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系统坑我来种田 > 第74章 狐狸精
    玄袍男子一动不动,两道影子一闪而过,偷袭的黑衣人噗通摔在地上。

    中招了!

    “说到底是谁派你们来的?”

    一道冰冷的声音在头顶上响起,伴随而来的还有一股强大的威压,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冻结了,一般。

    两名黑衣人吓了一跳,此人气场强大,无论是谁都看上一眼都会浑身发毛,压迫感满满的。

    若是南宫菲在此,肯定能认出来,男人就是去而复返的白云飞。

    其中一黑衣人嘴钢牙硬,“上官龙霆,你休想从本大爷的口中知道任何消息。”

    没想到遇到了一个硬茬,此时,南宫菲还不知晓白云飞真实的名字叫上官龙婷,眼前这名黑衣人显然认识本尊。

    “够硬气,本公子就想知道,将你的皮扒下来,看你还能不能如此硬气?”

    上官龙霆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挥了挥手,身后跟着的几名两位二话不说将黑衣人带走了,不仅如此,还带走了他的另一名同伙。

    不多时,一阵阵哀嚎声从旁边的屋子里传出来,令人毛骨悚然,可是上官龙霆依然悠闲地喝着茶,他身边的人为对这种场面早已司空见惯,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黑衣人和他的同伴没有熬过去,全身的硬骨头软趴趴的,浑身瑟瑟发抖。

    “上官龙霆,你想知道什么直接问吧,给爷一个痛快。”

    脑海中满满都是令人惊吓的一幕,上官龙霆果然是一个心狠手辣之人,恶毒、心黑,手段层出不穷,落在他手里,十有八九就别想见到第二天的太阳。

    上官龙霆深冷的声音幽幽响起,心中早已有了猜测,不过还是想要得到确切的答案。

    “是谁?”

    “是九王爷。”

    果然不出所料,看来要回敬九王爷一份大礼了。

    一名影卫匆匆而来,脸上挂着一抹焦急,“爷,云天镇那边传来了新消息。”

    上官龙霆的神色立即柔和起来,看的手下一愣一愣的,那个腹黑杀伐的爷,怎么好像突然变了一个人呢?

    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爷吗?你看他的傻样儿,看到传来的消息,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居然吩咐明日派人去云天镇,身边的两名影卫恨不得将眼珠子抠下来,一脚踩爆。

    我的个乖乖,爷居然把自己最信任的人给派走了,看来云天镇那边果然出了大事。

    南宫菲不知道的是,两个孩子去询问种果树的人,被白云飞知晓了,这才打算将身边的得力干将派来给她。

    当一名自称对果树管理有丰富经验的人,从天而降之际,南宫菲一脸懵圈,两眼怀疑,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难道是来骗钱的?

    “请问,你怎么知道我要找会种果树的人呢?”

    南宫菲嘴角挂着一抹笑意,人家说是一回事,自己相信是另一回事,不知道这人有什么图谋,真是奇了个怪。

    云宏泪流满面,被自家主子坑苦了,这姑娘还真不是好打发的主,“夫人啊,你们前几天不是一直在询问会中果树的人吗?那一日小公子在云天镇询问,恰好被我的朋友知晓,赶紧过来告诉我,所以才上门来问一问。”

    男人不紧不慢地看着南宫菲,将之前想好的说辞道来,从逻辑上来讲没有什么大问题,可南宫菲还是觉得其中有蹊跷。

    “先生有这等好本事,恐怕云天镇上不知有多少人要去找你,怎么专门跑来我们这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地方?”

    云宏欲哭无泪,不知道该赞赏还是赞赏,怎么不按剧本演呢?不是应该高高兴兴的将自己接进去?这一连串的盘问真令人吃不消啊。

    自己在爷身边可是数一数二的得力助手,已经记不清楚,多长时间有人对自己如此不客气了。

    “夫人有所不知,之前很多人招我都要卖身契的,不过我没有答应,后来都被拒绝了。”

    有这等本事,签了卖身契,确实不值。

    南宫菲似笑非笑的看着对面的男子,“那你觉得本姑娘就能接受你这样的条件吗?不知道先生哪里来的自信?”

    云宏差点一口老血直接喷出,“夫人是个聪明之人,若是知晓了我的本事,一定不会后悔的。夫人请放心,我绝对不是另有所谋,只是为了自己的生活而立,是诚心诚意的想帮夫人一把。”

    南宫菲见云宏对自己十分自信,的确也需要一个人替她打理果园,轻轻点头。

    “好,既然先生如此自信,那就给你一个月的时间,若是能够让我看到成效,卖身契签不签都无所谓。”

    虽然手里握着卖身契会好一些,可是对于来历不明之人,也许不签更好,免得被人坑了还不知道。

    “多谢少夫人的信任,一月之内必能看到成效。”云宏信誓旦旦的说道。

    南宫菲琢磨着这段时间就着手安排,将山上的林木砍了,留下一些好的建造大宅子,剩下的就卖了吧,肯定能有一笔不菲的收入。

    “先生,这样吧,你每隔五天来我这里一次就行了,我这孤儿寡母的,先生住在这里也不合适,请先生见谅。”

    南宫菲不知云宏的来历,虽然家里住得下,但不可能让他住进来的。

    云宏嘴角一抽,无奈的看着南宫菲,还真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人,主子可把自己坑苦了。

    两个小家伙在一旁偷偷听着二人的对话,担心的不得了,尤其是夜一寒年长了几岁,更是担心。

    “干娘,你真的要找那个人来帮我们吗?看上去他就像没安好心啊。”

    南宫菲嘴角勾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可是我们能怎么办,现在正需要他这样的人,虽然来的有些唐突,但不见得就是什么坏人,先观察观察吧,毕竟人家也是一番好意。”

    整个李家庄甚至说云天镇,找不出几个能够打理果树的人,几番周折也没找到合适的,只能让云先生试一试了。

    “娘亲,都怪我们……不能帮你啊。”

    佳佳垂着头握了握拳头,夜一寒的动作如出一辙,暗暗愧疚,两个小家伙真怪自己没有本事,家里家外都是南宫菲,一人在忙。

    “好了,你们两个还小,别想那么多,等以后你们长大了再帮娘亲做事就行了,整天皱着眉头都成小老头了,一点都不可爱的。”

    南宫菲眼神温柔的看着两个小家伙,尤其是夜一寒从小生长在那样的环境之中,非常敏感,半开玩笑的说了几句。

    佳佳的小脸红扑扑的,夜一寒脸色腾地红起来,二人对视一眼,羞涩的跑开了。

    南宫菲满意的点点头,合计了一下,最近还真赚的不少,不过这些都是小打小闹的,赚不了什么大钱。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还是要把种田和种果树提上日程,作为主要的经济来源才行。

    仔细规划一下,打算带着两个儿子发家致富,不过具体怎样规划,还要看情况再决定。

    南宫菲一边想着心事,一边整理采摘的药材,最近简直对医术着迷。

    突然佳佳和一寒兴奋的跑过来,两个小家伙脸上慢慢都是笑意。

    “娘亲啊,年轻外面有个叔叔来找你,长得好漂亮啊。”

    “是啊,干娘,那个叔叔比白叔叔还要漂亮呢。”

    南宫菲缓缓站起身来,看着佳佳和一寒,漂亮叔叔能有多漂亮?自己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刚一张嘴一个妖孽的声音传入了耳畔。

    “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都这么多天不见了,难道不记得本少主了?还别说你家两个儿子真有眼光。”

    说话间一名妖孽的男子缓步而来,不是梅少主还能谁呢?

    梅无邪出现的瞬间,南宫菲微微有些诧异,没想到这家伙居然真的找来了,一袭红衣真像一个火辣辣水灵灵的美人,站在菜园旁美得不可方物。

    “你怎么来了?是有什么事吗?”

    “当然了,不是说让你给我做菜吃吗?你家可真不好找,本少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这疙瘩来。”

    梅无邪的眼光落在南宫菲身上,这女人话说比自己差三分,不过总的来说还算养眼,有点亭亭玉立的感觉。

    看来不仅饭菜做得好,家务做得也蛮不错的,果然最有眼光的还是自己,今天没有白折腾。

    “梅少主还是不辞辛苦,为了一张嘴值得吗?”

    男人微微挑眉,嘴角勾起,“这是不欢迎本少主的节奏吗?我吃了饭不给银子吗?”

    南宫菲嘴角一抽,这男人虽然不知道具体身份,不过肯定来头不小,不然怎么会几个酒楼一夜之间就消失了呢?可真不是个好得罪的主。

    “怎么可能?是没有想到你居然能到这种地方来,穷乡僻壤的,怕你受的委屈不是?”

    本以为人家没有写是一时兴起,开玩笑的话,孰料当了真。

    “本少主是会开玩笑的吗?对了我都快饿扁了,什么时候才能吃上你做的饭菜呢?你家的菜园子不错,去给我做两道新鲜的菜吧。”

    还别说,这大山里的菜园子看着蛮新鲜的,南宫菲深吸一口气,告诫自己,莫生气,若不是怕两个孩子吃亏,真想上去狠狠揍他一顿。

    “梅少主远道而来,自己找地方休息吧,我现在就去安排做饭。”

    佳佳和夜一寒看来对梅无邪的印象不错,一拥而上,带着他去找地方休息了。

    南宫菲洗了洗手,摘了几把青菜,直接走进厨房,不多时夜一寒跑进了厨房,悄悄的询问起来。

    “干娘,这个叔叔真的只是来吃饭吗?有没有其他的坏心思?”

    虽然上次是这位叔叔帮了忙,不过这家里只有他们两个和干娘,若是有什么事,绝对打不过这个男人。“

    怕夜一寒担心,南宫菲轻轻地点了点头,“看样子就是专程来吃东西的,别担心。”

    “可是干娘,你不知道刚才那个漂亮叔叔的马车多漂亮,我们从来没见过那么好看的马车。四匹马,金光闪闪的,上面的灯也好漂亮。”

    夜一寒眨着星星眼,兴致勃勃的讲起来,南宫菲哭笑不得,小孩子就容易被新鲜事物所吸引。

    “等以后娘亲挣钱给你和佳佳买漂亮的马车,你们只管好好学习就行了。”

    “我和弟弟以后挣了钱,给干娘买漂亮的马车,就这么说定了。”

    “好啊,娘等着你们两个,长大了好好孝敬我呢。”

    夜一寒攥着小拳头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好好报答干娘,没有干娘,自己早就被后娘虐待致死了。

    “对了,干娘那个漂亮叔叔,下了马车就让赶车的人走了。”

    南宫菲整个人不好了,这家伙莫非和之前那个白云飞一样的德行,怎么来了就不打算走了呢?

    不用问马,车停在门外肯定扎眼,这让村里的人看见又要说三道四了,真是惹不起。

    突然想到什么,南宫菲放下手里的东西,急慌慌的走出厨房,来到大门口,恨不得找一块豆腐撞死。

    马车被人围的水泄不通,众人正在指指点点,纷纷看到南宫菲走出来,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菲菲啊,这是谁的马车啊?怎么这么好看呢?能不能给我们坐一坐呢?”

    “这个真的不行了,马车是朋友的,他只是路过这里过来看看我和佳佳还有一寒。”

    人群中突然出现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有人显然不信南宫菲的说辞,都在李家庄生活了这么久,谁有几斤几两难道不是清清楚楚吗?

    虽然说前段时间南宫菲赚了一些钱,看起来挺有本事的,可是很明显和这辆马车的主人不是很熟悉,不然也不至于差点和佳佳一起饿死。

    “南宫菲,到底是什么朋友啊?是不是家里很有钱?”

    南宫菲朝着人群睨了一眼,淡淡的回应,“不过是京城的朋友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对于不信任自己的那些人来讲,怎么解释都无济于事,潇潇洒洒做真正的自己就好,反正身正不怕影斜,虱子多了不怕咬,现在的流言蜚语,一波又一波,恐怕又要上热搜了。

    “哎哟喂,真没想到,原来是京城的朋友啊,可真有本事,南宫菲,就是不知道你怎么和别人勾搭上的?”

    有人自以为是自动脑补了一幕又一幕,南宫菲就是个水性杨花的狐狸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