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末世降临:全球断电 > 第七十六章:消毒

第七十六章:消毒

    离开夏峰大厦,他们再次光顾了上次买过东西的那家五金店,用三袋饼干两袋果冻和一包烟换到了大量的铁丝、老虎钳和锯子一个。

    饼干果冻都是不耐吃的东西,但好在烟比较值钱,抽烟的男人是不会拒绝的。

    五金店并不是会被打劫的对象,而且店里一般刀具和各类工具齐全,正常人都不会傻到去打劫它。不过老板只肯换不重要的五金,刀具和可以伤人的工具,梁书宇等磨破了嘴皮都不肯换。

    还好他们不是很缺武器,家里面菜刀、小刀、锤子、斧头、钢管,甚至西瓜刀都有一把,出门的三个男人身上起码藏着三把刀,不是很缺。

    扛着铁丝回到二十七巷,远远地又看到那个黑斑女人在石坝上扯着嗓子嚎哭,但今天有点儿不同的是,老刘和另外两个男人正在旁边劝她。

    围观的妇女们倒是不见踪迹了。

    “老岳啊,你们总算回来了!”老刘看见风雨中归来的三人,好似小蝌蚪终于找到了妈妈一般,“她愣是要到你家来哭丧,真是劝也劝不住啊,这多影响邻里休息呀!”

    休息?他在说休息?

    即使没有这个女人在此处嚎哭,现在还有人能安稳地睡个觉吗。

    岳石峰有点儿烦他,连蟑螂都知道他在演戏,可他自己还假装不知道演得很投入的样子。

    但岳石峰自知嘴比较笨,讲不过人家,又怕被对方挖了坑,只好板着脸说:“那辛苦你了。”

    老刘又是一噎,他怎么总感觉岳石峰在怼他?

    “呵呵……哪儿的话。”老刘呵呵一笑,说完退开一步将身后的二人展示到岳石峰和梁书宇的眼前,“介绍一下,这位是三哥,这个是老李。”

    说着那个老李的摸着自己光秃秃的脑袋上前一步,笑得很是殷勤和善,“叫我灯泡就行了。”伸出了手来,要和岳石峰握手。

    没想到魏有祺突然上前来,伸出了右手笑嘻嘻地道:“刚摸了一个烂了几十天的尸体,如果李叔不介意的话……”他手上还戴着一次性手套,手套上有不知名黑色污渍。

    秃头灯泡闻言脸色一变,猫咪遇蛇般弹回了自己的右手,嫌弃着叫道:“尸、尸体?!”还是烂了几十天的尸体?

    早就听说过这一家人有两套下水的工具,经常跑到菜市场里面摸东西,怎么现在菜市场被摸完了,连尸体也不放过了吗?

    尸体里面能摸到什么东西?莫非内脏之类的也能当做食物?这不能吧!

    秃头李的光滑锃亮的脑袋都要扭曲了。

    魏有祺耸耸肩,秃子李的反应虽然有点夸张,但也完全在他的预料之中,倒是那位“三哥”好像很淡定的样子,也许有点难缠。

    老刘把目光转向了梁书宇:“你们今天出去摸尸体了?”显然,他也发现了,这三个人里话语权比较高的应该是梁书宇。

    岳石峰就是个保镖。

    梁书宇没有义务告诉他们自己的行动,不理会他们三个男人,也根本不理睬老刘的招呼,自顾自地和屋子里的梁文静说话,叫她扔一瓶酒精喷雾出来。

    至于地上嚎哭的黑斑女人,也根本不在他的理会范围内。

    梁文静依言从窗户里扔出一瓶酒精喷雾,梁书宇几个就自顾自地把身上的铁丝放下,脱了雨衣放在雨下冲洗,把鞋子也脱了,在角落里拿了刷子将鞋底冲干净。

    用酒精喷雾消毒了头部、脸部、裤脚和鞋底,冲洗后的雨衣则没有单独消毒,雨衣面积太大了。然后将雨衣沥干,一系列动作做完以后,老刘等三人终于彻底相信他们出去“摸尸体”了。

    否则怎么可能这么仔细地消毒,酒精喷雾也很稀缺的!

    老刘那刚被三哥鼓励起来的雄心壮志在三人慢条斯理、泰然自若举动中再而衰,三而竭地消失了个干干净净。

    这些人都是狠角色!

    威胁他们,触怒了肯定会被他们做掉的!

    老刘露出了退缩的神情看向三哥。三哥的表情却一如既往的有魄力,逼视着他,要他按原计划进行。

    老刘害怕地暗中朝三哥摇摇头,不行啊!他昨晚上又去找小赵几人了解过,他们说梁书宇绝对是个狠角色,而且听说岳石峰开过武馆,拳脚功夫很厉害的。

    他们一定要打这些人的主意吗?

    这些人能囤积到那么多物资,仅仅是因为他们比较有先见之明,比较机灵吗?难道他们在外面搜集物资的时候,没有碰到过任何阻碍吗?谁知道他们是不是在外面杀过人,做过恶呢?

    咱们不知道,不代表别人没做过吧。

    老刘的心里十分纠结,一方面他其实并不是这次行动的领头人,三哥才是。他只是比较圆滑,被推出来当个先锋而已。

    另一方面,他家里确实要揭不开锅了,他胆子又小,惜命的很。当初家里被淹,刚搬到上面来,他想出去弄点东西,结果正好碰到一群狂徒,差点没命回来。

    好不容易死里逃生,断绝了任何他再出门的欲望。

    还好他为人比较圆滑,凭着一张三寸不烂之舌,在别人那里弄到一些吃的喝的。

    那个时候他们并不知道停电会这么久,他们以我国的能力,至多半个月就能来电,绝不会像欧洲那样。

    再者说,他也更愿意相信即使没有来电,国家肯定会采取应对措施,不会对他们这些老百姓不管的。

    哪知道竟然是现在这个局面。

    没有任何公务人员来救援他们,听闻连抗洪救灾都停止了,公务人员逃回了家,因为每个人都有家,每个人都要保护自己的家人,因为公务人员也是人。

    所以说,等他终于明白“没有救援”这四个字时,他将要为自己曾经的傲慢和愚蠢付出代价……

    在三哥的一再逼视之下,他想到家里那两个半大的下一顿还没着落的孩子,狠一狠心,吸一口气。

    “小梁,昨天叔跟你说的话你想清楚了吧。与其到最后大家都讨不到好,两败俱伤,还不如跟咱们合作,到时候有钱一起赚有福一起享不是很好吗?你们再凶也只有这几个人,咱们那边可是要多少人有多少人,真不对盘起来,你们又能讨几个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