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夫人醉心事业不想二胎 > 第三十五章 出色的表现

第三十五章 出色的表现

    楚雅涵都被他惊呆了,又大又宽的一碗面,竟然这么轻易的就被他消灭了?说好的不过的嫌弃呢?

    “没有了。”

    “快去煮。”

    “???”

    对上楚雅涵一脸震惊的样子,即墨寒又继续一本正经的命令她:“我说我饿了,你听不到吗?”

    “你饿了,又跟我有什么关系?即总,您是不是搞错了,我是来谈设计的。”楚雅涵无奈的快哭了,她一个打工人的命运还真是多舛。

    “吃饱了好干事,你没听到吗?”

    “好吧!”于是乎,无奈楚雅涵只好又重新回到厨房,这一回,她煮了更大更宽的一碗面递到了他的面前,他也照常就吃。

    待他吃饱喝足了,楚雅涵才小心翼翼问:“请问即总,您现在有空可以看设计稿了吗?”

    “好,我就满足你。”即墨寒快速的瞄了一眼设计稿,虽然只是最初步的设计,可别墅的重点核心都凝聚在设计纸了,这进度倒是比他想象中要快上许多。

    收回目光的同时,他又慢慢的将视线凝聚在楚雅涵的脸上,她的眼角下又淡淡的紫青色,很明显,这是熬夜后留下。

    “你熬夜了?”

    话题忽然间一转,楚雅涵倒是有些诧异。

    “以后别熬夜了,不急的,慢慢赶。”

    他这是在关心她吗?楚雅涵心中涌起一股别样的情感,又怕情感外泄,又别扭的转开:“谢谢即总关心,不过这是一个设计师最基本的职业操守,便是守时。”

    即墨寒顿时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了,他就该知道她倨傲倔强的性格。

    就在这时,门被赫然推开:“这是什么味道啊?”

    两道眼神也被门口的人影给吸引了,门口站着的正是即母,她从小在孤儿院长大,闻惯垃圾食品的味道,现在更是不可抑制的蹙起眉心。

    “妈,你怎么来了?”即墨寒淡淡的扫了他一眼。

    即母快速抬步朝着即墨寒过去,压根就没看到他身侧的楚雅涵一眼:“你以前不吃垃圾食品的,现在怎么吃了?”

    “想吃,怎么着?”

    即母眼光十分尖锐,又看向了厨房,一看这张罗的阵势,她当然就猜出了谁:“楚小姐,是你给墨寒煮面了吧?”

    楚雅涵一时间有些胆怯,她没想到有钱人竟然那么在意这些东西?

    不过,她也坦诚:“是。”

    即母看着的目光变得充满敌意:“楚小姐,墨寒不像那些从贫民窟长大的孩子,有些东西,他不适合吃,下次的话,麻烦你让餐厅给他直接送来。”

    “妈……”即墨寒也觉得母亲这番话伤人了:“妈,是我自己要吃的,跟任何人没关系,别动不动就把所有的错头推卸到别人的身上。”

    见自己儿子如此护着楚雅涵,即母说不出的矛盾,她不明白,像那样普通的女人为什么还能被即墨寒看上?她的身上到底存在什么样的魅力?

    她以退为进:“抱歉,楚小姐,方才是我说话过分了,不知道能不能跟你出去走走?”

    楚雅涵本来就觉得即母对自己有意见,现在更是心中有些忐忑,她跟即墨寒本来就是演戏,可这戏还真是越来越难?

    偏偏,这时,即墨寒还不断的将她火坑里推:“雅涵,就陪陪我妈,刚好等下我要开会。”

    “啥?”楚雅涵有些惊惶了。

    可最后她还是被强行推了出去,与即母单独来到了m集团楼下的知名咖啡厅。

    “楚小姐,我知道就这样把你叫出来很冒昧,可是有些话,我还是必须要跟你说明白。”即母凝视着她,眼中是冷意。

    楚雅涵好像预料到她要说什么,又问:“阿姨,你想说什么直接说吧!”

    “你跟墨寒并不合适,所以,就算是我请求你,你离开他吧!作为报酬,我会给你三千万。”

    三千万……

    楚雅涵心里有些激动,不错啊!分个手就能够有这么多钱。

    只可惜,她跟即墨寒不是真正的交往,哎!可惜了这么一次机会。

    她也有些为难:“阿姨,我……”

    她动了动唇,即母以为她辩驳什么,又道:“那就五千万怎么样?我听说楚小姐在大学的时候选错了专业,如果你愿意离开墨寒,我就让送你去国外接受最高级的设计训练。”

    哇塞~不得了,楚雅涵真的又被诱惑到,可是,却什么都做不了。她要是私自收了他妈的钱,等下可就什么都没有了,做人还真的不能那么贪婪。

    楚雅涵深吸一口气:“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阿姨。”

    “什么?”即母诧异的眨了眨眼睛,她想不到,她竟然能够拒绝这种诱惑?

    楚雅涵违心说道:“我爱墨寒,不是爱他的钱,只是爱他的人,所以,阿姨,我不能答应你,不管你给我多少钱,我都不能答应你。”

    即母看着她如此坚毅的样子,也在心里被震撼到了,半晌,她深深的吐了一口气,似乎真的很无奈:“好吧!既然你们妾有情人,郎有意,那如果我再拆散你,也就不好了。”

    这么快就答应了?这回轮到楚雅涵诧异了,按照一般的逻辑,豪门里头母亲不是会想尽一切办法拆散他们呢?

    难不成是她刚才讲得太真诚了?

    “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你真的想要成为即家的媳妇,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豪门本来就是普通的家庭,不是你们想的那么容易的。”

    楚雅涵抽了抽嘴角,实在是太为难她了:“知道了。”

    接下去的一段时间,即母都将各样的豪门规矩告诉了她,她却一句都没听进去,只感觉整个人迷迷糊糊,最后即母还不忘问道:“知道了吗?”

    “知道了!”楚雅涵大声喊道,只希望赶紧结束他们之间的对话,实在是太累了。

    “好,希望你能坚持下去。”

    她以为这场闹剧应该能够歇一段落了,哪知,哪知就在刘阳搂着即玉清走了过去。

    “婶婶,你怎么在这里啊?”即玉清问道,视线在碰触到楚雅涵又无形之间多了些敌意。

    即母应该是真的累了:“我有点事。”她吐了一口气,似乎很心累,又抬手轻轻碰了碰楚雅涵的肩膀:“我先回去了,你要是有时间的话就去玉清聊下天吧!”

    “嗯,好的,阿姨。”

    即玉清保持一贯的笑容,将即母送到了门口:“一路走好,婶婶。”

    待她离开后,即玉清又蔑视的扫了楚雅涵一眼:“楚小姐,真没想到,你倒是比我想象中更能干啊?”

    楚雅涵皱了皱眉:“不知道即小姐是什么意思?”

    即玉清笑得渗人:“不过是这么短时间,就能够把我婶婶搞定了,我还期待着你以后还能够有更出色的表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