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摊牌之开局和武则天流落荒岛 > 第86章 路见不平

第86章 路见不平

    三人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一个中年妇女摔倒在地上,一个贼眉鼠眼的青年男子手里拎着一个包裹借助夜色的掩护沿着湖边拔腿逃窜。

    事实再明显不过了,这个青年男子抢了中年妇女的包裹!

    “岂有此理!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众目睽睽!居然当街行窃,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方毅这个热血青年瞬间就忍不了了。

    “公子……现在好像不是光天化日吧?现在是晚上耶……”陈兴霸是个老实人,一本正经的纠正了方毅话里的不妥之处。

    方毅立即转过头瞪了一眼陈兴霸:“还愣着干嘛?快去追那个窃贼啊!居然在我堂堂太史令面前行窃,真要让他得逞了,事情传回洛阳,我还有什么脸面继续待在朝中?”

    陈兴霸虎躯一震,赶紧撒开腿就朝窃贼追了过去。

    “贼人休走!陈兴霸来也!”

    方毅又看着陈自然,大手一挥:“自然,我记得我们去北宫府的时候也是沿着湖边走的,刚刚那个窃贼逃窜的那条路是沿着湖边而走,你赶紧沿着这条巷子包抄过去,截住那个窃贼!”

    “是!”

    陈自然咬了咬牙,开始往另外一个方向的一条巷子冲了进去包抄窃贼。

    方毅眉头一皱,可惜紫眸不在这里,不然以紫眸的身手,不出一分钟就能将那个小毛贼抓住!

    方毅赶紧跑到了中年妇女身边拉着中年妇女的手想要将中年妇女搀扶起来。

    “大姐,快起来吧!”方毅一脸关切的看着中年妇女。

    方毅所做的这一切,如果放在现代,一定是好事一桩,甚至还会得到中年妇女的真挚感谢。

    不过……

    错误的不是方毅,而是这个时代!

    虽然盛唐是一个相对民风较为开放的盛世,但是毕竟还是古代,在传统礼教和封建思想的熏陶下,人们讲究的是男女有别!

    方毅的搀扶,已经犯了男女有别的戒条了!

    中年妇女呆呆地看着方毅抓着自己右手的双手,一瞬间慌了。

    “嗯?大姐?”

    方毅也是呆呆地看着中年妇女。

    这大姐……该不会是被刚刚发生的事情给吓傻了吧?

    可是刚刚她呼救的时候可不是这副被吓傻的样子!

    联想起自己入朝为官之前所遇到的一系列不靠谱的人和事,方毅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自己……该不会这一次真的遇上了碰瓷的吧?

    别说紫眸,现在陈自然和陈兴霸两兄弟也没在自己身边了,自己现在要是真的遇上了碰瓷的,那就糟糕了……

    果然,不远处传来了一声愤怒的女声。

    “贼人休得放肆!”

    一道白色的倩影闪烁到了方毅的身边。

    方毅一个激灵,赶紧松开了自己的手,高高的举过头顶示意这事和自己没关系。

    与此同时,方毅一边转身面朝白色的倩影,一边用言语解释:“贼人?你是在说我吗?误会,我发誓,这真的是一个误会啊!”

    当方毅转过头看到白色的倩影时,整个人神情不由得一滞。

    入眼所及,是一个年龄约二十岁的年轻白衣女子。

    如果用两个字来形容自己眼前的这个女子,那就是美女!

    如果是四个字,那就是倾国倾城!

    方毅发誓,自己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漂亮的女孩子,即便是以前在电视里看到过得那些大明星,也不及眼前这个女子万分之一美!

    单论颜值,甚至是自己之前看到的武则天和紫眸,也隐隐有被这个女子压一头的感觉!

    方毅的心头忍不住冒出一个念头,难道古代的妹子都特么一个个这么漂亮的吗?

    不然自己见过的武则天、上官婉儿、紫眸还有眼前这个妹子,怎么这么漂亮?漂亮到了如此夸张的地步!

    白衣女子注意到方毅这会儿盯着自己发呆,本来就无限接近暴走的情绪这一刻算是彻底爆发了!

    “我呸!无耻淫贼!”

    “什么?”方毅呆呆地用自己的右手食指指着自己的脸部,“淫贼?你说我是淫贼?”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众目睽睽,居然欺辱一个良家妇女!你不是淫贼难道我是?”白衣女子更加愤怒了。

    “我特么……我难道像一个淫贼?”方毅也不高兴了。

    自己这个做好事的正义青年,怎么就成了淫贼?你难道见过像自己这么帅这么正义凛然的淫贼?

    “你不像!”

    “那你说我是淫贼?”

    “你明明就是一个淫贼,怎么能够说你长得像呢?”

    “我特么……”方毅彻底无语了。

    “你不是淫贼还会拉着人家女子的手?我刚刚分明还听到你在说打劫!你既是淫贼,又是恶匪!”

    “喂,你们俩该不会是一伙的,在组团碰瓷吧?我什么时候说打劫了?还是说这句打劫,分明就是你替我说的?”

    方毅不断地试图解释。

    “淫贼休得解释,看剑!”

    女子怒不可遏,竟然拔出腰间的一把短剑朝方毅冲了过来。

    方毅傻眼了,这小姑娘,怎么一言不合就拔剑相对?你还有没有教养?你爸爸就是这样教你对待一个没有确切证据表明是坏人的人吗?

    女子的身手虽然算不上出众,但是也非等闲之辈,手持利器,远不是方毅所能应付的。

    方毅狼狈的抱头鼠窜,不断地躲避着女子的短剑。

    “喂!你还讲不讲道理了?”

    “道理是对人讲的,对于你这种禽兽不如的混蛋,根本就不需要讲道理!”

    “小姐……小姐!不是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中年妇女看到女子居然和方毅打了起来,不由得慌了。

    “喂,听到没,人家自己都发话了,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警告你,你别太过分了!你再这样,我可要出绝招了!”

    “什么?”女子更加愤怒了,“不是我想的那样?适才我还觉得我听错了,他没有和你说打劫,只是劫色,原来……你果真劫财又劫色!你不是要出绝招吗?本小姐何惧之有?”

    “卧槽?你这人……吗的……我真的会出绝招的啊!”

    “放马过来!”

    女子又是一剑刺向方毅。

    “好……是你逼我的!”

    方毅咬紧了牙关,目露凶光,随后撒腿就跑,一边跑一边歇斯底里的哀嚎起来。

    “救命啊!杀人了啊!有个不讲道理的泼妇要杀人了啊!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