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喜时归 > 第87章 将来出事,你别来求我!

第87章 将来出事,你别来求我!

    “我干什么,我倒是要问问她想干什么!”

    翁贤妃指着翁清宁,那原本媚态娇美的眼中却满是怒意。

    “先前常家和余家的人跟你议亲没多久,家中子侄就接连出事,当时我也没有多想只以为都是意外,可是这次我才刚跟你说过兰玉荣跟你的婚事,转眼人就出了事情,连带着还伤了宣王府的小王爷。”

    “你敢说这件事情跟你没关系?!”

    翁清宁心中一跳,急声道:“姑姑,你说什么呢,我没有…”

    “你没有?你当本宫是傻子吗?!”

    翁贤妃看着她,

    “兰家上下皆是武将,兰玉荣自幼就在马背上长大,宣王府小王爷虽然纨绔,可骑射功夫在整个京城也是出了名的好,要不是有人存心暗害,他二人怎么可能坠马?”

    “还有你,打从你议亲开始,那些你瞧不上眼的人家也就算了,凡是与你更近一些有意定下亲事的人不是毁了名声就是出了意外。”

    “难不成你想告诉本宫是他们倒霉,还是你这个翁家小姐生来克夫克命?!”

    “姑姑!”

    翁清宁睁大了眼,“姑姑你怎么能这么说我?”

    “我是与他们议过亲事,可从来都没定下来过,他们出事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从来都没有对他们做过什么,你怎么能将他们的事情全怪在我身上?”

    “你还不承认?”

    翁贤妃见翁清宁到了这个时候还死不承认,甚至还一副被冤枉极了的嘴脸,她只恨不得再给她两耳光。

    被卢嬷嬷拦下来后,翁贤妃满脸怒色道:

    “你以为那兰家是什么人,又以为那宣王府又是什么地方?常家、余家自己理亏气短,虽与翁家嫌隙却也不敢将事情闹大,可是这一次你却是险些害死了李烨。”

    “你当这事情到了大理寺后,有谢柏宗去查,到时候还由得你狡辩让你干干净净的脱身?!”

    “暗害皇族那是要诛九族的,就是兰家那独苗苗都能要了你的命,你现在跟本宫硬气不肯承认,来日要是有人查到你身上,你自己小命堪忧,还得连累翁家和本宫!”

    昭帝不是昏庸之人,刚才在承明殿的时候他显然已经起了疑了。

    翁清宁做了坏事却不知道遮掩,满脸心虚的生怕人想不到她身上来。

    她前脚才跟昭帝提起过兰家和翁清宁的婚事,后脚兰玉荣就出了问题,还带上了一个李烨,翁清宁这是生怕害不死她和翁家吗?!

    翁清宁从来没有见翁贤妃发过这么大的怒气,她跪在地上捂着脸眼泪直流。

    卢嬷嬷拦着翁贤妃低声道:

    “五小姐,伤及皇族的事情可不是小事,那兰家也不是好欺负的人家。”

    “您若没做这件事情也就算了,可要是真的做了,小王爷受伤也跟您有关系,您可千万不能瞒着娘娘,否则东窗事发,到时候连娘娘也保不住您。”

    翁贤妃寒声道:“你今日瞒着我,将来出事之后,别来求我!”

    卢嬷嬷:“五小姐,您快说啊!”

    翁清宁原本是打算咬死了不说,反正在她看来这件事情跟她没有关系,可是这会儿翁贤妃和卢嬷嬷的话却让她心中也乱了起来。

    她就算再恶毒,到底也只是个没经历过大事的小姑娘。

    被卢嬷嬷和翁贤妃这么一吓,再加上之前昭帝对她的冷待。

    翁清宁忍不住松了口,她捂着脸哭声道:“我,我也没想到会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来,我只是随口说了一句,我没想到他真敢对兰玉荣下手…”

    “他?”翁贤妃眉毛一竖:“他是谁?”

    翁清宁轻咬着嘴唇,不敢说话。

    翁贤妃深吸口气看着她:

    “清宁,你别忘记了你能在宫中得陛下太后恩宠,能有今日,全是本宫帮你。”

    “本宫能让你有这般荣耀,也能让你一无所有。”

    “你要是不如实告诉本宫来龙去脉,今日你走出这玉溪宫的大门,从今往后我们姑侄情谊也就到头了,以后你是死是活都怪不得本宫。”

    翁贤妃不愿意轻易舍弃族人,可是她好不容易才走到了贤妃的位置,好不容易才有了今日。

    她绝不能让翁清宁干的事情牵连到了自己,更不能让她毁了翁家。

    卢嬷嬷也是察觉到事情不对劲,翁清宁这话显然是还有人帮她,她连忙说道:“五小姐,此事可大可小,你可千万不能糊涂瞒着娘娘,到底是谁帮你对兰家公子下手的?”

    翁清宁脸色发白。

    见她依旧不肯说,翁贤妃转身就走:“卢嬷嬷,把她轰出去,从今往后不准她再入玉溪宫半步。”

    “姑姑!”

    翁清宁见翁贤妃来真的,连忙急声道:“我说,我什么都说。”

    翁贤妃看她:“是谁动的手?”

    “是,是顾延……”

    顾延?

    翁贤妃听到这名字后先是愣了下,一时间没将这名字和人对上,可当反应过来这顾延是什么人后,她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显安侯府的那个世子?”

    见翁清宁点头之后,翁贤妃顿怒,

    “怎么会是他?你不是说你不喜欢他吗,不是说你对他没有半点心思,你怎么会在他跟前说起兰玉荣的事情,他还为了你朝着兰玉荣下手……”

    等等。

    顾延?

    翁贤妃话音猛的顿时,下一瞬扭曲:“顾延不是在北漠失踪了吗,怎么会在京城?还跟你搅合到了一起?!”

    翁清宁被翁贤妃的神色吓的脖颈一缩。

    她私藏顾延的事情就连府里也不知道,更不敢告诉父亲和祖父他们,她原是想着等顾延夺了爵位,待她又那般深情,到时候她大可利用顾延做好些事情。

    翁清宁享受极了顾延对她的追捧,也喜欢她厌烦谁了只需说一句,顾延就能替她处置干净。

    可是她没想到事情会闹到这种地步,更没想到顾延对付兰玉荣的时候居然伤了李烨,还闹到了圣前惊动了大理寺那边。

    翁清宁对着翁贤妃的视线怕的浑身发抖。

    “我,我也不知道北漠的事情,顾延一个多月前突然悄悄回了京城找上了我,说显安侯暗害他性命,他想要对付显安侯夺回爵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