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怎么就不能飞升 > 一百零五 化工厂

一百零五 化工厂

    “赵先生。”

    一座长满绿草的小山丘上,堆满一脸皱纹,带着鹰钩鼻以及漆黑双目的老人走到赵东来的身边,躬着身子,轻声说道:“明海市的据点已经全部清理完毕了。”

    “嗯。”赵东来点了点头,对着身边的老人说道:“去江阴市吧。”

    “是。”

    就在一个礼拜前,赵东来终究还是答应了秦文曜的请求,为高级武装特战队的人搜寻广海省境内尸傀据点。时至今日,赵东来等人已经歼灭了明海市境内统共十三个据点,不过,这些歼灭战中,赵东来只是负责搜寻,并没有参与战斗。

    “我说,你们在干什么呢!还不快点收拾收拾准备一下个据点!”

    就在此时,两人身后传来一道极为刺耳的声音。欧阳邪紧握着双拳,周身气机不由自主的在全身流淌,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眸中更是闪过一丝杀意。

    赵东来轻叹一口气,拍了拍欧阳邪的肩膀,注入一丝气机在欧阳邪体内,把他身体内四处冲撞的气机强行冲散。

    “赵先生!”

    “成为大宗师了,脾气也跟着大了?”赵东来将欧阳邪体内的气机抽回,轻声说道:“收收心,有时候修心比修行更重要!”

    “是!”

    严云看着从山顶上慢悠悠往下走的赵东来,嘴角浮现一抹冷笑,接着继续提高嗓音,对着赵东来和欧阳邪两人叫唤着:“磨磨蹭蹭做什么!能不能快点儿!”

    “你让我快点我就快点?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赵东来仍旧是不紧不慢地从山坡上缓缓走下,仿佛一个迟暮老人正在游山玩水舍不得离开一般。

    “我劝你最好识相点!”

    “不好意思,我谁的相都认识一点,偏偏就你这幅面相……嘶……一言难尽啊!”

    “你找死!”严云从腰间快速摸出一把枪扣动扳机对准赵东来的额头。

    赵东来嗤笑一声:“你也好歹是个宗师了,就别拿这种玩意儿出来丢人现眼了。”

    “是么?”严云闪过一抹狞笑,挑衅道:“你倒是可以试试!”

    跟在赵东来身后的欧阳邪眨了眨眼睛,看着面前的白衣少年,一时间竟然有些语塞,不是说好的修心比修行更重要么?刚刚不是还跟自己说要收收心么?怎么现在就直接和那二愣子直接对上了?

    不过好奇归好奇,那把枪的威力,欧阳邪可是见识过的,当时还在明海陶沙县时自己便差点栽在了一个同为大宗师境界的牵魂人的手里。正当生死千钧一发之际,那支称为高级武装特战队的小队赶到了,只是一枪便直接将那大宗师境界的牵魂人爆头击杀。

    要知道到了大宗师境界的强者,都有罡气护体,也就是气机外放形成一层护盾,可那把手枪发射出来的子弹竟然直接穿透罡气,将人击杀。那手枪除了威力大之外,发射出来的子弹速度更是惊人!射速是普通枪支的三倍有余,即便是专修身法的大宗师境界强者,也未必能够躲开。

    “赵先生!”欧阳邪连忙小跑到赵东来身前,在赵东来身边小声说道:“这把枪的威力不同凡响,远胜于普通的手枪,即便是重型狙击枪的威力,恐怕也不过如此了!”

    “我知道。”

    赵东来微微一笑,没有看向欧阳邪,而是继续轻声说道:“你也别觉得我之前说话就像放屁一般,修行这件事很是奇妙,修心更是奥妙无穷,你要是想让我教你修行,我还是可以指点一二的,但若是修心,我还没那个本事。”

    “如果接下来那个傻子开枪了,我会在你面前演示一套身法,你不要隔着太远,离我大概十步的距离。”

    赵东来两手背在身后,继续说道:“记着,主要看我的步法,不要盯着我的上半身看。”

    “是!”

    赵东来微微一笑,对着严云说道:“那就试试,让我看看到底是你的枪快,还是我的人快!”

    “这可是你自找的!”严云嘴角浮现一抹狞笑,对着赵东来的额头就要扣动扳机。

    “砰!”

    一声枪响打破了小山丘的寂静,惊起小山丘草坪上正在啄食的飞鸟。

    赵东来依旧是站在原地,欧阳邪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是自己看错了还是赵东来的步法实在是太快了?赵东来之前交代自己,在严云开枪之后要紧紧盯着他的步法,只不过……如今枪响了,您这……好像没动过啊?

    “别看了。”

    赵东来看了眼满脸写满了不可思议的欧阳邪,说道:“他根本就没有朝我开枪,而是打在了我身边。”

    严云将枪别回腰间,只是冷笑一声,便转身朝着山下走去。

    赵东来毕竟对自己还有利用价值,现在广海省只有明海市的据点彻底被清除,而广海省除了明海市之外,还有大大小小四十来个城市,就算每个城市十个据点,那么整个广海省便是有着四百个据点。

    如今仅仅只是消灭了明海据点,若是此时把赵东来给杀了,剩下的那些据点靠谁去搜寻?

    至于赵东来是否能够抗下这一枪,严云根本就没考虑过,他自己便是一个宗师,就算赵东来是大宗师那又如何?这一枪下去就像普通手枪打在正常人身上那般,赵东来不死也得残。

    当然,若是赵东来妄图躲开这一枪,无疑是痴人说梦。若是严云没有将枪掏出,而是别在腰间,赵东来能够躲开严云半点都不会觉得奇怪,但是如今严云已经将枪掏出,并且扣动了扳机瞄准了赵东来,赵东来的速度难道能比子弹更快不成?

    ……

    平沙县一座已经废弃的化工厂外,团团包围着一支三百人的武装部队,在这群武装队伍身后,还站着六个人。

    其中四人穿着一身黑色的武装服,另外两人一人白衣胜雪,一人身穿一袭黑色太极服。六人当中,为首那位穿着武装服的年轻人对着那座化工厂打了个手势,身后三位穿着武装服的年轻人便快步走到一旁,各自对着自己的小分队发号命令,之后只见每支百人小分队中有五十人直接朝着化工厂内冲去。

    “楚队长。”

    赵东来走到了队长楚屏身边,轻声说道:“最好再分出五十人守住化工厂西北那处缺口。”

    “哦?”楚屏回头看向这个年轻得有些可怕的少年,问道:“那边是有后门?”

    赵东来摇了摇头,说道:“我只是猜测而已。”

    “猜测?”严云在发号士令之后便回到了楚屏身边,听到赵东来的话之后冷笑一声:“只是猜测便要分出一支五十人的队伍?”

    “要知道整个高级武装特战队的成员也就三百人,如今一百五十人冲入化工厂内,厂外一百五十人已经显得有些稀疏,你倒好,还想着从这一百五十人中抽出五十人守一个谁也不能确定的缺口!”

    赵东来干脆退后一步,眼观鼻鼻观心,轻声说道:“我只是猜测而已,至于你们要不要听那是你们的事,该说的话我已经说了。”

    “赵东来,我承认你在搜寻据点这一方面确实很了不起,但若是以为凭借这一点便能够对我们指指点点,那你想多了!”

    对于严云,赵东来懒得搭理,干脆眼不见耳不闻,随他一个人唱独角戏。

    一旁的楚屏却是眉头紧皱,化工厂的西北处是一道围墙,而且那边还立着一个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没有拆迁,已经废弃了的危房。若真的牵魂人在那边留了后门,除非能够御空飞行,不然根本无所遁形,自己只需要再让场外的人向前逼近便能彻底把牵魂人堵死在西北处的围墙处。

    至于赵东来为什么会让楚屏再分出五十人留守西北缺口,其实赵东来也没有把握,毕竟当时也只是在白玉阵盘上瞥到牵魂人的影子在西北处的围墙那边出现过,而且看那影子鬼鬼祟祟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那地方是不是真的有后门或是暗道,赵东来无从得知,毕竟获取的线索太少,赵东来推演能力终究是有限。

    “砰!”

    化工厂内传来一声巨响,接着一道小型蘑菇云在化工厂正中央缓缓升起,赵东来探出一缕神识将整个化工厂笼罩。

    尸傀和那些特战队的人并不是他关心的重点,赵东来的神识主要还是集中在搜寻牵魂人的身上,牵魂人不除去,便是斩草不除根的结果。大致搜寻了两三分钟的时间,赵东来的神识终于集中在了一具看上去颇为奇怪的尸傀身上。

    当赵东来神识落向那具尸傀的一刹那,那具尸傀猛然一个回头朝着赵东来的方向看去,虽然中间隔着好几栋厂房和烟囱,但是那具尸傀已然感受到了厂房和烟囱另一边赵东来的目光。

    “嗯?竟然达到了试炼境界?”

    赵东来并没有撤回自己的神识,而是继续明目张胆地悬挂在那具尸傀的上方,犹如神人坐镇天幕,俯瞰众生。

    那牵魂人见赵东来如此明目张胆,便也懒得掩盖自己的真身,既然被发现了,那就干脆敞亮些,对方能放出神识,是个化境高手,难道自己还能弱了不成。

    一阵黑烟从牵魂人的周身散发,那原本干枯腐烂的面庞,随着黑烟消散逐渐恢复血色,而且看样貌竟然像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

    女人褪去伪装,披上一件黑色斗篷对着天幕之上赵东来的神识微微一笑,随后直接朝着西北方的那座围墙掠去,已然是化境强者的她虽然不能御剑飞行,但是一堵数米高的围墙想要跨过去自然不是什么难事。

    不过赵东来也暗自庆幸,幸好之前楚屏没有分出五十人去包围那牵魂人,不然现在肯定会落得个全军覆没的下场。

    女人走到围墙边上之后,并没有急着越过围墙,而是在围墙墙根下止住了脚步。

    赵东来微微皱眉,按理来说此时女人应该逃走才对,难道她是想着鱼死网破?若是自己没在,她倒是还有一搏之力。

    可是如今赵东来已然坐镇在场,即便赵东来同样是试炼境的武夫,两人实力相当,赵东来身后却是还有着三百人的特战小队,那子弹威力可不小,不入外金身吃上一颗枪子儿绝对不好受。

    女人在墙根旁转过身,双眼轻轻眯着,脸上尽是挑衅之色;女人抬起头,朱唇轻启,不动声色,仿佛唇语一般对着天幕上赵东来的神识露出一抹讥讽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