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夫人醉心事业不想二胎 > 第三十二章 操作猛如虎

第三十二章 操作猛如虎

    辣眼睛?

    楚雅涵低头快速瞥了一眼前凸后翘的身材,惊讶的嘴巴都张合着。

    不是啊!她的身材真有那么差吗?

    即墨寒轻咳一声,又若无其事的越过她面前走开了,径自坐在沙发上,倒了一杯热开水便喝了起来。

    刚刚臀部被摔得很疼,现在走起路来,楚雅涵都是一瘸一拐的,走了几步,她忍不住找了块地方慵懒的坐了下去。

    “伤哪里?”半晌,从刚才就保持沉默的即墨寒忽然间发话了。

    楚雅涵冷淡应道:“没事,死不了。”语气里还带有埋怨的情绪,大多数是因为即墨寒嫌弃她身材的缘故。

    她就纳闷了,出门在外,论身材,她从来都是佼佼者,大学期间,还有星探专门搭讪她,企图拉拢她去做模特,最后,她还是没去。

    可现在,即墨寒竟然说她的身材像“噩梦”一样,这无疑就狠狠打击了她的自尊心。

    即墨寒瞟了她一眼,目光凝聚在她双腿上:“是不是伤到腿了?”

    “没,也不关你的事吧!”

    楚雅涵不冷不然的说完,眼底便多了一个身影,她赫然抬眸,就在阴暗的环境中对上了即墨寒那双犀利的双眸。

    他怎么过来的,她都不知道,可是楚雅涵还是感觉心脏漏了半拍。

    即墨寒颀长的身躯又直接蹲了下来,一手嫌弃她的裙摆,楚雅涵立马慌乱的抬手阻止她,声音已经变得语无伦次:“你、你想干什么呢?”

    “别动!”即墨寒警告的眼神狠狠的瞪向她,那种冷冽的颀长立马让楚雅涵被迫本能的停下自己的动作。

    见她总算是听话了,即墨寒的视线又凝聚在她花白的大腿上,某块地方果然有一块瘀伤,他皱了皱眉,用手轻轻摁了一下:“疼吗?”

    楚雅涵就好像是一只被掐住脖子的小猫咪,动都不敢动:“有点。”

    “你等我。”即墨寒快速的转了个身躯,回来的时候,已经抱了个药箱,再次蹲下身躯,挤出一点药膏,轻轻的在她的瘀伤涂抹着。

    楚雅涵已经不似刚才紧张了,瘀伤被轻轻的涂抹着,她感觉整个人也渐渐放松了下来,难得偷偷低着头,看着萦绕在昏光中的男人。

    他五官瘦削细长俊美,狭长的睫毛微微晃动着,加之有昏光的照映,整个人更是有种难掩的帅气。

    一系列的操作动作结束后,即墨寒起收拾好医药箱,在起身的刹那间,撞到了楚雅涵的目光,他又半顿下:“你在偷看我?”

    楚雅涵心虚的转动着眼珠子:“没有,我哪有啊!”

    她虽矢口否认,即墨寒却还是勾了勾唇畔,才抬步将医药箱送回了原地。

    他回来时,手中又捧了一杯开水:“喝吧!”

    楚雅涵也有渴了,接过:“嗯!谢谢。”

    即墨寒顺势挨近着她坐下,一只手却撑在她沙发边,又转过头去,一双目光意味深长的打量着她。

    连剩下的半口水,楚雅涵都有些觉得难以下咽:“干嘛呢?”

    “你那个男朋友……?”他话里有话。

    “怎么了嘛?”

    他又转回了自己的脑袋,摇了摇头:“不行哦!”

    楚雅涵有些无语了:“怎么不行了?”

    即墨寒像是在自言自语:“你要是缺男朋友的话,我可以帮你介绍,那么糟蹋自己,大可不必。”

    “???”楚雅涵越听越懵,啥?她砸就糟蹋自己了。

    “听到没有?马上分手。”他又忽然间命令道,语气不容置喙。

    楚雅涵先是一愣,很快,又有些无语:“不是啊!那是我男朋友,你凭什么这么命令我啊!”

    即墨寒也不知道他为何会那么多管闲事,在他自己的理解范畴就是“看不惯”,可惜,他忘了一点,在这个世界看不惯的事情太多了,他总不能一样一样的去管吧!

    “你放心,分了后,我会帮你介绍一个更好的。”

    “不是……”楚雅涵皱紧了眉:“你什么意思啊?我像是那种缺男人的人?”

    “那你就要跟那样的男人过一辈子吗?”即墨寒似乎有些激动。

    楚雅涵想也不想就回了他一句:“关你什么事啊?”

    即墨寒薄唇一动,本想强势有利的反驳她,可却哑口无言,额上细碎的刘海洒落下来,挡住他的一只眼睛,他又不说话了。

    楚雅涵当然没管他,折腾了一个早上,她觉得有些累了,索性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半晌,被一阵响起的手机铃声给吵醒,她艰难的睁了睁眼睛,一把接了电话:“喂!你好。”

    “你好,是楚小姐吗?”

    这声音……让楚雅涵乍然惊醒,连半点睡意都没有了,她扭头看着身边的即墨寒,还伸手打了他一下。

    即墨寒皱了皱眉,不解的看着她。

    “是啊!你好,即阿姨,有什么事吗?”

    这一系列的操作让即墨寒立马明白过来了,原来是母亲私自打给楚雅涵,他也知道这事情不会那么简单的,于是乎,他扯了扯唇,手速极快的抢过了楚雅涵的手机。

    “喂!妈,你有什么事吗?我现在跟雅涵正在酒店歇息呢!”话落下,楚雅涵跟即母同时都震惊了,不过两人震惊的内容不一样。

    即母的声音都颤抖:“你们怎么……?”

    即墨寒笑得很坏:“妈,你就先别打扰我们了,我们还有好多事情都没做呢!”说完,也不给即母任何说话的余地快速挂了电话。

    全程楚雅涵只有看戏的份,她也醉了:“不是啊!即总,你们这么一顿操作还真的是猛如虎啊!”

    即墨寒笑了笑:“当然,简单粗暴点好,都做个明白人。”

    楚雅涵赶紧给即墨寒竖起了手指:“牛掰。”

    另外一边,被挂断了电话的即母还迟迟没法回过神来,直到即玉清抓住了她的手臂:“发生什么事了?妈。”

    “他们两个人竟然……”

    “竟然什么?”

    即母似乎难以接受:“去了酒店。”

    男女单独去这样的地方代表什么意思,即玉清自然心里明白,她皱紧了眉。

    “玉清,我看还是算了吧!你弟可能还真对她死心塌地了。”

    即玉清冥思了一会,又道:“怎么可以轻易放弃啊?我看他们想谈恋爱就由着他们去,墨寒现在年纪也不大,过不了几年,也许就会厌倦楚雅涵了,到时候两人自然会分开。”

    “这……”即母有些犹豫,不过却觉得即玉清的提议相当不错,的确,现在强行分开两人是不太现实,还会落得“坏人”的处境,倒不如就先由着他们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