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薄夫人到底有几层马甲 > 第九十五章 事已至此

第九十五章 事已至此

    “事已至此,那我们就走法律程序吧。”薄年突然之间心凉了一大半子,但同时间也做了一个决定,就算他亲手毁掉薄氏集团也不会给对方分一分钱。

    他想到这里之后嘴角闪过一抹邪笑,“那你就在这好好住着吧!”

    “薄年,你这是干什么呀?我们一家人就不能好好的在一起吗?”眼看着薄年要离开了,心里乐来了花的王曼琳当着王警官的面上演着他的拿手好戏。

    就在王曼琳的手即将触碰到薄年手上的那一刹那,薄年使出全身力气将对方的手打落在一旁,满脸的嫌弃与鄙视:“既然你们喜欢这里,那就留给你们好了。”说着便径直的离开了。

    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王曼琳自然能够察觉出对方对他的鄙视,但是在金钱和地位上面,面子算得了什么,只是故作很悲伤的样子:“怎么会是这样?早知这样就不回来了。”

    “你说的这什么话?这是我们家,我们不回来去哪里?”薄父像是被这个女人洗了脑一样,眼中只有对方,见不得对方受一丁点儿委屈,说着还将对方紧紧拥在了怀中,“放心吧,这是我们的家,我们哪也不去。”

    看得一头雾水的王警官跟其他的警官商量着,随后打断了:“薄先生,这个事情我们已经做好了详细的笔录,我们回去得跟上级汇报一下,然后给你们一个答复,您看可以吗?”

    头点得跟个捣蒜样,薄父满脸感激的看着对方:“谢谢你王警官。”

    就像丢了魂一样,薄年漫无目的的走着整个条街上,这真是太可笑了,太滑稽了,也太狗血了,这好像是电视里或者小说里面的情节一样,有朝一日会上演在他的身上。

    他被自己父亲抛弃了,等他在这个城市中占有一席之地时,那个恬不知耻的爸爸居然回来了,想到这里后只是大笑着,但是这个笑里参杂了太多的无奈与心酸。

    紧跟在薄年身后的张叔都为之对方捏了一把汗:“薄少,天色已晚了,你还是早点回去吧!”

    当身后传来他再熟悉不过声音时薄年本能的停下脚步,随即转过身那一刹那心底最柔软的部分被触动了,他和对方有什么关系啊?对方只是拿了他的钱财,然后干着应干的工作罢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感觉对方比他的亲生父亲还要在乎他,因为一个人的眼神是不会说谎的,能够从对方的眸中看出对方对他的心疼与担忧,这种疼爱是他这辈子都不会从薄父眼中看到的。

    薄年快速的转过身,不再去看对方,生怕再看对方一秒都会控制不了:“我没事儿,就让我一个人待会吧!”

    “薄少,不管怎么样,你都要坚持下去,记住我们永远都在你身后,再者说钱财乃身外之物,可以从头再来。”就张叔都看不下去了,伯为此他愿意出面作证。

    听到这里薄年心反之有些踏实,突然之间好像并没有那么的悲催了身边还有一些关心他的人:“走,我们回家。”

    以薄年的身价,在这座城市的住处多了去了,到处都是他家产,他有什么好怕的,而他之所以一直停留在薄府的原因是只想为自己的母亲守护住那一片净土。

    可是当这对狗男女再次踏入时有一丝的心痛与不甘,也就在他正准备前往另一套别墅的时候。突然停下脚步,觉得自己这么决定是不是太懦弱,他凭什么退让?

    他好像一个精神分裂者,自言自语着:“我们凭什么就这么便宜了他?”

    此话一出让紧跟在身后的张叔都一脸疑惑,以张叔对薄年的性格了解,知道对方并不是一个喜欢去争执的人,可……

    “他说有他一半就有他一半,好就算是,那还有一半是我母亲的和我的,我凭什么让别的女人占据了我母亲的那一份。”薄年现在就算不为了他自己,也要为那已经失去的母亲争口气。

    想到这里后他眼神中都散发着愤怒,这是张叔从来都没有看到过的一幕,突然之间有些紧张了,可是又不知道该如何安抚对方。

    但是对方都已经欺负到头上了,他们就这么懦弱的逃也太狼狈了,张叔此时愿意支持薄年:“薄少,不管你做出什么样决定,我都支持你。”

    嘴角上扬,薄年重新激起了战斗欲,随即折回薄府

    而薄府中哭哭啼啼的王曼琳心在偷着乐呢,至少已经把薄年撵出去了:“要不我们还是回去算了。”

    “回哪呀?我们都把家都卖了,我们回哪里去呀?”伯父看到王曼琳哭哭啼啼的,心都快碎了,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地擦着对方的眼角的泪水。

    “可是我不想因为我,让你们父子闹成这样。”

    “什么父子不父子的,他对我都这么狠心,我为什么还要在乎他,在这说了,他不是我儿子,我只有小轩这一个儿子。”薄父太混账了,现在都不承认薄年是他的孩子。

    他说到这里后眼神中都散发着那种坚定。

    看到这一幕时,王曼琳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在心里暗自嘀咕着,薄年,你这次是死定了。

    可她想的太完美了,就在对方话音刚刚落下没多久时,楼底下居然传来了佣人的声音:“薄少,您回来了!”

    瞳孔不由放大很多倍,王曼琳感觉她是不是产生了幻听,以至于下意识当中看向了薄父。

    别说王曼琳了,连伯父也被惊吓到了,以为对方会选择离开:“怎么回事儿?”

    紧接着楼下再次传来了薄年慷锵有力的声音:“把房间给我恢复原样,还有,以后在谁未经我的允许,不准更改家里的布置,否则别怪我。”

    她一边说着一边坐在了沙发上,然后像个男主人一样宣布着。

    “知道了,薄少。”以前张叔会看在薄少的面子上顾及下薄父,但现在不一样了,当他看到对方的嘴脸后,自然是会站在薄年这边,随即附和着,“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动起来啊!”

    紧接着张叔也参与了,重新恢复这房间曾经的样子。

    听到楼下有动静,王曼琳的心跳都加速着,本来以为胜利了,可是没想到对方会再次打道回府:“这是什么状况啊?”

    她下意识中紧紧的摇晃着薄父的手臂。

    胸膛不断起伏的薄父自然察觉出薄年并不会这么轻易的选择上离开,随即拍打一下对方的手:“交给我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