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带着仓库到明末 > 第45章 是时候了

第45章 是时候了

    “少爷,水稻长出谷穗了!谷穗长长的,穗子长得又密实!这西洋种子太神奇了,收成真的能翻一倍!”

    刘行知开怀笑着,他从来没有这么兴奋过。

    他致力于农业研究,对于主要庄稼的耕种方法,对如何才能增加收成,为此下了很大心血。少爷的种子,让水稻收成大幅度增加,他如何不高兴。

    郭文东点点头,淡淡道:“那就好!那就好!”

    这一切都在他预料之中,这是应该做到的事情,没有因此而特别兴奋。

    刘行知说道:“少爷,咱们的庄稼收成如此之高,必定轰动整个大明。”

    他看到少爷旁边桌面上的一瓶东西,这种金属做的瓶子从未见过,想必又是少爷海外带回来之物。

    郭文东又再喝下一口健力宝,拍拍刘行知肩膀,说道:“庄稼耕种是由你来打理,这也有你一份功劳。来来来,给你尝尝海外出产的饮料。”

    他快步返回正堂,出来后手中多了一瓶健力宝,拉开瓶盖,将之递给刘行知,介绍道:“此种饮料叫‘健力宝’,当干活或训练后,喝健力宝最适合。”

    刘行知一口健力宝下肚,味道十分独特,跟可乐有所不同,感觉挺不错,按照喝下去的感觉来看,干活后喝这种饮料,应该会更舒服。

    他再谦虚道:“这全赖少爷的种子,我只是指导种植员按照常规方法耕种,岂敢居功。”

    郭文东再勉励他一番,刘行知屁颠屁颠地离开。

    随后,孔慧云再来上郭文东汇报上个月账目情况。

    八月份,郭文东的总收入为八十三万两。其中洋货店收入为五十九万两,医馆收入十四万两,生意利润九万两。

    收支相抵,上月盈余十几万两。

    方节礼不愧是经商高手,生意利润占比越来越大,撇除洋货店和庆修堂而论,郭文东现在已经是大商人了。布匹、茶叶、客栈这三大类生意已经充分延伸到江南。

    在南京,布匹店就开了七间,茶叶店六间,客栈三个,铁匠铺也有好几个。

    在开支方面,购买土地仍然是占大头,目前拥有的土地总面积二十四万亩,种植员和养殖员2.3万人,这些人每月的俸银和伙食开支,也是不小的数目。

    除了猪肉外,鸡、鸭、鱼这常规肉类,以及所有种类的蔬菜,都完全实现了自主供应。

    水稻长出谷穗来了,庄稼人一看谷穗就知道,下个月必定丰收。

    郭府上到管理层,下到普通种植员,都是一片欢乐气氛,在等待着丰收的到来。

    九月初六这天,马兰心再次来到郭府。

    这段时间以来,郭文东跟她多次见面,一起游玩,一起聊天,郭文东又特意投其所好,对其关心呵护,让马兰心觉得跟他在一起很快乐,两人之间已经培养出比较深厚的感情。

    两人玩了一会二打一棋后,马兰心说道:“我爹爹公务繁忙,中秋无法赶来南京团聚。重阳快到了,爹爹明日便会到南京,一家人好好团聚。”

    郭文东觉得,跟马兰心的感情已达到了一定程度,是时候谈婚论嫁了,后天就去马府向马士英提亲。

    至于正妻方面,郭文东觉得,自己事先想出来的方法,应该能够让马士英和马兰心接受。

    两人相处了半天,马兰心回去后,郭文东在空间仓库中,取了一些物品。

    初八这天,郭文东前往马府,他可不是空手而去,而是带了两大箱的物品。

    “马大人!”

    “贤侄!”

    两人见面,相互寒暄。

    所带的物品,都被抬入大厅。

    郭文东说道:“马大人,这两个月来,晚生从海外朋友用弄到一些稀奇玩意,给您过目一下。”

    随即,郭文东从箱子里取出一副望远镜。

    马士英问道:“这是何物?”

    他看到新鲜玩意,顿时有一种兴奋感。

    郭文东介绍道:“这乃‘望远镜’,顾名思义,就是可以望到远处的地方。你试试看。”

    他拿起望远镜,走到门口,望了一下远处,把倍数设定为五倍,再递给马士英。

    马士英根据郭文东的讲解,双眼透过目镜看向前方,立即吓了一跳。

    怎么这么近?通过望远镜看向门外对面游廊时,距离近了好几倍。

    马士英随即反应过来,刚才郭文东说可以望到远处的地方,通过这望远镜望向远处,距离就近了很多。

    他再拿起望远镜,再仔细观察大厅对面,这还真好用,当有丫鬟走过游廊时,可把丫鬟的脸蛋看得清清楚楚。

    真神奇,要不是亲眼所见、亲手使用,焉知世上竟能造出如此神奇之物!

    马士英在兴奋和惊叹着,洋人技术究竟到了何种程度?竟能造出许多大明所没有之物。

    郭文东说道:“这玩意珍贵得很,晚生花了很大代价,才得到仅仅的一副。”又再说道:“这望远镜还可以调焦。”

    马士英不解道:“何为调焦?”

    郭文东解释道:“所谓的‘调焦’,就是调节望远镜可以看的远近距离。望远镜有相应的倍数,调节倍数就是调焦,现在的倍数是五倍,你用望远镜看对面时,比原本距离拉近了五倍。”

    马士英再用望远镜看了一下,果然如此。这里距离对面十丈,用望远镜看时,距离大约只有两丈。

    郭文东亲手指导着调焦的方法。

    “现在调到两倍了,你再看看!”

    马士英再一看,果然如此,通过望远镜看对面时,距离应当是五丈。

    郭文东再调焦到十倍,马士英看对面时,果然是只有一丈距离。

    神奇!真是神奇!马士英太喜欢这副望远镜了,可惜的是,不属于自己!

    马士英的反应,正是郭文东希望看到的。

    该说正事了,郭文东说道:“马大人,晚生有要事跟你商谈。”

    马士英只得放下望远镜,重新坐下。

    郭文东跟着走到他面前,正色道:“马大人,我跟兰心情投意合,我想娶她为妻,希望大人应允!”

    马士英听后,并没有厌恶、抗拒之色,反而是有些无奈,反问道:“贤侄,你已有了原配,只能纳妾,如何能再娶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