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王爷天天奉旨相亲 > 第一百五十四章:朕的人,朕自然会护

第一百五十四章:朕的人,朕自然会护

    谢长夜浑身一僵,紧接着脸色有些泛红。

    “谢无逸,你现在真的是丝毫都不知道收敛!”

    “收敛什么?”谢无逸勾唇,笑的俊美无双,“朕难道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吗?”

    谢长夜一噎,伸手用力戳了戳谢无逸的脸,“最近吃什么了,脸皮吃得越来越厚。”

    “呵。”谢无逸笑出了声。

    如果说之前他还有一些介意的话,自从知道了谢长夜是女子,每次见到她,都想将她抱在怀里面,只可惜,眼前这个小骗子始终不肯交代她的的身份。

    门外,传来陈福的禀报声。

    “皇上,段丞相求见。”

    听到段沐风来了,谢长夜赶紧从谢无逸的腿上起来,这要是让人给看见了,只怕到时候流言蜚语真的会满天飞。

    谢无逸倒也没有阻止,由着谢长夜站了起来,然后理了理衣袍,让人传了段沐风进来。

    “见过皇上,七王爷。”段沐风一身白衣,仍旧是芝兰玉树的模样,对着谢无逸和谢长夜两个人分别拱了拱手。

    “段丞相不必客气,起来吧。”谢无逸点了点头,“你今日入宫,所为何事?”

    “启禀皇上,臣……”段沐风顿了一下,看了一眼谢长夜,似乎是有些犹豫。

    后者立刻开口:“皇兄,段丞相,那你们先聊,臣弟就先告退了。”

    “好,不许出宫,待会陪朕一起用膳。”

    “知道了。”谢长夜应了一声,然后便出了御书房。

    而待谢长夜的身影完全在门口消失之后,谢无逸的目光才落到了段沐风身上。

    “是他有消息了?”

    如果只是寻常的事务禀报,自然是不用避开谢长夜的。段沐风刚才既然有所犹豫,那说明,应该是关于他的消息——四皇子,谢临玄。

    “是。”段沐风拱了拱手,声音略微放低了些,“派去调查的人发现,四皇子曾经在离皇城大概三百里的雍城出现过。而且后来离开的方向,似乎是朝着皇城来的。”

    四皇子这两年来一直杳无音讯,甚至有人以为他已经死了,可是毕竟是皇室血脉,皇上又怎么可能真的不留心。

    不过,四皇子之前一直在隐匿行踪,现在这个时候开始出现,而且还是朝着皇城的方向,只怕未必是什么好事。

    谢无逸面色冷峻,道:“查,不仅要查清楚谢临玄现在身在何处,而且也要查清楚,朝堂之中有何人和他联系。”

    段沐风怔了怔,“皇上,您的意思是,怀疑朝堂之中一直有人在暗中帮助日皇子?”

    “哼。”谢无逸冷笑一声,“若非如此的话,你以为仅凭着谢临玄一人,他敢再入皇城吗。”

    无论如何,都是皇家血脉,不可被其他人利用了!

    另一边,谢长夜出了御书房之后,百无聊赖,便又逛到了御花园。

    远远的就瞧见了沈池渊正在和几个宫女说笑,一身蓝色长衫,依在假山上面,不知说了些什么,逗的几个宫女笑得花枝乱颤。

    瞧见谢长夜过来,笑着同她招手,而几个宫女连忙行礼,然后纷纷退了下去。

    “七王爷,你瞧瞧,你这一过来,可是连她们人都给吓跑了。”沈池渊眼底尽是笑意。

    虽然他们已经有一段时间未曾见面了,不过倒也没有什么生疏的感觉,反而看着沈池渊,谢长夜心里面觉得轻松了不少。

    “少来,这好歹是天宸皇宫,公然和宫女们调笑,你也不怕被人在皇兄面前告一状。”谢长夜走到沈池渊身边,同样依在了假山上面。

    沈池渊笑得一脸无所谓,“无妨,只要不招惹七王爷你,想来天宸皇帝应该都会对本皇子网开一面。”

    谢长夜噎了一下,“一段时间没见,沈皇子倒是更会说笑了。”

    “本皇子可不是在说笑。”沈池渊顿了一下,目光之中透出几分打趣,“现在这皇宫之中,私下里都在说,皇上最看重七王爷,而且据说你们二人……关系不简单。”

    谢长夜一愣,看着沈池渊打趣的模样,微微有些变了脸色,“只怕宫人们可没这么大的胆子,倒像沈皇子在胡编乱造。”

    “本皇子是不是胡编乱造,七王爷心里面应该很清楚。”沈池渊冲着谢长夜眨了眨眼,“贵国皇帝的确对你很是不同,想来,你们二人之间,关系又近了一步吧。”

    虽然他也没想到,堂堂天宸国的皇帝竟然有断袖之好,不过……别的不说,就谢长夜这张脸,就算喜欢上了想来也是理所应当的。

    而谢长夜皱了皱眉,沈池渊的话虽然没有多么直白,不过如果仅仅只是捕风捉影的话,他应当不会在自己面前说这些。

    所以,看来现在皇宫之中关于自己和谢无逸的流言蜚语应该是真的不少了。如果皇宫之中已经传出了流言蜚语的话,那朝堂之中呢?

    那些大臣们一个两个的都希望谢无逸赶紧立后,若是真的传出了自己和谢无逸的关系,那只怕她就要成为众矢之的了。

    “是在担心吗?”沈池渊语气之中带着笑意,“你皇兄不会不知道这些,既然他听之任之,没有干预想来,应该是做好了心理准备。就算真的传开了,应当也是会护住你的。”

    虽然他和谢无逸之间,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敌人的关系,不过,对于谢无逸的手段和担当,他倒是从来没有怀疑过。

    谢长夜挑了挑眉,“得了吧,等着别人护住自己,说不定哪天脑袋就搬家了。”

    现在对于她来说,这些流言蜚语已经不是最可怕的了,最可怕的是,自己这个秘密,越来越让她头疼。

    见谢长夜脸色真的变得越发难看起来,沈池渊神色也正紧了几分,“真的就这般害怕?”

    谢长夜叹了口气,真半假的笑道:“如果说是呢?”

    “那不如就同我回东皓国吧。”沈池渊又冲着谢长夜眨了眨眼,“回去之后,本皇子一定会护住你。”

    谢长夜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二人身后传来谢无逸的声音。

    “朕的人,朕自然会护,就不劳沈皇子操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