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夫人醉心事业不想二胎 > 第二十四章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第二十四章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即墨寒瞎了吗?她明明就前凸后翘好吗?

    楚雅涵抽了抽嘴角,心想,好歹这家伙救了自己一命,暂时就让他嘴欠一回,下回她要是再敢侮辱她成为女人的尊严,她肯定要咬死他。

    “好,那我就放心了。”

    “陪我吃顿饭。”

    她刚想放心,即墨寒冷不防就冒出这么一句话,楚雅涵问道:“我可以拒绝吗?”

    “不行!”

    ……

    楼下餐厅。

    两人围桌而坐,一整桌精品菜肴诱人眼目,可都是些油腻的东西,楚雅涵从未动过筷子,而是一动不动的望着的即墨寒。

    即墨寒径自开吃了,又停下来:“不吃?”

    楚雅涵摇了摇头:“不饿。”

    “你确定?”

    楚雅涵真不骗,现在却感觉整个肚子空荡荡的,有些难受,即便是饿了,看到这些油腻的东西,她也就没了胃口。

    她都说自己不饿,即墨寒也不管她,径自吃了起来,可是过了一会儿,他眼角余光撇去,却发现楚雅涵面色有些难看,他敏锐的察觉到什么:“你没事吧?”

    “我……”楚雅涵赫然站立:“我不好意思,我去趟洗手间。”说完,她捂着嘴跑到洗手间,吐完后,感觉到肠子都搅在一团,胃更加难受了。

    她撑着墙壁,跌跌撞撞的走了出来,刚出来时,只看到一对壁人从她面前走了过去,正是即玉清跟刘阳。

    她的身躯还是狠狠颤了一下,整个人立刻不动了。

    即玉清似乎注意到了她:“她……”

    刘阳的注意力只凝聚在她的身上,眼中装满了她一个人,楚雅涵记得以前的时候,他的眼中也同样转满了她。

    不过后来,她才知道,原来喜欢也是可以装出来的。

    “你的前女友呢!”

    刘阳淡淡道:“前程往事而已,现在你才是我的全世界。”

    说完,他搂着即玉清的肩膀离开了,从头到尾,都头到尾都不曾看过她一眼,楚雅涵忽然间觉得挺讽刺的,她还记得昨日他说:他爱的只有她一个人。

    那现在的冷淡又是装给谁看呢?呵!幸好她没有信他的鬼话连篇。

    楚雅涵回到了原地,即墨寒早已命人弄了一碗清淡可口的南瓜粥:“喝吧!”

    她顿时生些莫名的感动:“谢谢!”

    待她喝完一整碗热腾腾的粥后,楚雅涵跟即墨寒正打算离开,就在这个时候,却响起了即玉清的声音:“墨寒,你说你没时间陪我吃饭,原来,是在这里陪女朋友来了。”

    即墨寒勾唇,不名意味的笑了笑,却适时的一把将楚雅涵给拉入怀中:“是啊!”

    楚雅涵撞上她宠溺的目光,只觉得有些不习惯,其实啊!他可以不陪她演戏的,这一点都不像即总的风格。

    “那我们先走了,姐、姐夫。”

    出了大厅,他又一把放开了楚雅涵:“接下去有什么安排?”

    “我要回心设计。”

    即墨寒皱了皱眉:“你不是身体不舒服吗?”

    “现在没事了。”

    一看她待自己的态度又冷下来,即墨寒莫名有些憋气;“随便你。”

    她那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他又何需替她担心呢?

    于是,即墨寒让人将她放在心设计大门口,他则驱车往公司去,一路上,他越想越不对劲,于是乎,打了个电话给助理。

    “喂!我要你马上去调查一件事。”

    ……

    楚雅涵进去心设计后,搭了电梯,回到办公室,周总监就迎向她:“你怎么那么早就回来了?”

    一想到,周总监竟然设计她,楚雅涵心头就憋着一肚子火:“你说呢?”

    感觉到她话里有话,周总监也有些心虚,心想,换做那个女人被厉总给侮辱了,定是一时间不能接受。

    于是乎,他立马赔着笑脸:“你今早辛苦了,我准许你下午放个假,明天再来上班。”

    即便他不说,楚雅涵下午定是不来上班的,她冷冷抬起下颌,朝着她嗤笑一般,从自己的办公桌上抓起资料然后离开了心设计大厅。

    在大门口,她拦了辆车,上去后,手机不断的震动着,手机是个陌生的号码。

    她接起:“喂?”

    “雅涵,是我。”

    这声音……楚雅涵一下子认出了是谁,又皱了皱眉:“刘阳,你打电话过来干嘛?”

    “我们能见个面吗?”

    “不能。”她斩钉截铁的拒绝。

    “为什么?”

    “没为什么。”楚雅涵又很快的挂断了他的电话,从心设计这边到家,人流量、车流量向来很多,很是拥挤,一路上,遇到堵车,足足三个小时她才到了家。

    回到家时,空无一人,她抬头看了看,恰好是幼儿园放学的时间,刘姨这个时间去接三个萌宝了。

    楚雅涵又感觉胃很难受,跑到厕所吐了之后,漱了口,便在沙发上躺下,她实在是太难受了,一下子就闭眼睡了过去。

    当刘姨将三个萌宝接回家时,就看到楚雅涵一人躺在沙发上,天起冷,她穿得又不算多,她赶紧从卧室里取出一席被子,替她掖上。

    楚梓玥看到她这样,紧张的眼泪都快流出来:“妈咪怎么了?”

    刘姨赶紧安慰:“别害怕,你妈咪她是睡着了。”

    楚梓炀很懂事,一边支开楚梓玥跟楚梓宸,还让他们要保持安静,让妈咪能睡个好觉。

    当楚梓涵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天黑了,她从沙发上坐了起来,顿时有种六神无主的感觉,刘姨从厨房里端来一碗热汤:“你醒了啊,小姐,赶紧喝些热汤。”

    “谢谢!”楚雅涵笑了笑,掌中的热意,让她的心也跟着一暖,她喝完热汤后,也感觉腹部也温暖起来。

    “你我之间还客气什么?小姐。”

    “别再让我小姐了,刘姨,你还是叫我雅涵,比较亲切些。”

    平日里如果没有事情的,楚雅涵都会准点回家,刘姨猜可能是发生了什么事:“今天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楚雅涵当然不会把在职场遇到的事情告诉刘姨,本来她已经为了这个家操心了,她更加不能将烦心事告诉她。

    “没事,就是身体有些不舒服,请了个假。”

    “那……”刘姨看着她比往日更憔悴的脸:“要不要我陪你去看医生?”

    “不用了,我现在已经好了。”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大宝楚子炀忽然间拿起了手机:“妈咪,来电话了。”

    楚雅涵愣了愣,然后接过楚子炀手中的手机,又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她心想是刘阳,忍不住皱紧了眉:“我不是说过不去吗?你怎么那么烦啊?”

    电话刚接通,即墨寒就被人狠狠骂了一下:“怎么?这就是你对恩人的态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