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夫人醉心事业不想二胎 > 第二十七章 初次到即家

第二十七章 初次到即家

    从高级定制店出来后,即墨寒直接带着她来到一所高级餐厅大门口,他看着她,叮嘱道:“等下你进去后要全力配合我。”

    说完,他直接摔车下门,楚雅涵还稀里糊涂的,跟在他身后不断追问着:“我要配合你什么啊?”

    即墨寒也不跟她明说,步伐不断的加快,进入旋转门后,又一把捞住在身后跟来的楚雅涵,他附在她的耳畔:“记住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女朋友。”

    任由着他搂着,两人来到了一个地方,一个打扮精致的富家小姐正翘首以待,当她在听到即墨寒的呼唤时无比激动的抬起脸,脸色却又不控制的黑下来。

    “墨寒,这是……?”

    感受到那富家小姐恨意的目光,楚雅涵不自觉吞了吞口水,她就知道这钱不会那么容易赚,与此同时,她感觉被人用手臂撞了一下,就只能深吸一口气,弱弱的回答:“我是墨寒的女朋友。”

    “不可能。”富家千金的脸色更难看了:“伯母明明就告诉我,墨寒没有女朋友,你是哪里来的狐狸精敢胡说八道?”

    楚雅涵有些无语,先不说她假扮即墨寒女朋友这件事,就是即墨寒把别的女人带到她的面前,这富家千金还能笃定的认为她是狐狸精,即墨寒是无辜的,她也是醉了。

    即墨寒当然维护她:“抱歉,白小姐,就好像你看到的那样,我已经有女朋友了,而且我很爱她。”他说着,还满含深情地盯着她看。

    那种深情到可以掐出水的目光都差点让楚雅涵信以为真,不过,理智居上风。

    富家千金随即哭着冲了出去:“我不信,我不信……”

    在她离开后,楚雅涵快速的跟他保持距离:“这样有意思吗?”

    即墨寒脸上全是恶劣的笑意:“我觉得挺有意思。”

    恶劣!

    楚雅涵第一次觉得他在天使外表下藏着的恶魔灵魂,还怎么有女人心甘情愿的被他欺骗呢?

    才过了三分钟左右,即墨寒的手机就响了:“喂!妈。”

    “墨寒,你是怎么一回事?怎么白小姐哭着说你有女朋友了呢?”

    即墨寒扫了楚雅涵一眼:“是啊!妈,我有女朋友了,等会就带回去给你看看。”

    电话那头的墨母顿时变得很兴奋:“真的啊?那赶紧回来啊!”

    “好,马上,妈。”他快速挂断电话,楚雅涵整个人瞬间不好了。

    当他抬步往前的时候,她还僵在原地,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即墨寒扭头看着她:“怎么?”

    “我……”楚雅涵当即有些慌乱的的搅了搅手指:“现在就要去你家吗?”

    “嗯!”即墨寒一副当然的表情。

    “会不会太快了?”楚雅涵尬笑着问道,她还真是没有做好心里准备。

    即墨寒折返过去牵了她的手腕:“不会,不过就是应付而已,就算真被他们讨厌了,也没什么的。”

    被他这么一安慰,楚雅涵整个人又好起来,说的挺有道理的,反正是演戏而已。

    到了墨家时,楚雅涵就被这座屹立在帝都的宅邸给惊呆了,整座宅邸土地面积大得都能够抵上两个大学校园了,还寸金寸土,几十层高的欧式大楼,所到每处地方都富丽堂皇。

    即墨寒看她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眼含笑意:“这样就惊呆了?”

    楚雅涵收好自己的表情:“第一次看到这么壮观的地方,不好意思。”

    进入大门口后,还行驶一段路,迈巴赫才停下,楚雅涵才要起身开车门,肩膀就被人压住,耳畔又浮起即墨寒的声音:“你坐着就好。”

    楚雅涵还不太明白,就看到他从后座上站了起来,绕到前面,亲自替她开车门,还很绅士的将她牵了下来。

    佣人都看在眼里,心中不免惊呼,他们还真的从来没有看到少爷对哪个女人那么绅士呢!这位定是未来的少奶奶了。

    在即墨寒牵着她进来的时候,识相的佣人忍不住喊了声:“大少奶奶……”

    楚雅涵迅速打了个寒颤,什么大少奶奶?她可不敢当。

    当她跟着即墨寒进入大厅时,真皮沙发上正坐着一位浑身矜贵的女人,虽上了年纪,脸却保养的极好,穿着更是华丽,一看就是走在上层社会的人。

    “妈……”即墨寒上前唤了她一声,即夫人冷淡的脸总算有了些笑意,与此同时,她的目光也很快落在楚雅涵身上。

    楚雅涵的气势明显更弱了些,有些不自信的躲开了她的视线。

    “这位就是你的女朋友?”即夫人直接问道。

    “对。”即墨寒握着她的手更紧了,楚雅涵都能够感觉到两人的掌心紧紧的合在一块,不过此刻,她无暇顾及。

    即夫人上下打量了一下楚雅涵,皱了皱眉,却也没说什么,待楚雅涵坐下的时候,就问了她几个问题:“不知道你父母是哪位名媛?”

    楚雅涵顿时心里一阵酸涩,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她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车祸而亡,母亲不知所踪,她被刘家收养,阴差阳错成为刘家的养女,后来,她因有孕在身,便离开了刘家。

    说她离开刘家,不如说她是被刘家赶出来的,刘姨当时可怜她,还硬是跟着她一起出来吃苦。

    四周围的气氛一阵沉闷,即墨寒却打破道:“妈,我爱她,我不在乎她是什么身世。”

    即夫人扫了一眼即墨寒,难得看到他如此坚持,即便她对这个来历不明的儿媳妇有诸多不满,却还是不敢再问下去。

    “我也没说嫌弃她,作为父母,就不能了解一下儿子的女朋友吗?”

    楚雅涵深吸一口气,也能理解为人父母的心肠,她主动介绍了自己:“我叫楚雅涵,是孤儿,目前在心设计上班。”

    孤儿?

    即母感觉越发难以接受了,想不通,她给即墨寒介绍了那么多富家千金,他一个都看不上,怎么就看上了这么一个孤女了。

    她面是犯难,又起身,又道:“你跟我来一趟,墨寒。”

    即墨寒怎么不知道母亲想说什么,他起身时,又安抚似的看着楚雅涵:“你等我一会,我很快就回来陪你。”

    楚雅涵轻点了点头,然后就看着即墨寒跟着即夫人离开了。

    她一个人更是百无聊赖的在正厅里等待着,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响起:“哎哟!楚小姐。”

    她抬头看,正是即玉清,她看着笑,笑容却十分的诡异,让她很不舒服,她向来都知道即玉清不喜欢她,只是不表现出来而已。

    “你好,即小姐。”

    “你怎么会来这里?”她故意问道。

    楚雅涵回答:“我跟着墨寒一起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