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下八门 > 第六十三回:再相遇

第六十三回:再相遇

    眼见那枚凤鸾珠脱手,我不由得大喊道:“凤鸾珠……!”

    可我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墙壁两侧猛然传出“嗖嗖嗖”的几声。

    我心头一紧,知道那是箭弩破空时特有的声响,当下也来不及多说什么,朝着不远处的熊明和花慕灵大喊:“小心,有机关!”

    说完,我整个人便朝一旁滚去。

    说时迟那时快,我刚刚滚到一边,原来待着的地方便传来了“砰砰砰”的几声脆响。

    四五支半米来长的钢箭直插进墓室地面,由于力道强劲,箭身没进地面大半儿后,箭尾仍不时的发出“嗡嗡嗡”的声音。

    看着身侧那些钢箭,我心里不由得暗骂了一句:“他娘的,好悬丢了小命!”

    而就在这个时候,熊明突然在一旁喊道:“胡天,你做什么了?”

    “我做什么了?我他妈的什么也没做啊?这家伙怎么这么问?”听到熊明的话,不由得诧异暗想道。

    随即,我朝熊明喊道:“大力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熊明抓住一只灯佣猛的一甩,将它砸在了另一只灯佣的身上,整个空间里顿时传来了一股金属撞击的闷响。

    闷响尚未作罢,熊明便接着喊道:“你看看那口大黑棺材!”

    “棺材?那口大黑棺材怎么了?”我闻言急忙朝身侧那口大冰棺望去。

    而这一望不要紧,我整个人一下子便愣住了。

    只见,此时那口被冰封住的大黑棺不知何时竟然开始一点点的融化,原本覆盖在它上面的寒冰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消散。

    与此同时,一股明黄色的光从它棺盖中心的位置散发而出,一点点将整口棺材都覆盖其中。

    我心中不由得大喜,喊道:“是凤鸾珠!难道刚才我那一摔恰巧将凤鸾珠摔倒了它应该去的位置上?我去!天底下还真有这么巧合的事儿!”

    熊明听了我的话,喊道:“你丫儿这只瞎猫还真让你碰见了死耗子!”

    花慕灵在躲过了两尊灯佣的围攻之后,突然在一旁开口道:“胡天,小心你的身后!”

    我听花慕灵提醒,急忙朝身后望去。

    只见此时两尊长相秀丽的灯佣好似鬼魅一般出现在我的身后,一个个张牙舞爪的朝我扑过来。

    我心知不能跟这帮家伙硬拼,只能智取,便侧身避开一只灯佣的利爪,然后双手在那家伙身上用力一推,那尊灯佣站立不稳,身形一晃便重重的撞在了另一只朝我扑过来的同伴身上。

    “咣”的一声,一股好似撞铜钟的声响霎时间传遍了整间墓室。

    搞定了两只灯佣之后,我一个鲤鱼打挺从地面上蹦了起来,身形一转便朝那口大黑棺冲了过来。

    此时,那口大黑棺已然露出了它原本的模样。

    我跑的很快,几步便到了那口大黑棺的跟前,我先是一伸手将棺材盖子中间位置那发光的凤鸾珠给拽进了口袋里,接着,双手扣住那口大黑棺的棺材盖子,使足了吃奶的劲儿将它向上抬去。

    可无奈那口黑曜石制成的棺材实在太沉了,我使了几回劲儿它却纹丝不动。

    无奈之下,我朝着一旁的熊明大喊:“大力熊,过来帮忙!”

    熊明闻言,大喊道:“来啦!”

    说完,这小子一把抱住一尊朝自己扑过来的灯佣,双手用力,好像是抡链球一样,将那尊灯佣给甩出去了七八米,重重砸在了另外四五尊灯佣的身上,一瞬间整间墓室里传来一阵又一阵诡异的“铜钟”撞击声。

    熊明在搞定了那些灯佣之后,三步并作两步的冲到了我的跟前,嚷道:“怎么胡天?你丫儿是没吃饱饭吗?怎么连棺材盖子都掀不动了?”

    说完,他两只大手“砰”的一下扣住了那口大黑棺的棺材盖子,双臂用力,大喊了一声:“胡天,我喊一二三!咱们俩同时用力!”

    我喊道:“得嘞!”

    熊明喊道:“一……二……三……啊!”

    熊明数到三的时候,我们两个人同时将吃奶的力气都试了出来,紧接着,那由整块黑曜石制成的棺材盖子被我们两个人给一点点的掀起。

    随着一阵阵石头摩擦的“哗哗哗”声越来越响,那巨大无比的棺材盖子竟硬生生的被我和熊明掀翻开来。

    一阵巨大的“咣当”声过后,棺材盖子重重的落在了一边,掀起了无数烟尘。

    我和熊明在扔下手里的棺材盖子后,来不及喘气,急忙翻身朝棺材里面望去。

    可让我们两个人无比诧异的是,这巨大的黑曜石棺材里面居然一个人都没有。

    有的只是一个四四方方,且被铁链锁着的铁盒子。

    熊明看了看那口铁盒子,又转头看了看我,说道:“胡天,这里怎么连一个人都没有?这是什么情况?”

    我没有说话,而是死死盯着棺材里那诡异的铁盒子,喃喃的说道:“怎么回事?这东西怎么会在这里?”

    此时,花慕灵也搞定了一直纠缠自己的灯佣,抽身跑到我们这边。

    花慕灵侧身朝棺材中望去,也不由得发出了“咦”的一声,说道:“这里面怎么没有尸骨?难道这里只是一个衣冠冢吗?还是……”

    我看着花慕灵问道:“还是王濛从一开始想埋藏的就是这个铁盒子,而不是他自己?”

    花慕灵皱着眉头说道:“你说的或许有道理,可是……”

    熊明突然插嘴说道:“可是,咱们有一个事儿还没弄明白,那个独眼老家伙让我们进到这里找的到底是什么?”

    听了熊明的话,我和花慕灵不由得同时看了看棺材里面摆着的那口铁箱子,然后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那老家伙,让我们找的东西这不就在这儿吗?”

    熊明诧异道:“可胡天你不是说这里面装着的是四方印吗?”

    我没有回答熊明的话,而是探身进入棺材里面,将里面那口被铁链锁住的铁箱子拿在手里。

    我先是摇了摇那个铁盒子,然后又仔细的看了看它。

    发现这铁盒子的六个面,每一个面都刻满了极为古怪而诡异的文字,好像鬼画符,又像是某种神秘且失落的文字。

    我不知道盒子上面写的是什么,索性也就不再研究了。

    我将盒子抱在怀里,然后冲着熊明说道:“你怎么就知道,这铁盒子里面装的不是四方印?”

    熊明听我这么说,顿时露出了笑容,说道:“那咱们现在怎么办?”

    我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说道:“这地方不是久待的地方。还是想办法先出去再说。毕竟……”

    可我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墓室穹顶猛然传来了四五声剧烈的爆炸声。

    “轰轰轰……”

    一阵猛烈而急促的爆炸声过后,整个墓室都跟着剧烈的摇晃起来。紧接着,墓室穹顶无数块一人来高的墓砖开始脱落,重重的砸了墓室的地面之上,发出了一阵又一阵的“轰隆”声。

    这突如其来的爆炸,让我们三个人都不由得一惊。

    熊明朝我嚷道:“这是什么情况?胡天,听声音刚才爆炸好像是美军的g-4炸药弄出来的动静。这地方怎么会有美军的装备?”

    我使劲摇了摇头,甩掉落在脑袋上面的土,扯着嗓子嚷道:“我怎么知道?我……”

    我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口,突然几条绳子从天而降,接着黑影一闪,四五个身穿外军军服的人从上面速降而至。

    其中一个长相异常美丽的女人更是凌空一个翻身落在了我的面前。

    这姑娘是一个十足的混血,偏欧式的外表在配上一对碧蓝如玉的眼睛,让她看起来十分格外迷人。

    不仅如此,那黑色紧身背心下面一对让无数少女自惭形亏,让无数男人欲罢不能的胸脯,也成为了我对她最先关注的焦点。

    我好容易才将自己的注意力从那对傲视天下的双峰上移开,可当我看清楚她的脸时,整个人不由得惊道:“怎么……怎么是你?”

    她看了看我,就好像自己眼前站着的这个人是精神病一样。

    过了好一会儿,这个姑娘才一脸嫌弃的开口问道:“你是……胡天?”

    我点了点头,然后反问道:“你是……辛奈一?”

    那个女孩听我说出了“辛奈一”三个字整个人明显就是一愣,她眯起了那一双足以迷倒所有男人的眼睛,瞪着我一字一句的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名字的?”

    我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不光知道你的名字,还知道你的外号叫那迦,是墨西哥最辣的魔鬼辣椒的名字。当然除了你之外,我还认识他们……”

    我说着指了指边上一个黑大个,说道:“他叫猎狗……这个白人小哥叫做威尔逊,那个黑人帅哥战刀,最外侧那个金发帅哥叫做威尔……”

    我一口气将我自己认识和熟悉的面孔都叫出了名字,搞的这些家伙一个个目瞪口呆。

    不仅他们是这样的反应,就连一旁的熊明和花慕灵都不由得用胳膊肘戳我腰眼子,低沉问道:“我说胡天,你是怎么认识这些家伙的?”

    我压低声音说道:“这他妈的是小孩没娘,说来话长。等回头有机会了,我在给你一点点的讲这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熊明小声在我耳边说道:“这可是你说的,等回过头你丫儿可别忘了。大爷的,这得是他妈多过瘾一段子啊!”

    见我和熊明在哪儿小声的嘀咕着,辛奈一终于收起了脸上惊恐的神色,瞪着我一字一句的说道:“你们在研究什么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