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北国谍影 > 第六十章 前线战事

第六十章 前线战事

    楚光济今天来的主要目的已经达到,他对许诚言设定的行动方案予以了肯定,当场拍板同意。

    这件事情谈完,楚光济心里的石头也落了下来,心情大好,笑着说道:“还有一件事要告知你一声,我们刚刚接到了前线的最新战报,四天前日军对我中条山东线发起进攻。”

    日军真的动手了!

    许诚言心头一紧,这些天来,他一直在担心这件事,根据截获的军事情报,日本人对发动再一次的进攻,蓄谋已久,尽管已经把军情告知了中条山战区,但是否采取了有效的措施防备,他不得而知,今天终于得到准信了。

    不过他看楚光济的脸色,随即心中又踏实了起来,显然日本人并没有得逞。

    果然,楚光济接着说道:“一切正如情报显示的那样,日军果然沿东路进攻济源,一度进占几处关隘要地,不过我们的部队早有防备,在封口地区布置了多道防线,堵住了他们,战事胶着打了两天,现在日军见战事不顺,已经主动退出战斗,我军收复济源,稳固原有防线。”

    算起来这一次的战斗已经是日军第七次大规模进攻中条山了,和之前的六次进攻一样,日军铩羽而归,没有能够占到便宜。

    可是许诚言听了之后,想了想,问道:“日军只进攻了济源?没有在孟县发起攻击?”

    按照之前的情报,特高课侦查了济源和孟县这两个进攻的突破点,没有理由只选济源,而放弃孟县,而且以日军的实力,完全可以同时进攻,相互呼应?效果更佳。

    楚光济含笑说道:“卫长官接到我们的情报后?及时进行了调整,重兵防护东线?就算是他们同时进攻孟县?也讨不到便宜。”

    许诚言沉默片刻,还是觉得有些不妥?再次问道:“短短两天就结束了此次进攻,日军这次颇显仓促?这和我们之前截获的情况不符。

    特高课在情报收集方面下了大功夫?从十四集团军内部搞到了这么机密的情报,可见日军是志在必得,但是这次的攻势虎头蛇尾,我感觉他们在情报方面并没有得到有力的支持。”

    “哈哈?到底从枪林弹雨里闯出来的?果然是没有让我失望!”楚光济抚掌笑道,他现在对许诚言越发的满意,这个门生在情报方面有着过人的天赋,感觉敏锐之极,只凭着三言两语?就察觉出了问题。

    “老师过奖了,您也觉得不对劲?”许诚言惊喜的问道。

    楚光济点头说道:“是啊?日军这一次表现欠佳,进攻明显不够果决?据我们的侦察,他们只调用了东线一部军力?不然?此次战事不会结束的这么快。

    现在我有一个判断?也许特高课并没有觉察到他们的情报已经泄密,所以这次的进攻有些盲目。”

    “没有察觉?”许诚言有些不确定的问道,“特高课的情报系统很严密,这样的错误他们不应该犯。”

    他的话一出口,可是又突然觉得这种情况也是有可能发生的。

    因为在情报战线上,有很多重要的情报线,为了保密的需要,他们的存在只有主要负责人知道,而吉冈正雄一死,他单独负责的很多情报线从源头处就被掐断了,一下子就成了断线的风筝,再也收不回来了。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吉冈正雄的突然被刺,对日本情报战线产生的严重后果已逐渐显现出来。

    曹瑞安开口说道:“我看只有一个解释,特高课和那个内鬼断了联系,进攻之前,没有觉察情报已经泄密。

    或者说,我们截获的那一份是唯一的一份,所以日军没有得到情报支援,按照原定计划仓促发起了进攻,导致此次进攻虎头蛇尾,草草的收场。”

    许诚言点头说道:“看来,吉冈正雄的死,让特高课丢了这条重要的情报来源,短时期内,这个内鬼对我们不会产生什么威胁,不过这样一来,我们想要找出他来,也不容易。”

    “不,我们已经找出了这个内鬼!”楚光济突然语出惊人。

    “找出来了,什么人?”许诚言赶紧问道。

    就连一旁的曹瑞安也是惊诧莫名的看着楚光济,显然这个消息楚光济事前也没有向他透漏。

    楚光济笑着解释道:“卫长官在接到我们的情报之后,马上下令控制了十四集团军机关内部的相关人员,逐一排查,准备找出这个内鬼,可是这个内鬼隐藏的很深,一直没能找出来。

    直到日本人发起进攻后,被关押禁闭的作战参谋年思祥,突然暴起杀死了看守的警卫,逃离了我们的控制,随后不知所踪,我们的人正在四处抓捕,现在还没有结果。”

    “怎么让他给跑了?”曹瑞安不禁一拍桌案,恼火的说道,“这些蠢货,这中条山到处都是高山层峦,设下的关隘重重,都关在屋子里的狗,还能放跑了,这些人是干什么吃的?”

    许诚言当然有些惋惜,不过这个内鬼能自己跳出来也是一件好事,这省去了许多手脚,不然集团军内部人人自危,相互猜忌,也是麻烦。

    楚光济接着说道:“当时日本人突破济源阵地,部队都在应对战事,就忽略了内部的警卫,让这个小子钻了空子,现在时间已经过去好几天,战区认为他已经逃离中条山地区,很可能已经回到日本人那里了。

    要知道年思祥作为作战参谋,不仅对当地的地形地貌非常的熟悉,尤其对中条山各个作战部队的内部情况以及军事部署也了解的很多,如果回到日本那里,对我们还是很有威胁的,所以战区在给我们的电文里,让我们密切关注这个人的消息。”

    许诚言闻言点了点头,说道:“也就是说这个人还有一些情报价值,我会通知我的小组成员,留心这个人,一有消息,马上向您汇报。”

    而与此同时,太原特高课机关总部的办公室里,课长明石英树大佐正站在窗口,看着窗外的景色,背着双手,脸色阴沉如水。

    他也是刚刚从前线赶回太原,这次日军发动新的攻势,作为情报主管的他去前线协助军情,可是结果让人大失所望。

    组织的攻势刚刚展开,中方就已经在东线集聚了大量的军队严阵以待,并诱敌深入,在封口地区形成了半包围圈,导致日军只坚持了两天就不得不撤出战斗,再晚走一步,只怕就损失惨重了,可即便是这样,日军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这次的伤亡对军力原本就不充足的日军来说,已经是难以接受了。

    为此,明石英树不仅被岩松义男中将责难,就连总课长土原敬二中将,也从北平发来电文训斥,指责明石英树,对敌侦查工作疏忽,行事不力,措辞极为严厉,这让明石英树倍感压力。

    其实这一次本来不会这么狼狈,因为特高课在中条山战区的内部有一个极为重要的内线,这个内线埋藏的很深,当日军高层准备对中条山东部战线发起进攻时,正好这个内线所在的部队,正负责防守这个区域,于是明石英树决定唤醒此人,并命令吉冈正雄专门负责这条情报线。

    吉冈正雄一死,只有明石英树知道此人的身份,这次他到了前线的第一件事,就是重新联系这名内线。

    可是专门负责和内线单线联系的联络员竟然消失无踪,这是专门安排给这名内线,协助传递情报的情报上线,这个关键环节出了问题,明石英树一时也联络不上内线,结果他没有得到想要的情报,可以说此次战事不力,明石英树确实有失职之处。

    他此时只觉得心乱如麻,这段时间以来,诸多事情没有一样是顺利的,最得力的副手吉冈正雄被刺杀,紧接着前线战事受挫,重要内线失去联系,这一桩一桩纷沓而来,即便以他的城府,也是难掩愁容。

    这个时候,敲门声再次响起,明石英树头也没有回,沉声说道:“进来!”

    山田大友脚步轻轻的走到近前,躬身一礼,小心翼翼的说道:“课长,您有什么吩咐?”

    明石英树缓缓转过身来,凌厉的目光盯视着山田大友。

    这顿时让山田大友心中一阵乱跳,后背的汗水都渗了出来,大家都知道明石英树刚刚从前线回来,因为战事不顺利,课长的心情很差,见到谁都没有好脸色,所以当他接到通知,赶来相见时,这心里也是不停的打鼓,生怕一不小心,触了这个霉头。

    “山田,吉冈君被害已经这么长时间了,你曾经向我保证过,要尽快找出凶手,抓住蝰蝮二蛇,现在工作进展的怎么样了?”

    山田大友一听更是惶恐,如今所有的线索都断了,追查工作又陷入了停顿,这样的成绩自然是不能让课长满意,现在面对明石英树的询问,实在不知该如何回答。

    嘴唇蠕动了几下,只能硬着头皮回答道:“课长,近期我找出了一条有价值的线索,追查到了一名重庆特工得踪迹,可是在抓捕的过程中,马维德贪功冒进,鲁莽行事,导致抓捕失败,最后重庆分子被当场击毙,目前我们正准备顺着这条线,继续追查……”

    “好了!”明石英树挥手打断了他的话,语气越发的不善。

    “这件事我已经了解了,你和马维德都有责任,山田,你虽然足够聪明,能够从中找到重庆分子的蛛丝马迹,这确实值得称道。

    可是抓捕失败,就把责任推诿给下属,毫无担当,这绝不是一个优秀指挥官该有的表现,你让我非常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