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夫人醉心事业不想二胎 > 第二十二章 酒里下了药

第二十二章 酒里下了药

    楚雅涵挺像拒绝的,可一想到三个萌宝,还是咬了咬牙坚持下去。

    尼玛!她豁出去了……

    她连即墨寒那个恶魔还搞得定的?厉总算什么?

    她毅然决然上了专车,殊不知一双恶毒的眼睛正算计的盯着她看。

    周总监上了楼:“姜小姐,您让我做的事情都安排好了。”

    姜甜甜笑得越发歹毒:“干得好,放心吧!这次公司的升职名单少不了你。”

    周总监在公司干了许多年了,因为业绩很一般的缘故,迟迟不能升值,她一门心思打通关系,只可惜到最后还是不能得偿所愿。

    好不容易机会来了,周总监激动的说话都语无伦次:“今后不管是姜小姐要我办什么事,说一声就好。”

    专车行驶到一所贵宾招待所,入门处有两个礼仪小姐。

    司机下车后,瞅了楚雅涵一眼,又带着她走到前台,楚雅涵只听到他跟前台小姐说了一声:“她是厉总的人。”

    前台小姐看她的眼神立马多了一抹蔑视,又倨傲的转了个身:“跟我来吧!”

    楚雅涵皱了皱眉,怎么都觉得前台小姐眼神怪怪的?

    不过她还是跟在她的后面,总算是到了二楼的包厢,才到大门口,一股呛人的烟酒味差点没让她吐出来。

    “就这了……”前台小姐冷漠的丢下一句话,不做停留的离开。

    楚雅涵礼貌性的朝着她颔首,便径自走了进去,几双视线便凝聚在她身上,包厢里烟酒味更浓,几个油光满面的大老爷们靠在沙发上,他们的身侧还挨着着装暴露的女人,场景一度让人感到不适。

    “你是心设计公司派来的?”先发言的那个男人正是厉总。

    楚雅涵看向她,他倒是比其他几个男人长得好看些,五官刚毅,双眼精明,只可惜,身材臃肿,若没有跟其他几人厮混在一块,还像个正常人。

    “您就是厉总?”

    厉总勾了勾唇,似乎格外的满意:“先坐下吧!”

    楚雅涵找了沙发左侧没人坐的地方,又从公文袋取出一份合同:“厉总,这是关于厉氏集团与心设计合作的合同,你先过目一下。”

    “别急!”厉总示意旁边的女人倒满了一杯酒,又道:“先喝杯酒,再谈合作的事情。”

    “厉总,我不胜酒量,还请见谅。”

    “嗯?”厉总皱紧了眉,明显不悦:“我堂堂李氏集团的总裁连请你喝杯酒都不配是吗?”

    “不是的,厉总,你误会了,我是真的不会喝酒。”楚雅涵并没骗人,几年前,就因为在伤心之下喝了酒,她才会误闯即墨寒的床……

    厉总明显不买账,一副要是她不肯喝酒,他就不会看合同的样子。

    无奈,楚雅涵也只能退一步:“厉总,是不是只要我喝这酒的话,您就能签合同了?”

    厉总的眼底闪过一丝诡异的光芒:“自然!我绝不会为难女人。”

    楚雅涵的视线凝聚在那杯泛着白光的高脚杯上,她也是很想快速离开这种是非之地,若厉总真能说话算话,一杯酒而已,也是值得了。

    而且也估摸到这种情况,她事先喝下了醒酒药。

    “好!我喝。”她深吸一口气,一股带劲的抓起了高脚杯,往嘴里倒去。

    厉总不断的夸着好酒量,姜甜甜实先早就了个电话给他,说是给他安排人间尤物,今日一见,还真是没有让他失望。

    酒杯“咔擦”一下放在桌子上,楚雅涵又道:“厉总,合同您现在可以先过目了吧?”

    厉总笑了笑:“当然可以!”

    就在他接过的合同刹那间,楚雅涵感觉身子狠狠的颤了一下,一股异样的感觉也涌上来。

    等等!这……

    她好像明白了什么,猛然起来,这酒肯定是有问题。

    厉总看着她,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怎么了?楚小姐。”

    脑袋越来越沉,楚雅涵感觉自己都会倒下,她死死的用尖锐的指甲刺入手掌中,得以让她维持最后的理智:“厉总,我头有些晕,我想去洗手间,等下就回来。”说完,她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

    在她出去之后,沙发上几个油腻老头哄然大笑:“厉总,艳福不浅。”

    楚雅涵注意到,在她往洗手间方向过去时,还有两个男人跟在她的身后,一看就是厉总的手下。

    按照这种情况下,她根本就脱不了身。

    身体异样的感觉更明显了,楚雅涵迅速扭开水龙头,拼命的将冷水泼在脸上,也不知多了多久,她感觉一阵突兀的脚步声响了起来。

    心里也随之一阵咯噔,不好,一定是厉总的手下。

    楚雅涵赶紧走了出去,那两个男人见她出来,当即也打消了疑心走到另一旁去监督她。

    楚雅涵尽量走得缓慢,与此同时,掌心也渗出血迹,就在她一筹莫展之时,她看到不远处出现一个身影。

    她眨了眨眼睛,是即墨寒,她怀疑是自己出现了幻觉,于是再连续眨了眨眼睛,最后才确定她没有看错。

    她赶紧往前奔去,一把栽在即墨寒的怀中,那两个监督她的男人也根本就始料未及。

    即墨寒一愣,低头,却感觉到楚雅涵死死的揪住他的衣服,压低声音求饶:“即总,快帮帮我,带我走。”

    一开始,他还很懵,注意到那出现的两个男人时,一下子就明白了什么,反握住她细腰,将她搂在怀中,她整个人软软的,无法施展出半点力气,即墨寒当然就察觉端倪来:“你被人下药了?”

    “是啊!快带我离开这里。”

    即墨寒皱紧了眉,他早上是陪着即玉清过来吃饭,现在怕是要取消这场早宴了。

    他立马掏出手机,打给了即玉清,又带着楚雅寒出了外面。

    厉总的两个手下是认得即墨寒,他可是帝都惹不起的大佛,拥有足以撼动全世界的几千年家族企业,黑白两道都要敬他三分,他们自然也不敢上前,只能将此事告诉厉总。

    厉总皱着眉,怎么也想不到楚雅涵这个女人认识即墨寒,要是她在即墨寒面前说些什么?厉氏集团在帝都还能混得下去吗?他越想着,就越得害怕。

    与此同时,即墨寒正扶着楚雅涵上车,就在这时,有人推了正走过来冯铮铮:“瞧,这不是楚雅涵吗?”

    冯铮铮恰好看到楚雅涵露出来的脑袋,正柔软无力的趴在一个男人的身上,她看到那个男人高大的身材,虽看不到脸,却能想象楚那男人定然是俊逸非凡。

    可这些都不是冯铮铮关心的问题,她关心的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楚雅涵竟然上了别的男人的车。

    她果断拍下了照片,直到那辆车消失在视线中,赶紧打了电话给姜甜甜:“甜甜,你知道我刚才看到了什么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