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公主总是被迫黑化 > 第十一章别无选择的婚事(一)

第十一章别无选择的婚事(一)

    清风居,坐落于云王府后院庭间,独立的一座别居。

    翠竹青茂,月色竹楼,内里花草,曲径小道,通幽廊绕,月与翠的交色,生机盎然之感。

    午间的辉阳,投下涟涟缱绻,暖风轻拂面庞带起墨发飞扬,月华之姿,手执一把月白玉箫,娆娆箫声萦动而出,绵绵绯然之感。

    飞落的竹叶翠绿青葱,落与竹间清风亭中。

    笔直的身躯,修长的身形,微微单薄之感,却不显病态,一袭月华,衣袂摇曳而动。

    广袖间,上绣银线纹理,在阳光的映照下才看清,竟是白色的彼岸花,一朵朵绽放。

    霁月世子今日这身衣着是萧公子亲手所制,与昨夜萧公子身着那身荧红衣袍乃同系列,只是一款为广袖荧白,一款为窄袖荧红。

    这两身华服衣着各此一件,独一无二。

    修长手指与玉箫间灵活而动,箫声清亮透丽,只听得箫声,便知霁月世子心情很好。

    从昨夜间回来,到今日午时,他一直如此好心情。

    云凌一旁看着,面上冰凉无感,还是他那身黑衣劲装,眸中却带着对霁月世子的恭敬与淡淡欢悦。

    自主子中毒后,这么多年来他从未再见主子心情如此大好过,直到三年前,一红衣男子出现在逍遥居中去找欢娘,主子变了。

    那一手神奇的化妆术,主子得知,当场竟失态的打翻了药碗,整个人都感觉颤栗的难以自制,之后竟亲自离开清风居,一日后归来,便下令让他们暗中去查苏家丑女身份。

    这三年间他们所查,苏家丑女确乃苏家女,她的身份并无一点异常,可主子却坚信苏家丑女就是他要找之人,只是他必须要确定再确定。

    不能出一点的意外。

    虽然他和云风都不知道主子到底在找谁,苏家丑女究竟是谁,竟能让主子那番失态,感觉完全变了一个人,可主子的吩咐他们也只需听从就好。

    “主子…”

    一语似青竹般的声音,打破了竹林的潇潇之感,走来一男子,手执一把折扇,一身青翠衫衣,衣摆绣着节节翠竹,远远这么瞧去,只觉的此男子定然是那种竹节如玉之人。

    可走前,见他嘴角所含之笑,便知他最擅交际应酬,虽有青竹气节,却乃笑面之虎。

    矛盾的感觉。

    却不显突兀。

    “主子,昨日皇上提及皇子们婚事,老王爷让属下给主子知会一声,主子年岁也已不小了,皇上很可能有意让皇家与苏家结亲。”

    简单的话,无须再多言,霁月世子已心明。

    箫声倏地停下,却因蒙缎遮眼,一时看不出他什么表情,只是握住月白玉箫轻浅的摩挲了,只是目光隔着蒙缎又直直落向苏家方向。

    他所站方向便迎着苏家,这么一目望去,哪怕眼上有蒙缎,可云凌和云风却都知道。

    这三年间,主子只要闲下,就会这么眺望。

    “今后,唤我世子吧!”

    久久,霁月世子如此一语,走去清风居,下人们已经备好了午膳。

    云凌与云风对视一眼,颔首:“诺,世子。”

    两人跟上去,云风嘴角弯起的笑意也敛了起来。

    皇上若真将苏小姐指给世子,世子应该会开心吧!

    ……

    娆湘阁中,苏娆同样用着午膳,只是却如同嚼蜡。

    “并非二哥揪着小妹不放,而是你确实别无选择,无论你嫁与谁,都无法让皇上放心,因为你的夫君都会成为皇子们拉拢的目标,甚至威胁。

    除了霁月世子。

    至于你所言此生不嫁人,你觉得有可能吗,皇家不会允许,若是可以,我苏家上交兵权也不愿让小妹如此身不由己,可苏家多年来在军中的威望已不是一枚虎符就能磨灭的。

    所以在如此有限的能力下,祖父与我们只能为小妹选择一个能让小妹欣喜的最好选择。

    小妹也别以为霁月他就愿意娶小妹,霁月那性子,就算皇上想赐婚,他若是不愿意,小妹就算想嫁给霁月都没有可能,若是如此,皇上定会为小妹另则夫婿。

    而我们所要做的,就是要让霁月甘愿娶你,至少以二哥与霁月的私交,他若愿意娶你,定然会待你恭敬,相敬如宾,护你周全,可若你嫁与其他皇子,苏家便不能插手护你。

    小妹,你可明白。”

    苏二的话一直萦绕脑中,苏娆怎么甩都甩不掉。

    霁月世子不想娶,她还不想嫁,云家人,她不能去杀,不能去报仇,她怎么能再嫁入。

    那样,她怕总有一日她会不顾一切让自己癫狂,黑化,砍下云瑜的脑袋悬挂在城墙上,一如当年他们对她家人那样,死无全尸。

    让这整个皇城也洒满他云家人的血,染红满地雪色。

    眼眶四周映现了赤红,眼角的桃色也愈发绯红艳丽,似那最赤红的丹砂,拿着玉筷的纤手也终是控制不住的颤栗起,瑟瑟颤栗。

    “小姐…”琴娘握住苏娆的手,重重一捏,疼惜。“小姐可还记得曾经压制自己的那番话,每一朝每一代的复国者,有几个是成功的,秦家的血脉就只你一人了,你不能丢了这条命,父王与母妃拼死也要保下来的命。”

    苏娆心底生出的那些阴暗顷刻间土崩瓦解,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却还是有些压沉。

    “琴娘,难道我就真的只有那一条路可以走了吗?难道苏娆的命运真的就只能嫁入皇家吗?”

    倏然,苏娆一把捏住琴娘的手,“琴娘,要不我们离开吧!我们离开,只要离开了…”

    “那苏家怎么办?小姐可能做到不管不顾的心安离开。”

    琴娘也想,可此刻那瑜皇已经对苏家暗示了,若此时苏家小姐失踪,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这都会成为瑜皇对苏家不再全心信任的一个引火线,一旦之后苏家出事,小姐必然会满心愧疚,无法原谅自己连累害了苏家。

    而且帝王疑心病,苏家手握兵权树大招风,瑜皇虽然面上信任苏家,可从他所做这事来看,九五之位上的天子,从不会完全相信谁。

    就如那宣冶帝,自己的亲生儿子都时刻防备,日防夜防,何况大臣,还是手握重兵的大将军王,瑜皇信任的同时必然也谨慎提防。

    “而且小姐,若是我们此时消失,瑜皇和苏家必定都会大肆找寻,小姐的身份若因此暴露,得不偿失,何况我们又能躲到哪里去。”

    两句话,苏娆苦笑摇头,明明她自己心里清楚的。

    当初她为什么选择了苏娆呢!为什么不多思忖一下,哪怕一个商家女,也好过现在。

    琴娘怜惜的将苏娆揽入怀,轻拍了她后背。

    “小姐,若想哭,就哭吧!但哭过之后,小姐就要真的忘记自己曾经的那个身份了,小姐是苏娆,是苏家女儿,小姐要平平安安的活着,安稳一生,别让殿下与娘娘地下不眠。”

    一滴清泪,滑落脸庞,真的没有办法了吗?真的要继续认命吗?可是云家人,她不能…

    她恨,真的好恨,父王,母妃,你们告诉娆娆,娆娆该怎么办?娆娆不能嫁入云家。

    暗角摇铃一下响,苏娆蓦然坐起,两把擦了脸上泪滴。

    面上悲色全部敛起消没,与琴娘对视一眼。

    琴娘起身候在了苏娆身后,苏娆拿起碗筷继续用了膳。

    变脸伪装之快,早已练成习惯,如同日常洗漱与三餐一样。

    来人,苏家五位公子。

    苏五直接坐到苏娆跟前,让琴娘给他们添碗筷。

    “小妹,你自己倒是吃的欢腾啊!真是没点良心儿,哥哥们可是被祖父和父亲母亲他们拉到书房整整一个早间,到现在都还没喝上一口水呢!你也不知道给哥哥们添盏茶。”

    玩笑的话,直接上手抓了一只鸡腿大口啃起来。

    一点没有世家子弟的矜贵样。

    其他四位哥哥也都坐下,琴娘和依素拿来了碗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