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别碰我狐神 > 第二十四章:真相一

第二十四章:真相一

    杳糍不情不愿的被上栀带到天庭的时候,还是兴致缺缺的耷拉在上栀的荷包边缘。

    上栀很少来天庭,所以上栀走在天庭的道路上,很吸引人的目光,一直有来自周围打量的目光。

    “那是谁啊,新飞升的?”

    “不知道,但应该不是新飞升的,我都没听到有人飞升的消息。天庭那么多的神官,也有很多不喜出来露面的。”

    “啊,好想知道他是那个宫的,真养眼,哎,你说,他和长烃宫的那位比较,谁更好看啊?”

    “不知道,但锦衾仙君看起来更加好相处。”

    “啧,锦衾仙君是出了名的脾气好,这能比较吗!”

    这句话的声音比较大,杳糍扭过头去看刚才说话的那位仙子,提着酱紫色篮子的,应该是紫苑宫的人。

    “你认识?”

    杳糍听见脑海中的声音,然后抬头看向上栀,发现上栀仍旧是径直的往前走,他看见自己看那边了?

    “不认识。”

    上栀没有再说话,杳糍应该是来过天庭的,看她那个样子一点也不对天庭感到好奇,一点也不像是作为一个凡人刚来到天庭的反应。

    杳糍看见前方有个人走了过来,一愣,然后缓缓蹲下身子,藏进了上栀的荷包内。

    桑柯是在另一头看见有不少天官往这后方走去,桑柯有些纳闷,以为是有什么新鲜事,便又原路返回,便看见了正被围观着的人,上栀。

    桑柯奇怪,上栀怎么来这里了?

    桑柯走上前,挡在了上栀的面前:“上栀大人是有事要办吗?”

    上栀不认识桑柯是谁,但仍旧礼貌的点头,然后说道:“来拜见天帝。”

    “天帝?好巧,我也要去,要不一道?”桑柯试探性的问道,他早就对上栀好奇了,能够有机会接触上栀,自己是很乐意的。

    上栀也点头,其实也无所谓有没有人和自己一道。

    “原来是上栀大人啊,早就听闻你的名声了,今天怎么有兴致来咱们上天庭啦?”

    桑柯看了眼说这话的人,话里得意思是将上栀排在天庭神官之外了,桑柯笑着对上栀小声解释:“那位是火神炼狱,脾气就是这样,刚才的话你别放在心上,他说话向来不经过脑子。”

    上栀其实并没有介意炼狱说的话,对桑柯开口道:“无妨,他说的也没有错,我本来也不是上天庭的人。”

    桑柯一噎,人家是对这神官之位趋之若鹜,您是不屑一顾,桑柯没有说什么,只是笑着看向炼狱,然后说道:“火神大人今个怎么也到这里来了?我记得你不是刚被天帝罚闭过了吗,这么早你就可以出来了?”

    炼狱神色一变,眼色凶狠的看着桑柯:“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桑柯笑着向前,目视炼狱,气势一点也不输给炼狱:“就是那个意思。”

    “额,我说两位大人,别吵了……”

    “闭嘴!”

    桑柯和炼狱同时吼向劝架的白旳,白旳是新上任的月老,对这两对神官还是犯怵的,但还是微笑:“那个,上栀大人已经走了。”

    桑柯一愣,然后往一堆看热闹得天官背后看去,果真在不远的前方看见了上栀的背影,真的走了。

    桑柯没了和炼狱争吵的欲望,于是在炼狱说话之前,就先离开,然后追上已经走了的上栀,不顾炼狱在自己身后愤怒咆哮。

    “上栀大人!”

    上栀停下,转头,于是就看见了桑柯:“你有事?”

    桑柯脸色一僵,然后讪笑:“没事,刚才和你不是约定一起去天帝那里吗?”

    上栀记得自己好像并没有和桑柯有这个约定,但还是和桑柯一道去了大殿,这个时间,天帝应该是在大殿处理事务。

    殿外并没有人守着,桑柯于是走到上栀的前面,然后对这大殿的门开口说到:“天君,桑柯求见。”桑柯习惯管天帝叫天君。

    话音刚落,大殿的门就自动打开,桑柯笑着对上栀说道:“上栀大人先请。”

    “你是风神?”上栀问向桑柯,刚才听见桑柯说自己叫桑柯,他记得风神好像是叫桑柯。

    桑柯听完上栀说完话后,嘴角一抽,感情人家根本就不认识自己,桑柯没有露出什么异色:“嗯,大人,我们之前见过的。”

    上栀不记得什么时候见过桑柯,桑柯也看出来上栀并没有想起自己,随后就笑道:“没关系,上栀大人还是先进去吧,天帝怕久等了。”

    上栀和桑柯进去,只见殿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然后就看见天帝坐在了前面,头发银白,脸上布满了皱纹,但眼睛却仍旧是神采奕奕,显得很威严,感觉并不像是个老人。

    天帝将视线留在了上栀的身上:“你来了。”

    上栀向前一步,然后跪下:“来看看你,怕以后看不见你了。”

    桑柯一惊,这种话简直就是大逆不道,以下犯上!上栀竟然敢这样对天帝说话。

    天帝却并没有大发雷霆,就连生气都没有,反而是大声朗笑:“好啊,这话也就你敢说了,我看起来真的很老吗?”后面的一句话是对桑柯说的。

    桑柯微微笑道:“不老。”这是真话,因为天帝是真的没有给人一种已年老的感觉。

    天帝继续朗笑,问向上栀:“说吧,你是为了什么事而来?”

    “思坊。”上栀言简意赅的只说了这了这两个字。

    天帝点头:“我还以为你是打算回来了。思坊是吧?这件事我交给锦衾了。”

    天帝想到了什么,然后又问上栀:“你不会不认识他吧?”

    上栀摇头,安锦衾他是知道的,毕竟是和自己一道飞升入神的,虽然两人都没有去神界,但和上栀的选择不同,安锦衾是留在了天界。

    “那就好。”天帝和上栀说完,才想起桑柯,然后问向桑柯:“你呢,什么事?”

    桑柯向前跪在了上栀的左边,然后开口:“思坊的事查了,与录事司有关。”

    “哦?”天帝似乎是来了兴趣,坐直了身体:“录事司?那就正好叫上栀协同你们一起吧。”

    桑柯应下,刚才听见上栀说他是为了思坊的事而来的时候,还挺好奇,上栀是怎么知道思坊的?

    上栀和桑柯要退出大殿的时候,天帝又突然叫住上栀:“你留下,桑柯先回去吧。”

    等到大殿内只剩下上栀的时候,天帝才开口:“你包里的是什么?有些奇怪。”

    上栀感觉自己荷包里的杳糍动了动,然后不禁露出了笑容:“没这么,一个有趣的。没事,我就先走了。”

    上栀也不管天帝是不是真的有事,就走了出去,然后就听见天帝在身后说道:“你的殿还在给你留着的。”

    等出了大殿后,杳糍才探出了头,见四周都没有人,开口:“吓死我了。哎,对了,你不是说你不插手思坊的事了吗?”

    上栀没有走来时道路,而是绕到了另一条路:“嗯,是来查另一件事。”

    杳糍见上栀走的这条路有些不同于天庭的建筑风格,基本上走几步就要上几阶台阶:“这是哪儿?”

    “我的住处。”

    杳糍瞪大眼睛,上栀的住处就在天帝住处的隔壁?

    “你和天帝关系很好?”

    上栀略微停步,前面有两条分叉路,他似乎是在思考该往哪边走,然后移步去了左边:“还好,我的住处是天帝亲自安置的,所以只要是我想,在天庭的任何地方都可以回到住处。”

    杳糍不禁暗自咋舌,这待遇,然后又想起上栀刚才说他是要办另一件事,问道:“那么你刚才是骗天帝?”

    “他不在意的。”

    “那你是要做什么?”

    “到了。”上栀推开了一道门,发现里面的布局竟然和在花邶时上栀的住处是一模一样的,只不过看上去有些冷清,杳糍突然间有些好奇:“哎,你为什么没有去神界啊?”

    上栀伸手到腰间的荷包处,然后伸出了手,杳糍就从荷包里爬了出来,站在了上栀的手掌心上,上栀将杳糍放在了离自己最近的一张石桌上,然后便坐在了石椅上,面向杳糍:“我喜欢的人会看不到我。”

    杳糍一愣,若果是去了神界的话,是不能够轻易私自出神界的。

    杳糍随即开口笑道:“原来大人你也有喜欢的人啊,那么她一定是个很好的人。”

    “她死了。”

    嗯?杳糍诧异,上栀突然就一脸平静的说出这样的话,自己回想了一下,记忆中并没有听说过任何有关上栀的爱情谣传:“额,这,大人也别伤心,她应该可以转世的吧?”

    杳糍又想了想,觉得上栀喜欢的那个人也不一定已经转世了,要不然上栀也不会和自己在这里了,这时应该已经陪在了他喜欢的人的身边,杳糍觉得上栀一定很喜欢哪个人,于是安慰上栀:“那个人能够得到大人的喜欢,一定有金光护体,能够平安转世的。”

    上栀看着杳糍,目光沉沉的看不出在想什么:“可是她好像全部都忘了。”

    嗯?!上说完这句话后就起身离开了,走的时候杳糍感觉上栀还特意看了一眼自己,杳糍感觉有些震惊,那么就是说,上栀喜欢的人已经转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