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富矿 > 第138章 东边日出西边雨

第138章 东边日出西边雨

    “你自己跟它们那么亲,怪得了我吗?”周影白了杨东升一眼。

    进屋没多大会,周影又打开门,“不准带它们进屋!”

    为了避免再被口水袭击,杨东升只能死死抱住三个硕大的狗头,同时顺便在狗毛上擦口水。

    这样一来,狗子们更兴奋了。

    狗子们还以为杨东升在跟它们表示友好,跳的更加欢实。

    这体型,这一身毛,杨东升终于知道“狗熊”这个词是怎么来的了!

    等狗子们的兴奋劲过去,已经是大半个小时之后了。

    一进屋,就见黄胖子正窝在椅子上睡觉。

    杨东升在它屁股上戳了戳,这货才抬起眼皮,一脸冷漠的看了杨东升一眼,然后眯上眼,继续睡。

    这一冷一热的,差距有点大。

    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杨东升擦着头发,从洗澡间出来。

    就见刚才还对他爱搭不理的黄胖子,施施然走过来,靠在他裤腿上使劲蹭。

    直到蹭的猫毛都起静电了,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它刚才是不是出去便便了?”杨东升指着黄胖子问周丽。

    没等周丽回答,大门口的方向,忽然传来一阵狗吠声。

    杨东升忙走出去,就见一个四十来岁的矮壮男,人正一脸惊慌的站在门口,“杨总,杨总!”

    “刘健!”来人正是机械厂的刘健。

    “不准叫!”

    狗子又想凑过来。

    杨东升连忙冲狗子一指,“趴下,不准过来!”

    狗子一脸委屈的趴在地上——人家还是个宝宝,干嘛对人家这么凶!

    “屋里坐吧!”

    周影叫人上了茶。

    “假期还没结束,怎么这么快就过来了?跟老同事们接触的还顺利吗?”

    “杨总,我就是为这事来向您请罪的,事情让我办砸了!”刘健一脸羞愧。

    “砸了就砸了吧,这不赖你!这个年头,铁饭碗还是太深入人心。前不久,我帮运河县武装部安置退伍兵? 结果只不到三分之一的人愿意来报道。能挖来几个? 就算几个吧。你不会一个人都没挖到吧?”

    造机械的技术难度,要比开矿高多了。那是真的需要大批技术工人? 不是随便拉一群人就能干的? 工程机械的事急不得。

    “杨总,我的意思是说? 是想来的人有点多。”

    “多?有多少人愿意来?”杨东升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这个!”刘健挠了挠头,“总得有好几百人吧?”

    刘健自己也没想到? 会有这么多人愿意来。

    当春节前? 杨东升用面包车,将财务部、机械厂职工的福利,送到矿山机械厂的家属院的时候。

    整个家属院虽然表面上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但是所有人家的窗户都偷偷打开了一条缝。

    还没到傍晚? 刘健家门口就开始上人了。

    有的提着鸡蛋? 有的拿着红糖,还有些实在困难,只能空着手,舍得一张老脸上门。

    刘健一开始还很高兴,没想到这么轻松? 就完成了杨总的任务。

    但第二天来的人有增无减,然后是第三天? 第四天……

    九十年代,正是全国第一轮下岗潮。

    当孩子上不起学? 老人看不起病,肚子饿的咕咕叫的时候……什么铁饭碗、金饭碗? 碗里没有饭? 要碗还有什么用?

    最后就连刘健的师父? 都拎着两瓶酒上门,希望刘健能把他的儿子,带到顺河的机械厂工作。

    其他几十个回到矿山机械厂的工人,也受到了差不多的待遇。

    刘健一脸紧张的看着杨东升。

    这几百人的命运,可全在杨东升一念之间。

    听完陈志麻的介绍,杨东升沉思了一阵,拨了一个电话号码。

    “志刚,嗯,我回来了!这个年过的怎么样?给你说个事,年后我就准备上杨马街二期工程,财务部要做好准备。”

    杨东升放下电话,刘健冲杨东升深鞠一躬,“杨总,我代表矿山机械厂几百口子职工,谢谢你!我们商量过了,只要您愿意用我们,我们可以接受工资减半!”

    “工资减半,为什么要减半?”

    “这不是……”

    “刘健,如果厂子规模扩大后,工资不但没有增加,反而减少,那就是你的失败,也是我的失败了!”

    工资减半,而且是他们自己主动提出来的,杨东升顺水推舟,固然是可以趁机省下一大笔支出,但是杨东升不愿意这么干。

    后世,经常能在网上看到这样的鸡汤文:一个镜架,瑞士的工人能耐心打磨30天,我们国家的工人虽然在技术上可能不输他们,但却很少有这样的工匠精神。

    杨东升真想喷他一脸。

    瑞士工人会花30天打磨一个镜架,是因为他打磨一个镜架,老板就能给他开一个月的薪水。

    中国工人打磨一个镜架,老板只给开3小时的薪水,你凭什么让人家花30天打磨一个镜架?

    总有些人,在那无病呻吟的问,年轻人为什么情愿去送外卖,也不用不愿意进工厂?这样我们的制造业还有明天吗?

    送外卖挣的更多,房价那么高,医药费那么贵,你凭什么让人家,放着工资高的不去干,去下车间?

    何况杨东升现在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也只有钱了。

    东边日出西边雨。

    投资别人的工厂不成,杨东升没想到自己这边倒开花了。

    当然这些人杨东升也不会全要,他要的是真正能干活的人。

    面前的人三十**岁,戴着一副厚度足可以防弹的眼镜片,头发油的简直可以炒菜!

    此人是矿山机械厂的技术科副科长刘康,同时他也是刘健的弟弟。

    虽然是副科长,但却是正儿八经的正科级,刘康是长安交通大学机械工程学博士。

    原本他是不准备来的,他有个大学同学在南方某厂工作,已经多次请他过去。

    刘康已经答应了下来,准备过了年就去南方,今天他是被刘健硬拉过来得。

    “我听刘健说,你参与过矿山机械厂的挖掘机项目?”

    “是的!”刘康点点头,“挖掘机项目,我从头到尾都有参与。”

    “那我就开门见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