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第一鉴宝赘婿 > 第136章 爆胎
    江澈休息了片刻以后,便吩咐了大家,不要摸到这个下面阶梯的墙壁。

    因为墙面湿滑,如果要是不小心,碰到什么机关的话,就会有未知的危险,所以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下阶梯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脚下。

    晏鼠开心的应声答应。

    便带着,一定兄弟,慢慢的想地下阶梯走势,老头扶着江澈慢慢的走向狭窄的地下通道,顺着阶梯,一道一道的慢慢往下行走。

    拿个手电筒,照了周围的墙壁上面好像有些许的流水,慢慢的顺着这个墙壁流了下来,很是湿润。

    江澈想不明白,便问一下老头,这个地下的墓穴封闭的这么好,为什么会有水渗透下来,我们之前也探查了一下,我们这个顶上,根本就没有什么暗河,难道这里的泥土,本来就是这样的嘛

    。老头笑着解释道,这个将军很是会找位置,这个位置结合了风水学里面的一些舆论幻水之术。

    因为水到渠成,所以说水为财,如果末学,有一部分是干燥的,有一部分是湿润的,而且在没有水的情况下,他还可以保持这样,那就会保证,他们的后事财源滚滚,生意兴隆。

    所以这个将军,如果他没有请人做的话,他自己也是一个很厉害的风水法师。

    江澈点点头表示明白,然后,便推开了老头感谢的说道,我现在可以自己行走了,你负责我,我们也走的慢,这样的话你也不方便,没事放我自己走吧。

    老头也不推辞,放开了江澈,然后便在前面,拿着手电筒带路,一边走一边说道,江澈先生注意脚下,小心一点,别走摔到了。

    江澈,随口答应一声,便向周围仔细的探查着,一边看着,一边问道老头。

    问题的老先生,您说,这几百年前的这个将军,他为什么要把这个墓穴挖得这么深?既然钱财不能为他自己所用,他要把他深埋在地上,难道是要等他后人来拿吗?这也不可能吧,自从她休了这个墓穴以后,感觉好像他自己的后代,都不知道,而且也没有听闻过它后的姿势,难道他断子绝孙了吗?

    老头呵呵一笑,反问道,你觉得呢?在不在,钱财就代表一切,所谓有一句话叫价值连城,如果掌握了巨大的财力,国家不知道,他便可以慢慢的,把这个国家掌控,而且,如果是要切断这个国家的经济命脉的话,那基本上,就可以控制这个国家,所以,我才想,这个将军,应该是想在此,肇事企业,然后休一个巨大的地下城堡,里面放好机关,还把自己得到的宝藏放在里面,等到时候,开始行军打仗造反的时候用。

    听见老头这样说着,江澈有些许不相信,他不相信,一个出去平定三番的大家,居然会回来,想要造反,这有些不太可能,在边疆,他算是土皇帝啊,整个军队由他说了算,而且常年在外奔波,不常回的,皇上的身边,所以,他应该是不太受管制的,而且,天高皇帝远的,谁能管得了他,他何必要去造反呢?除非他有把柄拿在皇上的手里面,想要去推翻这个皇帝,然后自己做主,把之前的规矩都直接破除,他才会囤积最大的。钱财。

    老头听完江澈说的这些,心里暗自点头,觉得还是有的有些道理的,便不再反驳,走了一会儿江澈有些无聊的说道,这个往地下走的阶梯到底还有多远啊?我感觉我都下了很长一段时间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鼹鼠他们就在前面,而且,现在用电筒一直往底下照,也看不到是个头,如果这是一条通往死亡的道路的话,那我怎么对得起大家,这么拼命的相信我。

    老头含笑对着一声,说了,江澈先生,您别开玩笑了,我知道,这个通道,它并不是什么死亡之路,只是我们现在遇见了鬼打墙,所以才觉得,一直走,走不出去,我也是刚才才发现的,因为我走来走去,感觉都好像是一个场景没有改变过,周围的事物,还有那些,湿滑的墙壁,有些痕迹,我悄悄地做了些标记,走来走去,我都一直看见我那个表姐,我便明白,我们中了幻术鬼打墙,所以,现在我们在走的话,只能活生生的被这个鬼打墙,得耗死在这里。

    你先听那老头说的话,心里觉得,也不是没有道理,毕竟,这玄门奇术当中,有这么一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他便高声对着前面喊道页数,叫大家先停一下,坐下来休息一会儿,我知道现在大家都累了。

    说完这些,边数边跑上来问道,老先生,这是什么情况?

    老头侃侃说的,我们遇见鬼打墙啊,现在只有盼着休息,屏气凝神,不能让自己一心二用,必须。全身贯注的,然后听见我的声音就跟着我念,一会儿这个鬼打墙就没有了。

    听完老头的话,主编吩咐的大家全部盘坐起来,一心不能二用,立刻闭目,修身养性,然后集中注意力,仔细听到老头嘴巴里面念的话,一个字不能动,必须得跟着他练完

    。医生早就准备好了,闭上了眼睛,就等待着。老头,开始念叨。

    天清地明,鬼物邪气,往边行。

    五方大神来助我。破开轨道,任我行。

    老头一直重复着这句咒语,一直念一直念,手拈兰花指,然后指向众人,开始。

    听到老头打了招呼,众人也跟着念了起来,一直持续了半个时辰左右,接着只听见老头大喝一声,开。

    周围就像打破的镜子一样,哐当的就掉落在了地上,然后慢慢的失去了踪影,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几人也跟着老头,练着开以后,他们的眼前同样的事浮现这个场景,然后仔细一打量,他们其实还在这个地下通道的门口不远处,一直在那里原地踏步。

    原来走了一两个时辰,只是在原地踏步,心里面有些憋屈,幸好有老头这些秘法,才能慢慢的。抛开这些奇怪的东西。

    众人还未回过神来。老头变成包里面,拿出几粒养生丹,分发给众人说的,有货我们还要走很长一段路,就算现在我们已经破了鬼打墙,我也相信,这个狭窄的地道,肯定也是很长滴的,刚才那一幕增加了我们的幻术,让我们知难而退,但是现在,他不仅没有让我知难而退,还让我更加有信心的去征服一切。

    老头学着江澈的话语,自顾自的,说了这些大义禀然英雄气概的话语,引得众人振臂大呼。

    江澈成暗暗摇了摇头,果真如此,始终鼹鼠和老头的微信在他们的眼里面,那是杠杠的。

    我这里完全就是凭我个人的意愿,一个最强跑龙套,心里面虽然有些许不舒服,但是毕竟这些人都是跟着念书和老头混饭吃的,听他们的话自然是很正常。

    我这边别人也就是,在生死关头的时候,有觊觎我,所以并待我相敬如宾,没有像耶稣和老头他们那样这么尊敬,怎么臣服于他们?

    有时候我心里面在自己,做自我判断,我出来闯荡这么多年,没有见到过啊,很多知心的朋友,甚至屈指可数,只是现在遇见了这个老头,让江澈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对一些四角官司无关,它都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慢慢的,他变得有了自己的原则,不帅气,异想天开的,去做哪些?既然他的手里面本来就有这种能量,就要好好利用这股能量去拯救一下,这个世界。

    但是这只是一个比较大的目标,最目前的就是,要把自己所想的宝藏全部找出来,里面必定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所以。

    有必要带出来重见天日,如果有一天,有个全国文物大赛的话,我必定要为国家争光,拿出意见,很是厉害的精品,让所有古董界的人全部臣服,让外国的外商流口水,两眼放光,但是部门也不给。

    里程心里面一直在盘算着,怎么做?老头看出来了他的心里面活动,就安慰他,江澈先生不必如此着急,任何一件事情都是慢慢来的,再说我们准备的东西有够齐全,就算困了这个下面,我们的食物,基本上可以,在半个月左右省着点吃的话,10多天不成问题,所以我们暂时只需要冷静下来,仔细好好想想,下一步该怎么走?然后,看看周围的机关设置,这些才可以更有把握的。闯到下一关去。

    说着说着,江澈笑呵呵的大学的,我们说这是保护国家文物盗墓,但是。但是这只是文明的说法。

    心里面想的,用不文明的说法的话,她自己已经和他们是一堆人了,一条船上的,正宗摸金校尉。

    老头哈哈一笑,这么多年了,这种手艺从古代就已经有了传承,直到传承到今天,有很多专业的手法和知识,还有一些法术令你先写这些,全部都断开了,而且这些质量很是珍贵,不管去了哪,你只要把这些资料倒背如流,你在城市的周围,摆个地摊,帮忙看一下,基本上是吃饭没有问题,而且现在,什么算命的地方啊?云游啊这些,是最吃香的,就算不挣钱才去,也是。可以混的,每个人都尊敬你,叫你先生的位置。

    老陈并不反驳,因为研究玄学这一块,时间需要的太多,路可能还比这个还要远。

    但是这么多年来,他也走过来了,江澈笑着说的,老先生,那你凭你现在了解的这些,你觉得你的道行有多高?

    老头调侃道,你以为有多高?也就34层楼那么高。

    这一句话引得众人哈哈大笑。

    一边聊着,一边往下面走,这时间,过得很快,过了四十几分钟,差不多快一个时辰的时候,便走到哪里,底下也是有一套木门木门上面,有许多的,门丁。

    江澈一看见新鲜完了,太麻烦了,好不容易弄好一个,现在又突然来,这么一个比刚才还要稍微难一点的,简直是,过关斩将,非要考验我们的耐力。

    老头呵呵一笑,刚才和你们说的玄学,倒数这些。

    既然刚才打开了,那我就有信心找到第二个什么,这也正好,可以验证一下,我这些年的道行所学习的技能知识,如果我要是不行的话,还望你先生不要见笑。

    医生坦然的呵呵一笑。老先生,你说什么了?我们这一帮人都仰仗着你的技术,还逃命呢,怎么可能会笑你呢?偶尔开开玩笑而已,您别当真。

    老头,摆了摆手,无所谓了,我这一把年纪有什么看不开的呢?放心,我不会夺你们的心,我们只要齐心协力,努力把这个大宝藏变为己有,便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大家都有共同的目标,所以齐心协力最好和刚才一样,你们照我说的做,把书包拿出来,堆成一块,然后你们躲在书包外面去,我先在这里看一下罗盘方位,找一下生门,找到了之后我再请你先生去弄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