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家有侯爷桃花妆 > 第六十一章 盛怒

第六十一章 盛怒

    赵叔大概是怕司马茗看出端倪,道:“东家的事到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只是有些事我知道的并不是很清楚。”

    “无事,赵叔就答你知道的便好。”司马茗笑着,她只是想更加了解他些。

    “好。”

    “你们东家有喜欢过女人吗?”司马茗问道。

    赵叔道:“东家离京这些年身边不曾有心仪的女子。”

    司马茗沉默一会儿道:“那离京前呢?”

    “东家离京前不过十四五岁,应当也是没有的。”赵叔答道。

    十四五岁的年纪未必弄的懂情爱之事,那...“青梅竹马也没有?”

    “也未曾有过。”他家东家从小长在宫内,与他一同长大的也只有四殿下和六公主,只可惜四殿下的生母怜妃娘娘犯了事,牵连到了四殿下被罚去昭若寺,常伴青灯古佛,若真有那便只有与殿下同胞妹妹凰雅公主了。

    司马茗突然有些怜悯了苍玄了,到底生活再什么家中,生活在京都连河灯都未放过,连青梅竹马都未曾有,还要在十四五离京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他为何十四五岁离京?是因为家中...”

    赵叔感觉到司马茗的异样,知道司马茗误会什么了,但又不好解释,只能一错再错下去了:“东家当年离京的确是与家中有关。”

    “是发生什么事了吗?”否则就算家中再怎么不堪也不至于离京五年。

    多年未被人提起,那些深埋在记忆深处的记忆,仿佛全都涌了出来,赵叔轻叹了口气:“那年正是夫人过世,夫人清醒时曾和东家提过,死后她想回故乡,东家离京时只带走一样东西,便夫人的骨灰。”

    司马茗愣住了“骨灰....”

    古语有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因此通常下葬都会留下尸身,再加之苍玄出身皇城,家室必然不会是小门小户,不至于没有钱准备棺椁运回故乡,为何会连尸身都不留?

    赵叔忽然反应过来,自己说的多了些,看着司马茗道:“是我多嘴惊吓到司马公子了。”

    “无事。”司马茗笑道,其实比被吓到,心中更是心疼,头三年苍玄应当是在守灵,那么第四年呢,他在做什么?

    赵叔看着司马茗道:“司马公子,您可否答应我一件事。”

    “赵叔,你不用这么客气,有话直说便可。”她和苍玄认识后,来东南倾不下百次,虽然算不上自家人,但也算深交。

    “这些事您千万不可与东家提,那些年的事对于东家来说简直可进了骨子里,虽然东家从来不说,但稍一牵动便还是会疼的。”

    “嗯。”

    皇宫德阳殿——

    德昌帝头夜与孟相谈国事谈到是深夜,醒来时已经是第二日的辰时,孟相生性固执,与他耗得实在是头昏脑涨,好在年岁大了,若是在年轻些估计一夜都能陪他犟下去。

    德昌帝唤了一声身边的内侍,立马便有人推门进来,将床帐拉了起来,伺候德昌帝洗漱,高高达一边帮德昌帝更衣一边道:“陛下,五殿下在外候了一个早晨了,听说宫禁一结束便入了宫,到德阳殿时也不过卯时三刻只怕此时还未用早膳。”

    “他回来有几日了,此时想起来朕这,是等着朕治他个大不敬么?”德昌帝本就不顺心,听到苍玄更是闹心。

    高达道:“五殿下估计是以为陛下不想见他,才不敢出现在您面前,昨日皇后娘娘提点了几句,这不今日一早便来了,知道陛下睡这还不让奴才进殿禀报,可见殿下是想着陛下的。”

    德昌帝恍然像是想起,一年前苍玄回来曾来过德阳殿,他心里憋着气,让他没事少来自己面前碍眼,自那起他还真未来德阳殿一步,把他气得脸阴沉了一个月,不知吓疯几个胆小的内侍:“让他进来,顺便叫人去准备一份五谷粥和水晶饺。”

    高达一听是五殿下爱吃的笑着道:“奴才这就去准备。”

    苍玄站在门外看着那扇紧闭的门忽然想起,自己倒在下的时候,那扇门开了一个身影急匆匆的从房内出来....

    殿门忽然打开,高达从殿内急匆匆的走来过来,笑着道:“殿下,陛下叫您进去呢。”

    苍玄回神,看着高达道:“有劳高公公。”

    高达笑着道:“殿下这是折煞老奴,老奴还要去给陛下和殿下准备早膳,就不引殿下进去了。”

    说完便行了礼走了。

    五年未踏入德阳殿,再次入内没有年少时见父亲的欢悦,没有的离京时的决绝,只是胆怯。

    德昌帝从内殿走了出来,看着他道:“你也有畏缩的时候,当年闯德阳殿时你不是挺有胆识么?”

    苍玄双膝跪下行礼,这一礼让德昌帝眸中一寒,接下来的话更是让德昌帝发怒:“草民见过陛下。”

    “朕说的话你可是一句都未忘,朕说让你滚,你直接滚回姑苏三年,不露一丝消息。朕让你别碍朕的眼,你便不再踏进明德殿一步。朕说你敢离京一步,朕便没有你这儿子,你如今对朕自称草民!你...”德昌帝看着他气的浑身颤抖,许久才咬牙道:“当真是好的很!”

    高达估计是料想到会出事,半分也不敢耽搁,满头大汗的跑了进来,却还是晚了一步:“陛下...”

    许是大怒之后有些乏力,高达赶紧搀扶德昌帝坐下,德昌帝的气息也平和了些“你都自称草民了,还来见朕做什么,是想看朕到底有没有被你气死?”

    高达大惊,难怪陛下如此生气,这五殿下怎么...“陛下,您可千万别说这么触霉头的话,五殿下许也是一时口误。”

    高达说着冲苍玄使了使眼色:殿下,只要你认错,这件事陛下绝对会揭过不提,您可千万别在这个时候犯傻啊。

    苍玄知道这件事揭不过,今日要揭过的并非今日的一句称呼,而是五年前的离京,五年前离京他从未悔过,当初是如此,现在亦是如此。

    苍玄抬手道:“草民认罪。”

    高达看着苍玄唤了声:“殿下...”

    “滚!”德昌帝满腔怒火的看着苍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