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对不起,当祖宗就是了不起 > 64.出事
    “慕白然,出事了!”

    电话那头焦急的声音完全不像是在开玩笑。慕白然淡淡问道:“出什么事了?”

    “出人命了,那个女生死了。”

    “谁?”

    “半小时前我们碰到的那个怀里揣着蜡烛的女生,她死了。”

    “死就死了,和我有什么关系?”慕白然的语气里完全没有一丝惊讶感,像是这件事情他很早就已经知道了一般。

    “慕白然,我希望你可以过来一下。”电话的那一头又传出了安倍幽雪的声音,很明显是她抢过了段菲菲的手机。

    慕白然将手机丢给了慕婉虞,自己则一言不发地凭空消失了。

    慕婉虞拿着手机四处张望一番,发现确实没有自己祖爷爷的踪迹。无奈的摇了摇头将电话放在了自己的耳边。

    “慕白然,你有听到我说话吗?”安倍幽雪接着问道。

    “你好,我是慕婉虞。白然他...有事离开了。请问有什么事吗?”

    “我等等会把地址发在这个手机上,请你过来。”

    安倍幽雪虽然说话很礼貌,但是语气却显得很生疏

    慕婉虞按着地址找到了女生宿舍,宿舍楼下站着很多人,虽然都穿着便装,但是慕婉虞清楚这些人不可能是简简单单的学生。慕婉虞走进楼走到了地址上写着的7c301号房。刚刚走到门口,慕婉虞就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房门敞开着,慕婉虞走进房门一看。只见九十九盏蜡烛,小小的宿舍里摆放着九十九盏蜡烛,但是被烧焦的只有倒在地上的尸体。尸体被烧的已经难以辨认。

    段菲菲和安倍幽雪站在一边在说着什么。慕婉虞小心挪到二人跟前,“这里发生了什么?”

    “那个女孩她死了。”安倍幽雪冷声说道。

    “被烧死的?”

    “她的灵魂被送走了,送去了黄泉。”安倍幽雪说着眼皮子看了眼手里攥着的狐毛又看向慕婉虞问道:“半小时前你和段菲菲在一起?”

    “喊表姐,不要这么没大没小。”一旁的段菲菲手搭在安倍幽雪的肩膀上说道。

    安倍幽雪拍开段菲菲的手,一脸严肃的看着段菲菲“段菲菲,我没时间开玩笑。如果抓不到凶手,你知道会发生什么。”

    “狐族多的去了,偏偏矛头指向我。前天晚上的事情,今天的事情,都有能查下去的方法。但是却都指向我,幽雪,你还不明白吗?你们阴阳师协会骨子里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段菲菲叹了口气说道。

    忽然外面的光线暗淡下来,安倍幽雪感到周围的环境有些不对,转头想要询问段菲菲时,发现自己已经站在教室外面。

    教室内泛着微弱的光芒,透过门上的窗户可以看见一个男人正蹲在地上摆放着蜡烛,一边摆放嘴里一边数着数。九十,九一,九三.....九八。男子就在要摆下第九十九盏蜡烛时,安倍幽雪打开了教室门

    慕白然不急不慢地转过头看着站在门口的安倍幽雪,安倍幽雪看着蹲在地上摆着蜡烛的慕白然问道:“你不是不来吗?你在这里做什么?这里是哪里?其他人呢?”

    “我创的结界,她们在外面。”

    “你的意思是你一直都在这里?”安倍幽雪有些惊讶的问道。

    “嗯,这是个很有意思的地方,死亡的那个女生不住这里吧?不对,也许她根本没有发现,这里的奥秘。小姑娘,你知道这蜡烛可以干什么吗?”慕白然反问道。

    “你最好不要把那根蜡烛放下去。”安倍幽雪看着慕白然手中的蜡烛说道。

    慕白然摇了摇头一把将蜡烛放在了地上。九十九盏蜡烛照亮了整个教室。安倍幽雪想要阻止慕白然但是发现为时已晚,安倍幽雪立马转身将教室门关上。然后转身看着慕白然吼道:“你疯了?你会害死我们的。”

    教室里非常的安静,蜡烛在地上安静地燃烧着。大约过了三分钟后,慕白然看着安倍幽雪说道:“把灯打开吧。“

    安倍幽雪打开了旁边的开关,慕白然挥了挥手地上的蜡烛全部熄灭 安倍幽雪看着地上熄灭的蜡烛皱起了眉头。“为什么我们没事?”安倍幽雪问道。

    “你自己看。“慕白然说道。

    电灯之下整个蜡烛摆布的阵法浮现了出来。安倍幽雪扫视了一圈一眼就发现了问题的所在。她回头看了眼慕白然问道:“你是故意摆错的?“

    “呵,不知道这种简单的传送阵是怎么流传到你们这里的。但是看得出来你见过。”

    “这叫地狱变,是网络上流传的一种召唤恶魔的阵法。现在这个阵法和网络上的差不多只是...”安倍幽雪话还没说完朝着教室的西南角,她发现有一只蜡烛确实摆错了位置。这个错误不是很明显,那支蜡烛比原来的位置向后了2.32厘米。

    “不只是位置的问题。还有蜡烛。”慕白然说道。

    “蜡烛怎么了?”

    “蜡烛的光”慕白然问道。

    安倍幽雪感到有些疑惑。慕白然没有说话而是从口袋里掏出一只蜡烛来。慕白然看着安倍幽雪说道:“这是白天那个女孩给我的蜡烛。你把灯关了,我点燃这只蜡烛。“

    安倍幽雪关上了灯,慕白然点燃了蜡烛。蜡烛泛着黄色的光芒,空气中还飘着一种奇怪的味道。看到那黄色的光芒。安倍幽雪眼睛一瞪,慕白然示意安倍幽雪打开灯然后吹灭了蜡烛。

    “尸,尸蜡!“

    “嗯,成色起码在十五年以上。“慕白然点了点头说道。

    “原来要完成这个仪式居然要这些东西。”安倍幽雪感叹道。

    “非但如此,既然那小姑娘的魂魄被带去了传送阵的另外一边,那么,我们也去看看吧。”慕白然说完一挥手,偏移的蜡烛回归正轨地上的蜡烛全部亮了起来。灯突然熄灭了,蜡烛泛着紫色的火焰燃烧着。安倍幽雪突然感觉头顶麻木,一股危险感迫使她转身准备拉开教室门,却发现教室门怎么也打不开。再看地上的蜡烛,蜡烛已经开始融化,黑紫色的蜡水慢慢地侵蚀着教室的地面。最后慕白然和安备幽雪的脚下也是黑紫色的蜡水。

    安倍幽雪突然感到脚下一软,她发现自己竟然在一点点地往下沉。身边的慕白然也是在一点点的下沉。当二人只剩下头还在外面时,慕白然忽然微微一笑说道:“原来这个世界还有这般奥秘,真是有意思。你不是说要去黄泉吗?我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但是小婉虞告诉我那里充满了死亡的气息。这法阵传递过来的死亡气息也越来越重了。啧啧,我若没猜错,我们很快就要到你想去的那个地方了。”

    “诶,幽雪?”段菲菲一转头发现安倍幽雪不见了。慕婉虞也慌了,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一个大活人就毫无声息的消失了。

    段菲菲看了看周围的其他阴阳师,所有人脸上都充满了茫然。慕婉虞也着急的四处张望,忽然她感觉脚下踢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居然是一把扇子。看到扇子慕婉虞的脸色更加不好。因为那把扇子正是慕白然平日里拿在手上的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