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继祖传宗 > 第五卷 江湖风波 第一百四十六章 不期而遇

第五卷 江湖风波 第一百四十六章 不期而遇

    晋阳城表面上还和以前一样,戒备森严,繁华热闹,守卫虽多,但查的依然不是很严。

    刘继祖带着容儿住进了上次吴伦带他们住的那家客栈,他还顺便朝掌柜的形容了吴伦几人的相貌,打听两个月前有没有见到过这些人。

    掌柜的摸着下巴看着刘继祖,想了好一阵儿才说道:“我看您的面相、身量也有些面熟,似乎在我这里住过,不过变化太大,我不敢确定。至于您说的那几位,特征都很明显,如果真在我这里住过,我一定能记得。”

    刘继祖没想到这个掌柜的记性这么好,“我和家人确实在一年前左右来您这里住过一晚,但家里人有事先回来了,我想问问他们后面有没有在您这儿住过。”

    掌柜的一拍手,终于想了起来,“想起来了,你们是一大家子来住店的,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的,还带着一条狗,您刚才说的那个长着三角眼的是不是您父亲啊?”

    刘继祖想起那时他们编的身份,点点头。

    掌柜的接着说道:“那位客人是我们家的常客,以前经常来我们家住。他要来了,我一定能认出来。但自从去年你们来过那一次后,就再没见过他了。”

    刘继祖听了有些失望,他谢过了掌柜的,然后把行李搬进了房间。两人稍事休息,洗了把脸,刘继祖就带着容儿去那次吃饭的酒楼,他也想让容儿尝尝山西道的美食。

    但他们来的不是时候,吃饭的人很多,没有位子了。

    伙计道了歉,说只能等着了。

    容儿不想等,他们正要离开换一家饭馆。这时耳力超人的刘继祖突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楼上传了下来,那是一阵爽朗的大笑声。

    刘继祖听了就是一愣,仔细想了想,那很像项长老的笑声。刘继祖高兴得差点蹦起来,但他控制住了自己的心情,连忙带着容儿要进酒楼。

    伙计却连忙拦住,刘继祖说楼上有他的熟人,那伙计不放心,一路跟着他们上了楼。

    一直上了三楼,刘继祖寻声找去,果然在一个包间找到了声音的来源。

    刘继祖径直推开了门,见了围桌而坐的那一群人差点乐出花来,只见吴伦、项长老、连长老都在,还有那些跟着吴伦的书院武者、毒武者和医武者也在,在座位的最中间还坐着一位刘继祖不认识的老人。

    这老人浓眉大眼,头发胡须都已花白,衣着普通,但气度不凡,坐着都能看出他身材高大,体格健硕,和书院的那些武者很像,一看就知道是活到老练到老的。老人年纪虽大,但眼神稳定,目光如电,脸上有道伤疤,在右边脸颊接近下巴处,但这道伤疤反而增添了老人的气势,让人不敢轻视。

    吴伦等人见了刘继祖,先是一愣,皱眉细看,发现居然是变装后的刘继祖,众人也是大喜过望。

    但这时有外人在场,不便暴露身份,吴伦抢先对门口的伙计说道:“我们是一起的,赶快再给我们填两幅碗筷,再加几个好菜来!”

    等伙计离开,吴伦关上包间的门,才把刘继祖拉到身边,指着那个陌生的老人小声道:“传宗,这就是你师祖,赶快见礼!”

    刘继祖其实早猜到了,听了更是惊喜异常,连忙给老人行大礼,容儿也一起跟着刘继祖跪在旁边行礼。

    那老人也连忙站起身来,用一种充满了沧桑的低沉嗓音问道:“伦儿,这就是你说的继承了我所有绝技的徒孙,李传宗吗?”

    吴伦像个小孩子似的,骄傲道:“师父,就是他,您看看这体格,比徒儿我可强多了!”

    老人连忙将两人拉起来,对刘继祖上看下看,这里摸摸,那里捏捏,不住点头,笑道:“不错,也只有这样的体格才能继承我那绝技啊!”

    老人这时指着容儿问道:“这是谁啊?”

    容儿连忙把斗笠摘了下来,说道:“启禀师祖,我是传宗路上搭救的一个苦命女子!”

    大家见了容儿的容貌都是一惊,吴伦摸摸鼻子道:“你小子倒是艳福不浅,到那里都能救到美女啊!”

    刘继祖听了有些不好意思,连忙道:“师父、师祖,她是七妹的姐妹,也是出身自师祖您杀的那家人贩子。”

    吴伦和杨胜武听了都是一愣,杨胜武有些激动地问道:“此话当真,你真认识我那苦命的孙女?”

    容儿有些莫名其妙,刘继祖知道原委,解释道:“师祖,自从接到师父和龙长老他们传回的消息后,我就找七妹核实了,时间、年龄、地点都符合。更重要的她身上有一枚挂坠,我看着像是石头做的,一面刻着平安二字,一面刻着一棵树。”

    听到这里,杨胜武突然激动起来,用颤抖的声音说道:“错不了,错不了,那是我杨家先祖用战场上找到的一块石头雕刻而成的。全天下只有这一块,那是我杨家的族徽。听我那可怜的孩子说,他把那族徽给了我那孙女。错不了,错不了,你们说的七妹一定就是我那可怜的孙女了。”

    说着竟然激动地流下泪来,众人又是安慰又是祝贺。这时有人敲门,是伙计端着托盘来送碗筷和新加的菜,众人才又平复下来。

    等伙计上完菜离开后,吴伦说道:“师父,这里人多眼杂,咱们还是吃完饭,回客栈再细说。”

    大家都是老江湖,觉着吴伦说的对,于是一起快速地吃了饭,然后就一起回了客栈。

    众人按照杨胜武的建议,都去各自原来的客栈收拾了行李结了账,重新选了位置更合适的客栈,十三个人分别住在了离的比较近的两家客栈里。

    杨胜武又让大家把几间房开到了一起,然后杨胜武、吴伦、连长老、项长老、刘继祖、容儿他们几人来到了中间的那间说话,同时还安排了三个人分别守在左右两边的房间和过道上。

    等都安排好后,吴伦点上了灯,关上了房门,高兴地对杨胜武说道:“师父,我没说错吧,我就说七妹是您孙女,您还不信!非要去晋王府一探究竟,那晋王府是好玩的地方?传宗啊,还是你说话管用,我已经劝了师父好几天了,他就是不放心,还说已经准备了好几个月了。要不是我们及时找着他老人家,他真要夜探晋王府了!您也真是的,还以为自己年轻嘛?”

    杨胜武笑着摇摇头,“你小子别在那里说风凉话,你只是说七妹像我孙女,可没什么证据。传宗说的这个是板上钉钉的证据,岂能不信。呃!传宗啊。我听你师父说,七妹现在已经算是你的妻子了,那这位姑娘和你是什么关系啊?”

    刘继祖被这突如其来地一句话问住了,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还是容儿反应快,她从容答道:“师祖,我是一个沦落风尘之人,承蒙李少侠不弃,将我收留,还答应帮我家里报仇,我今后就是他的侍妾!”

    杨胜武听了,这才点点头,露出笑脸,“那就好,传宗啊,你可不能亏待我那可怜的孙女,否则我可饶不了你!”

    刘继祖总算放下心来,感激地看了容儿一眼。

    大家这才开始互述分别后各自的经历。

    先是吴伦介绍了他们的经历。他们十个人,在两个月前离开了江东道赶奔山西道,一路寻访杨胜武。开始时十分不顺利,差点就进不了山西道,好不容易进入山西道后,却一点杨胜武的消息都没找到。好在吴伦江湖经验很丰富,他知道既然消息指向了晋王府,那杨胜武早晚会来晋王府的。

    于是,他们十人就分散住在了晋王府周边,没有去住他经常住的那家客栈,以便随时监控着晋王府周边的风吹草动。

    吴伦猜的不错,一个多月前,他们终于发现了一个身材魁梧的老人,频繁在晋王府周边活动,和杨胜武很像。

    但这个老人十分警觉,一发现有人窥视自己,就立即躲藏了起来。直到几天前,他们才终于碰了头,彼此相认。

    原来杨胜武早就想进到晋王府里去打探消息,为此一直在做着准备。原本准备的差不多了,结果遇到吴伦他们安排的人。

    多年逃亡的经历,使杨胜武做事十分谨慎,他发现这些人都是高手,于是怀疑他们是晋王安排的密探。他怕打草惊蛇,就推迟了一个多月才行动。

    辛亏吴伦坚持等了这一个多月,日夜轮班监视着王府周边,这才在几天前的一个晚上碰到了杨胜武。

    当时他正要攀墙,被吴伦等人发现拦了下来。双方还交了手,几招过后才彼此认了出来。

    吴伦把杨胜武带回自己的住处,并告诉杨胜武,七妹可能就是他要找的孙女,让他不要再去晋王府冒险了。但吴伦只是根据自己了解到的一些信息推测出来的,并不能完全肯定,也拿不出确凿的证据。

    杨胜武考虑再三,担心错过机会,就没有同意吴伦的建议。因为他打听到,这几年陆续有好几个和七妹年龄相似的姑娘被送入了王府。为了不产生纰漏,他决定还是要去夜探晋王府。

    吴伦和项长老、连长老等人已经苦劝了好几天了,今天他们一起来这里吃饭,主要目的还是要劝老爷子,谁知道就碰到了刘继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