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神级豪赘 > 第134章 恩?这气息是?

第134章 恩?这气息是?

    轩首敢肯定,都市里的怨气肯定十分浓郁。

    他已经打好了主意,等自己修为更进一步,不怕鹿禾长、苗无疆等人的追杀就冲进都市,狂吸天地之间的怨气。

    现在他只能依靠萧家三口子身上生出来的纯洁怨气进行修炼。

    接下来的日子,轩首还是每天装作身受重伤的样子躲在屋里,姜元一的伤势慢慢好的差不多了,他和萧家三口子已经打成了一片。

    萧家三口子将姜元一当爷一样供奉着,他们指望姜元一灭杀季云逸,为他们报仇呢。

    姜元一则在暗中计划对轩首出手。

    他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可以开始对轩首的试探了。

    一天,轩首上厕所,这厕所是农村石头盖的,姜元一在外边动了手脚,正当轩首上厕所的时候,厕所轰然倒塌。

    轩首一条腿直接踩进了茅坑,身上也被石头砸的到处是伤。

    姜元一装作很关心的样子,连忙让萧家父子将轩首救了出来。

    他心中暗喜,看来轩首是真的重伤在身,被一个小小茅房给砸的浑身是伤。

    他但凡有点后手,都不会任由自己一条腿踩进茅房!

    当然,这是姜元一的判断。

    他哪里知道,轩首对他的小伎俩全部收在眼底。

    轩首这些日子修炼的魔气并不多,但是茅房倒塌他是完全能将之轰飞,自己不受伤的。

    为了不让姜元一起疑心,能让自己继续偷偷修炼,轩首装作自己还是重伤在身,被砸的狼狈不堪。

    姜元一佯装生气,将萧家父子一顿臭骂,还不断给轩首赔不是。

    其实他心里乐开花了。

    不过这只是第一次试探,并不能说明什么。

    姜元一也不会因为一次试探就相信轩首重伤在身,他还要再试探两次。所谓事不过三,但这试探一定是要三次的!

    轩首能忍一次,能忍两次,能忍三次吗?

    姜元一谋划着之后的计划,他准备一次比一次狠。

    第二次,姜元一选择了投毒。

    不过这毒药不是烈性毒药,不会伤人性命,但会叫人口鼻流血,整个人躺在床上半月动弹不得。

    姜元一偷偷在轩首的饭菜中下毒时,轩首就在窗前露着一只眼看着,他那竖瞳看着十分诡异可怕。

    轩首脸上非但没有怒意,还有一些狂笑,这狂笑像是失心一般的狂笑,这狂笑无声,但却更叫人心声寒意。

    当然,姜元一和萧家三口子对这一切并不知道,他们还在合伙准备收拾轩首。

    像往日一样,轩首、姜元一和萧家三口子坐在院子里的大石板饭桌上吃饭。

    姜元一和萧家三口子因为心虚都快速往嘴里扒着饭菜。

    轩首似笑非笑看着不断用余光瞟着自己的四人,端起了碗。

    见轩首开始吃饭,姜元一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

    当天夜里,轩首七窍流血,几乎就要死去了一般。

    姜元一佯装着急,在轩首床前忙前忙后,还让萧庆风出去找医生。

    萧庆风只是出了院子在门口坐了半天就回来了,声称自己没找到医生。

    姜元一和萧家三口子演了一出戏,这戏是演给轩首看的。

    轩首躺在床上虽然浑身动弹不得,但是心中却在冷笑。

    这些小伎俩他早就不用了,这些人还在用。

    既然想演戏,那我就陪你们演。

    只是等我魔功大成,你们就要准备接受我的雷霆之怒!

    轩首虽然躺在床上不能动了,但是还在修炼。

    姜元一和萧家父子每天都在院子里骂季云逸,尤其是萧云龙知道姜元一也和季云逸有仇后,一直有意无意地在姜元一跟前骂季云逸。

    他们不知道,自己三人抒发出来的对季云逸的怨恨,最终都化作一丝黑焰钻进了躺在屋里的轩首身上。

    让轩首奇怪的是,他身上的毒素竟然也慢慢的转换成一种能量汇聚到了他心脏里。

    他是又惊又喜。

    ‘难道我这身体成了百毒不侵之体吗?’

    ‘哈哈哈,真是因祸得福,因祸得福啊!’

    轩首躺在床上内心哈哈大笑。

    不过很快,他又想到了当日季云逸拿雷霆符攻击他的一幕幕。

    ‘不知道那符箓季云逸有多少,那符箓仿佛对我有克制作用,如果他有源源不断的符箓,我该怎么办呢?

    f

    轩首陷入了沉思,现在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受的了季云逸的符箓攻击,如果不能怎么办?

    要是鹿禾长和苗无疆找到了自己,季云逸也跟来,自己又没有能力应付季云逸呢?

    想到这,轩首躺在床上出了一身冷汗。

    不行,要加速修炼,要快点修炼,

    不然等季云逸找上门自己只有等死了!

    轩首心中在嘲笑姜元一和萧家三口子,但是他毕竟是百年老怪物,已经近乎宠辱不惊了。

    看姜元一和萧家三口子的手段,轩首就像看小孩子过家家一样,虽然身体上遭了罪,但他为了隐忍,必须承受着一切。

    轩首虽然开始修炼魔气了,但以他现在的功力,并不是姜元一的对手。

    况且他虽然在体内修炼魔气了,但是并不会使用这魔气,他没有魔族的基本功法,还不会运用魔气。只会将魔气喷出体外,以冲劲攻击敌人。

    如果让魔族大能看到现在轩首的手段,肯定会一根手指头碾死他,太给魔族丢人了。

    轩首早已经将毒气转化成魔气了,但他还佯装中毒躺在床上。

    院子里姜元一和萧家三口子挤在一块小声讨论着。

    “姜大师,那老货是不是离死不远了?”萧庆风满脸讨好的样子对姜元一说到。

    这些日子,萧庆风已经知道姜元一的目的了。

    姜元一说轩首受了重伤,离死不远了,但是轩首冥顽不灵,就是不肯将功法宝藏告诉自己。

    自己为了杀季云逸才不得不采取这样的手段。

    萧家三口子哪管什么真假,听到姜元一是为了击杀季云逸,他们就全力支持姜元一。

    “呵呵,不会让他死的,功法宝藏一样都没说,怎么可能让他死呢。”姜元一笑着说到。

    “姜大师,不如我们进去硬逼他将功法和宝藏都说出来怎么样?”萧云龙说到。

    “不行,他虽然受了重伤,但不敢确定他是不是留有后手,要是他留了后手,在我和他的打斗中,你们被误伤了怎么办?”姜元一一本正经说到。

    萧庆风三口子感动的都快落泪了。

    “姜大师,您真是个有德行的大师!到这种时候了还为我们着想。”萧庆风说到。

    “呵呵,这是应该的,这些日子住在你们家,也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况且我们的敌人都是同一个人,我们本就是一条船上的人,还讲这些干什么。”

    “是是是……”

    萧家三口子感激涕零,那样子,仿佛跟对了主人的奴才一般。

    又过了数日,轩首装作身上的毒好了,开始下床走动。

    姜元一又开始谋划第三次行动。

    这次他决定来次更狠的。

    姜元一坚信,只有在真正危险的情况下轩首才会露出马脚。

    如果他留有后手,在真正危险的情况下,肯定暴露的!

    这次姜元一和萧庆风三口子商量了,决定给轩首来次狠的。

    计划是连环计。

    姜元一和萧家父子趁轩首在屋里的时候,在院子里布下了简单的机关。

    说是机关其实也就是制造了一些意外。

    比如平日轩首吃饭坐着的地方背后以一根圆柱子,这柱子意外倒了;比如这柱子倒的时候正好萧庆风挖回来的桂树也倒了;比如这圆柱子和桂树倒了的同时,他们吃饭的大石板也倒了,而且说巧不巧的就要压到轩首的腿上!

    这三重连环计之下,轩首不死也得废,如果轩首是个重伤在身的老家伙,那肯定躲不开。

    只要他躲不开,姜元一就敢肯定,轩首没有留后手了,就敢放开手脚威逼利诱轩首吐出功法宝藏之类的秘密了。

    连环“意外”都准备好后,第二天,五人吃饭的时候,姜元一偷偷触碰机关,“意外”发生了。

    萧家三口子在机关被触碰,轩首身后圆柱子倒下的瞬间就弹起后退,离开了吃饭的大石板。

    “嘭!”

    “吱呀”

    “轰隆隆……”

    圆柱子,桂树,以及用石头支起来的吃饭的大石板,全部向轩首身上招呼而来。

    轩首佯装吃惊,但心里在冷笑。

    他躲开了最为致命的大石板,被圆柱子和桂树砸在了身上。

    姜元一听到咔嚓一声,这分明是骨头被压断的声音。

    脸上闪过一丝得逞的笑容,姜元一佯装着急迅速大叫起来:“轩首,轩首,你没事吧?”

    “轩首,轩首,你没事吧?”

    姜元一在一旁偷笑过后,佯装着急,连忙扒开倒地的桂树。

    轩首口鼻流血躺在地上,山上压着圆柱子和桂树树干,一条腿被砸断了。

    “轩首,轩首,你怎么样?”姜元一佯装着急,边移开圆柱子和桂树树干边叫到。

    “尊驾,尊驾,你看看这,这是怎么回事啊,这老房子隐患太多了,这这这,这如何是好啊……”萧庆风也佯装着急连忙上来帮忙。

    轩首口鼻流血,一双竖瞳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姜元一和萧家父子佯装着急将轩首救了出来,送回了屋里。

    轩首躺在床上闭口不言,他脸上的血被萧庆风用抹布简单擦了擦,被砸断的腿也只是被用几根棍子简单绑了一下。

    姜元一和萧庆风在轩首床前说着一些自责的话,姜元一还从眼中挤出一丝泪花。

    “轩首,这都是我的不好,都是我不小心才让你遭此磨难。”

    “尊驾,都怪我,怪我没检查好这老房子,这圆柱子我早就觉得可能有隐患,我要是早点发现也不至于,唉……”萧庆风也在一旁佯装自责道。

    轩首看着黑木房梁不说话,他为了解除姜元一的戒心,在明知道会身受重伤的情况下选择不躲不闪。越是隐忍,轩首觉得自己内心越是躁动癫狂。

    他在内心告诉自己,等自己魔功大成,这些人,全得死!

    内心在躁动,但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姜元一看着轩首眼神闪烁,他现在敢确定轩首是真的身受重伤且没有后手了。

    要是留有后手,怎么可能在危险面前无动于衷呢?

    这腿都被砸断了,都不躲,那肯定是没后手了。

    姜元一放下了戒心,佯装悲伤说了一些自责的话,就和萧庆风三口子离开了轩首的屋子,来到了院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