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团宠气运小福宝 > 第七十九章 气炸了肺

第七十九章 气炸了肺

    田志刚去了医院。

    张春花在屋里心里也不舒服,“老姑娘,你说我拿不拿钱?”

    “姆妈,你想拿吗?”

    “不想!你奶奶这些年一直瞧不上我,啥都没给过我,亏没少让咱家吃!这都算了,可是瞧不上我的孩子,对你不好,我为啥要给她掏钱?让她养好身体,继续糟践我孩子吗?”

    “那就不拿!老话说人都是相互的,奶奶这样对你,咱也不是圣人。”

    “对了姆妈,这是七百块钱,改天你去趟外婆家,把这钱给他们送去。”

    “芽芽,你袜子卖完了?”

    “卖完了,这钱让舅妈拿去用,不着急还,有了再给我。”

    “你外婆知道得高兴死,这下好了,你表哥的亲事又找落了。”

    田小芽笑了笑,这门亲事她不看好,死要钱的女方,多半很难缠,果然不出所料,后面的亲事真出了幺蛾子,此是后话。

    张春花跟姑娘说着家常,外面安静后,田小芽悄悄出去瞄了眼,门外没人了。

    张春花舒了口气,打开门去厨房切了个西瓜,喊儿媳妇和孩子们出来吃西瓜。

    刚才发生的事情,两儿媳妇都知道了,杨娟脾气直,替婆婆打抱不平,周冬梅则默不作声,低着头咬着红彤彤的西瓜肉,不知道在想啥。

    “姆妈,你老了我养你,绝不会让你过成奶奶这样!”田小芽连忙道。

    张春花笑了起来,“我有四个儿子,咋能让姑娘养,那样村里人会说闲话的。”

    “管他们干啥,谁说姑娘不能养自己爹妈,到时候您跟我住,给我做好吃的。”

    杨娟笑道:“我就知道你惦记姆妈做的好吃的,到时候嫂子给你做。等爹妈老了肯定跟我们住,我们是老大,小芽你自己过好就行。”

    田小芽知道杨娟实在,有啥说啥,看了眼在一旁低头假装没听到的周冬梅,心里有了比较,这个二嫂是个鸡贼的主。

    “姆妈,卖了稻谷的钱,啥时候分啊?”

    周冬梅见小姑子望着自己,眼神仿佛看穿自己内心所想,连忙避开视线解释道:“芳芳最近长高了,鞋子也小了,我想给孩子扯点布做衣裳,还想给孩子做两双鞋,爱业的背心破的全是洞,我想给他买两件新背心。”

    说来说去,不是为了孩子就是为了男人,田小芽发现,二嫂其实长了一张巧嘴。

    “行,等你爹回来,把下半年种地的钱留出来,就把钱分了。”

    周冬梅眸光闪了闪,不知道婆婆分多少,小姑子根本不干活,婆婆还要给她留一份,美其名曰给小姑子攒嫁妆,凭啥大家养着她。

    “姆妈,我那份就不要了,我啥都没干,还在家里吃吃喝喝,钱就别分我这份。”

    “说啥胡话呢!这钱是给你的嫁妆,没出嫁的姑娘,在屋里谁不是尊贵地养着,这钱是我们给你存的,你几个哥哥结婚还不是要花钱,咋地他们能花钱,你就没有,不行!”

    “是啊,小芽,这钱本来就有你一份,你别不好意思,我跟你哥同意妈这样做,姆妈每年都把钱分给我们,比别的婆婆好太多了。”

    “小芽能赚,跟咱们想的不一样。”

    周冬梅轻声道,她心里的嫉妒又翻腾起来,啥姑娘在娘家尊贵的养着,全村也就公婆是这样想的,其他屋子里的姑娘,哪个在娘家不是拼命干活,也就出家头三天能轻生点。

    “二嫂说的没错,我不要钱,因为我不嫁人,我要在老田家过一辈子,一辈子当姆妈和爹的小棉袄。”

    “胡说!哪有姑娘大了不嫁人的!”

    张春花只当小姑娘害羞,再说当年她这么打的时候,也说过这种话,不过到了年纪,该干啥就干啥了。

    “不过我姑娘,配得上城里吃商品粮的,姆妈一定给你找个好姑爷。”

    田小芽笑笑,这个年代哪有女孩子不结婚的,可是再过三十年,女人不结婚是很稀松平常的事。

    “三嫂在家吗?”

    田小芽赶忙跑出去,看到门外是五婶,拉开院门。

    “五婶。”

    “小芽,受委屈了吧,哎,这么好的孩子,你奶奶老糊涂了。”

    田小芽没做声,看着这个第一次登门的五婶往堂屋走,这个女人不高不矮,偏瘦,两个圆圆的颧骨,让她显得有些脸长老气,薄薄的嘴唇和世俗的笑容,透出几分精明。

    “三嫂,我全都听说了。你知道吗,汪霞还去我家要钱,可真不要脸,当初分家的时候,是她提出给两位老人养老送终,爹妈的房子财产和责任田全都给了他家,我可是连一个瓷碗筷子都没要出来。

    现在生病住院了,脸都不要了跟我们说三家平摊出钱,她也说得出口。

    这钱三嫂你出吗?”

    “我……”

    “我姆妈也不知道,刚才奶奶把我跟姆妈骂的狗血淋头,我姆妈还在气头上呢?五婶,你拿钱吗?”

    田小芽迅速打断母亲的话,这个五婶心眼太多。

    “谁知道呢,让志疆拿主意吧,他是一家之主,反正我们娘几个吃喝不能少了。”

    “小芽,快去把糖和点心哪些出来。”

    “哎呀,三嫂,都是一家人,又不是客,看你客气的。小芽现在越长越漂亮了,一看就是有福气的孩子。”

    田小芽抱着点心匣子出来,杜长华立刻拿了一块点心往嘴里塞,这年头过年才能吃上点心,这可是好东西,吃到好吃的,越发夸田小芽了。

    “等过两个月,我让志疆抓些鳝鱼,给小芽补补身子。”

    一连吃了三块点心,五块杂瓣糖,临走的时候又装了几块点心才送走此人。

    “五婶,黄鳝就算了,改天你给我做碗扣肉吃啊,要是没有肉,我让姆妈割了肉给你送过去。”

    杜长华笑容有些勉强:“你这孩子,那还需要你姆妈拿肉过来,过几日做了就让你妹给你送来。”

    田小芽笑了笑,这次之后,这个便宜五婶有一阵时间不登门了,不然就要赔出去一碗扣肉。

    “姆妈,你看五婶,咋这样,连吃带拿,小孩子都没她馋。”

    杨娟有些郁闷,一盒子点心全让五婶一个人吃了。

    快吃晚饭的时候,田志泉回来了,满脸疲惫,张春花见男人这副模样,开了门放他进来。

    “姆妈的肺泡破了,可能要动手术!”

    “啥!”

    田小芽惊讶地挑挑眉,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气炸了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