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这是我的星球 > 第五十三章 离开的时限

第五十三章 离开的时限

    其实凌墨雪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和殷筱如撕这一场,众目睽睽之下确实难看,也不符合自己一贯的作风。

    但实在忍不住……

    可能确实是因为赘婿太难听了吧,她凌墨雪的主人如果是这么个普通家族的赘婿,这能忍?

    结果还被主人骂了,还有惩罚留在后面呢,都不知道要怎么办。

    凌墨雪口中认错服从,心中是隐隐有点不服气的,暗自在想,你骂我的东西听起来很合理,那是因为你明知道我撕逼是为了自己面子。如果我撕逼的原因真的是抢男人呢?即使还是一样的用语,你还会骂不?或者换些用语试试?

    凌墨雪觉得可能不会骂,说不定是他会尴尬。

    现在她不敢作死再去试试,心中憋着点不服气,看殷筱如就越发不顺眼了。

    凭什么啊我是女奴被骂得头都不敢抬,你什么都不懂还乐呵呵的,他还一脸宠。

    真气人。

    于是面对“经纪人”问题,凌墨雪知道自己可以撕:“夏先生是独立的自然人,不是你殷家赘婿也不需要监护人,他自己签订了合约就受法律保护,别人没有资格替他决定什么。”

    最后这话阴得很,用夏归玄自己的话将军,你自己决定的签约哈,这个女人现在也要插手看你怎么说。

    夏归玄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也有点又好气又好笑。

    女人。

    殷筱如也是纵横商场,才不怕撕这个:“我家sindy是刚出山的淳朴少年,对现代都市的鬼蜮弯弯绕并不了解,被人骗了很正常,法律会保护传销骗徒骗人签的合约吗?废话少说,合同拿出来我瞧瞧,是正常合同还是坑我家sindy,一看就知道。”

    神特么刚出山的淳朴少年,神特么sindy,这不是女人的英文名吗?

    凌墨雪憋了一脸霜,心中对“主人”的敬畏差点又被甩到十万八千里外去了。

    不能怪我飘,您这自丢逼格的样子真的很难让人不飘啊……

    她板着脸递过合约:“这是制式合同,当然你如果非要挑这还是奴隶合约我也没办法。”

    殷筱如扫了一眼,心中反倒有些惊奇。

    确实是制式合同,虽然有点奴隶但大家都这样……有没有坑人主要体现在额外细则,这里反倒还很优待……

    比如说公司给夏归玄配备助理团队,化妆师造型师什么的应有尽有,一般这类合约光是这个费用都莫名其妙要扣你一大笔的,但这里表示,一概由公司承担。

    另外还有什么推广费运营费各种说不清楚的费用,一般公司层层吸血剥皮,最后到了艺人手里的分成就可怜巴巴地剩一点点了,但这合同里明确表示,也全部由公司负责。

    其中一些最奴隶的环节,这合同里还删掉了……比如要无条件遵从公司安排出席各类活动、公共社交账号要由公司代管自己不能乱说话等等……

    顶级艺人可以超脱这个束缚,一般新人都免不了。不止是艺人这行,其他行业也大都如此,大夏的文明在很多层面上都没有脱离母星模板,甚至更过分。

    毕竟是武力时代,强盛的实力压制之下,往往会诞生更重的剥削。神裔那边宗门部族的内部欺压也挺严重的,外星泽尔特社会压根就是个奴隶社会,大夏反而还好一点点了。

    但这份合同比顶级明星还顶级,殷筱如很怀疑凌墨雪给她自己拟合同也就不过如此而已了……甚至仔细算算,殷筱如怀疑按照这份合同的话,墨雪演艺公司要亏本。

    “如何?”凌墨雪抄着手臂淡淡道:“我公司诚心签夏先生,共同合作发展,进军影视界。做大了盘子才是最重要的,才不会像一些小门小户小家子气,什么饮料公司之类的总想着在自己工人身上剥钱。”

    殷筱如:“……我没从自己人身上剥钱……不是,这说的是你的事情别岔题。”

    “所以我有什么问题,坑你家sindy了没?”

    “你这么优惠的合约非奸即盗,是想对我家sindy做什么?”

    凌墨雪:“……”

    殷筱如越说越警觉,这不对啊,这女人真的是来抢老公的吧,要不然怎么可能呢?她眼珠子转了转,忽然道:“那小说我也看了眼,还有个嫦娥人选没定是吧?”

    凌墨雪:“你想干嘛?”

    殷筱如顺了顺头发,展示了一下s形曲线:“你看我怎么样?”

    凌墨雪抽了抽嘴角:“嫦娥在书中设定贤妻良母,后期想必也是仙气飘飘,不是骚。”

    “那我就是嫦娥本娥啊。”殷筱如拱了拱夏归玄:“你说是吧。”

    夏归玄已经臭着脸看这俩表演很久了,此时才无奈地叹了口气:“再说吧,被你们这么折腾一下,我都不想演了。”

    “别啊!”两女异口同声:“太可惜了!”

    继而又对视一眼,都暗“哼”了一声偏过脑袋。

    其实一个是觉得大好的影视界进军开局,放弃可惜——可能也有一点点像和夏归玄亲近拍戏的意思;一个是觉得按剧情是太康舔嫦娥,这个光明正大被他舔的滋味不享受一下可惜。

    夏归玄洞若观火,淡淡道:“行了,墨雪这次来殷家本来应该是有其他事情找我的吧?”

    凌墨雪垂首递过一个包包:“嗯,z……这是你委托我收购的材料。”

    虽然发生了很多事,搞得好像过去了很久,实际上夏归玄刚刚两三天前给了她一份材料单,让她找东西来着,她当时就吩咐下属去搜罗了……区区两三天,好像关系都有点不一样了,之前主人强迫奴仆做事的感觉到现在总觉得有些变味儿。

    夏归玄接过包包,展开看了一眼,笑道:“东西都是上品,谢了。”

    “应……应该的。”当着殷筱如的面,凌墨雪只能维持着清冷,淡淡道:“若是没有其他事,我就告辞了。”

    “稍等。”夏归玄取出包中一块银色金属、一株利剑型的草,又从自己的戒指里摸出几份药草,稍作调整,掌心悠悠泛起了蓝色火焰。

    竟是直接炼丹?还是炼器?

    凌墨雪和殷筱如再度对视一眼,都有些摸不着头脑。炼器这么简单的吗?

    眼睁睁看着那看似极为坚固的金属很快液化变形,不知名的杂质被排出悬于附近虚空,渐渐的金属变成了小小的圆球,各类不同杂质就像是宇宙垃圾一样飘飘荡荡,他掌心虚悬,仿佛手中握着一颗星球一样。

    那些药草汁液和特殊纤维物质,化为气态氤氲盘旋,如星云环绕,渗入圆球之中。

    那球型正中渐渐浮现一柄古朴的剑型虚影,凌厉的剑气开始溢散,刮得凌墨雪和殷筱如都觉得脸上有些生疼。

    这是……两人心中都泛起了术语:“剑丸!”

    “你要走剑修之路,却没有铺陈过相应的基础,这枚剑丸予你打下剑基,回去之后吸收化用,体内自然剑气充盈,取代法力之效。配合之前的血和那柄剑中的剑法剑意,好好感悟修行,不要总想其他有的没的……否则你欲求道?岂非笑话。”

    凌墨雪怔怔看着剑丸漂浮面前,凛冽的剑气几乎冲得她睁不开眼睛:“你……之前让我找材料,就备好了给我的?”

    “本来就不会白要你的东西。”夏归玄随手将炼器垃圾弹入虚无,笑道:“回去吧。”

    凌墨雪抿了抿嘴,下意识行了一礼,又有些犹豫地看了殷筱如一眼,转身离去。

    殷筱如目送她的背影,挠头道:“你和她关系好像和我想的不一样啊。”

    “本来就不一样。”夏归玄没好气道:“除了你这二哈脑瓜子,谁一天到晚想那种无聊的事情?”

    “谁说那无聊了……她不也撕得很开心?”殷筱如并没有说你都送她东西了我也要之类的话,反而神色有些正经起来:“话说我现在才发现,你修行需要材料的,为什么不早告诉我,我也可以帮你找啊。”

    夏归玄偏头看了她一阵,哑然失笑:“这些东西对我的修行没有帮助……如果是我所需之物,那肯定需要我自己出去找才行的。”

    “那这些是?”

    “这是给你的。不然就你这样,怎么腾云?”夏归玄淡淡道:“你铸就金丹大道之日,便是我离开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