵精怪的,知道的事情也要比别人更多:“你们怎么知道的?”

    楚梓炀很得意:“刘妈,你不用问,我妈咪就是去谈恋爱了。”

    楚梓宸也挑了挑眉:“反正我妈咪这种年纪单着也不好,总得有个帅哥滋润一下,反正有个帅哥当我们的爸比也不错啊!”

    谈恋爱?会跟谁呢?刘姨满心疑惑、却又满心欢喜,若小姐真能想得开去谈恋爱那该有多好啊!毕竟她还年轻啊!

    ……

    一路上,车子行驶着,车流很多,兰博基尼就堵在路上了。

    虽是外部原因要塞车,可是司机还是胆怯:“即总,前面堵得很,最少也要堵上一个小时。”

    “哦!”即墨寒淡淡的应了一声,他的心情比平时都要好,似乎也没把这事放在心里。

    倒是楚雅涵就露出惶恐的神情,现在都七点了,那代表她要到九点左右才能到即家,吃上一顿饭,再返回来,不是要很晚很晚吗?

    哎!她明日还要早起呢!实在是搬砖很不容易啊!

    即墨寒看似漫不经心,事实上却在不断的观察她脸上的神情,半晌,他忽然间挑了长眉:“怎么?”

    楚雅涵鄙视的扫了他一眼:“都怪你,什么时候不挑,偏偏挑这个时候。”

    “没办法,谁叫我妈妈安排的这个时候。”他难得耐心的哄着她。

    楚雅涵听着听着就觉得有些变味了,她怎么觉得他好像跟即墨寒在撒娇呢?不对,这怎么看都不对啊!她快速检讨了自己的态度。

    司机嘴上的笑意根本就掩饰不住,即总一看就对这个小丫头上心了,不然换做别的女人他怎么可能温柔呢?

    自他进入公司后,即总的车从来就没有其他的女人,对女人,甚至还是一贯粗暴的态度,似乎对女人深恶痛绝。

    可是眼前的女人就不一样了,他几乎是用尽了所有的耐心和温柔。

    果然,根本就没有什么钢铁直男,只有爱与不爱。

    “如果你要是困了,我的肩膀可以借给你靠。”他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还笑得咪成一条缝。

    楚雅涵就好像听到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嗤了一声:“谁要你的肩膀?”

    即墨寒不怒反笑,却反倒自己靠在她的肩膀上,那一刻,楚雅涵感觉自己的脑袋瞬间要爆炸了:“你……”

    她想直接推开他的脑袋,偏偏这时,他还擒住她的手臂。

    “想偷袭我,没门。”

    “你……”楚雅涵挣扎了几下,就挣扎着不动了。

    罢了!轮狡猾,她比不上这个男人,轮智商,她也比不上这个男人,轮武力,她更是不能动他分毫,这样,她就只好认输。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明明是很漫长的等待过程,即墨寒却觉得时间过得很慢,很快,在交警的疏散下,被堵的路就通了,兰博基尼开始启动。

    终于到了车子启动的时候,楚雅涵也如释重负,要是路再堵下去,她觉得她会直接踢开车子,然后直接走路。

    很快,就到了即家。

    夜晚,浪漫的灯光萦绕在餐桌上,依旧是气派恢弘的一幕,即家人都围坐在餐桌上,在吃饭的时候,他们都尽量不发出声。

    楚雅涵如果觉得饭要是美味的话就会吃得发出声,因为要配合所有人,她感觉饭一点都没不美味了。

    即墨寒跟她吃过几回饭了,早已将她的吃饭习惯熟记在心,他忽然间俯下脑袋,看着她:“没事,吃饭的时候不用太拘泥,想出声就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