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农女有灵药,王爷来一颗 > 第二百四十四章 打架

第二百四十四章 打架

    走出唐家之后,唐文江才拍了拍胸脯吓得够呛,“孩他娘,今天对亏你反应速度快,没有被老三媳妇蒙住。”

    曲氏也是两腿发软,有着闺女搀扶着,道:“这些话啊,都是婉儿提前教我说的,要不我哪有这样的机灵的脑袋瓜,这回多亏了婉儿。”

    唐莲羡慕的看着唐婉道:“婉妹妹,以前二姐姐还以为你耍小聪明才致富的,现在看来你是真的有大智慧。”

    唐婉被她们夸赞的有点不好意思,“一家人,客气什么。”

    回到家之后,唐文江便把事情前前后后说给了柳娘听,柳娘安慰他们,“分了之后不再有人管制,咱们会越过越好。”

    雪化了,路通了之后,唐文江就着急回城,收拾一下自己的衣服家当给人腾地方。

    唐婉让他们收拾好了先住在家纺城,小鱼等人搬走了,客房空出来了,刚好安置他们。

    送走了大伯一家,唐婉又清闲了下来,只是柳娘无事又把燕清络的事情捡起来。

    给他炖鸡,煮大猪骨汤,把燕清络喝的整天想躲。

    黑龙笑的肚子疼,让他整天装清高,装病还故意气自己,现在好了,开始躲着柳娘的心灵鸡汤。

    眼看着快到十五了,突然村长找上门,说是要唐婉帮着大家一起规划一下蔬菜大棚的位置。

    唐婉觉得这是好事,盖上大棚之后,种菜是农民的老本行,自己富不算富,大家都富起来,才是真正的带人们走向小康路。

    这天,方百草急匆匆的跑来喊道:“婉姐姐,快去看看吧,那边的人和村里的王家打起来了。”

    燕清络坐在屋里正在清闲的吃着葡萄,来到这里之后,她才知道唐婉这个丫头脑袋里装着不一样的东西。

    那俞家的老太婆还真是慧眼如炬,难怪会三番四次的来想要抢着要她做儿媳。

    虽然唐婉不想掺合唐家那边的事情,可是事情往往和她有关,让她不得不理。

    燕清络一听打架,不得不操心这个家伙会不会受伤,紧随其后跟着,生怕她会有什么损伤。

    唐婉带着黑龙和方百草来到现场,远远就发现大家都聚在一起,上前一看才知道是唐文海家和王小波家里发生矛盾。

    这件事情应该是村长主持大局,可是听说村长被临时叫走了,要好一会才能回来。

    唐婉不想掺和,尤其关系到唐家三叔的事情,更不想惹祸上身。

    唐文海四口都在,正在红着脖子跟人喊叫。

    王家也是父子俩站在面前指手画脚。

    唐文海跳着脚骂道:“你想发财致富你占你家地,可是盖起房子来,不是遮盖我家粮食生长,做人不能关顾自己利益,我说不能盖大棚就是不能盖。”

    原来,他是怕王家盖起的房子影响自己农作物生长才和王家杠上了。

    也不知道他们吵了多久,就看见唐宁抄着铁锹道:“你们把嘴巴给我放干净一点,咱们云溪村有我在,就没人敢欺负到我唐家身上。”

    唐婉老远没看见人,就听到唐宁的声音,这家伙又犯浑,江湖恶习又冒出来了。

    王家的小子王小波不甘示弱,赤手空拳的嚷嚷着:“我家这是合理占地,盖大棚也是占的我家的地,你们凭什么干涉?”

    “凭什么,凭着你们房子歇着我家农作物的阳光,种地的谁不知道,你这房子一挡,我家粮食减产,损失的部分你们给补吗?”

    “你家种地凭什么我家补,今天我们就在这里打地基,就是占地,你能拿我怎么样?”

    唐宁听到他的叫板,举起铁锹怒瞪着他道:“王小波,别和我叫板,我这人脾气倔,可不让过。”

    “你不让过还能拍死我不成?拍死我你家也别好过。”

    “别逼我,你这损人利己的事办的就不地道,你还出口威逼利诱,你当老子在云溪村白混的?”

    “说不知道你家从上到下都是蛮不讲理的人,敲诈这个,勒索那个,自己家里人都维不了,还想再村里称霸?”

    “你说谁蛮不讲理,你再给老子说一个?”

    “说的就是你,你看你娘办的那叫人事,大过年赶走大伯哥让他们无家可归,现在骗来的钱也不得好花?”

    “你再说局试试?”

    “说怎么了,我说你家要的钱也是不得好花,你娘就是个臭狗粪臭出来的,没人情味……啊!”

    撕心裂肺的声音想起,就听王家媳妇扑在地上吼道:“小波……”

    围观的老百姓们一个个散开了一大块空地,就听有人惊慌失措的喊道:“杀人啦,唐家二小子拍死人了。”

    唐婉本以为乡下的人打打嘴仗而已,没想到他们竟然真的动了手。

    唐婉上前两步,回身告诉黑龙去拿药箱,不管怎样,先抢救伤员要紧。

    虽然和唐宁关系不好,但是他也没有做过什么实质上伤害自己的事情。

    上一辈的恩怨不能记在孩子身上,若是把对方抢救过来,或许他的罪责会轻一点。

    唐文海正在和他爹打嘴仗,忽然看见自己儿子把人排倒在地,一下子惊呆了。

    老大唐宇胆小,打打嘴仗也就算了,看见二弟打死人一下子瘫坐地上,质问:“你干嘛下黑手啊,死人是要坐牢偿命的。”

    侯氏傻愣愣的看着儿子,就看唐宁手里掌握着铁锹,连连退步,“娘,我不是故意的,他骂你大家都听见了……”

    唐文海吓懵了,来到孩子面前道:“宁儿,听爹话,把铁锹给爹。”

    唐宁继续后退,刚好赶上唐婉往这边跑来,他伸手拉住唐婉道:“我不是故意的,你说是不是?”

    唐婉看着他手执凶器,赶紧喊道:“把它放下,老实呆着。”

    “我不,唐婉,你说我不是故意的,你说话呀?”唐宁有点迷糊,脑子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想让人承认自己不是故意的。

    燕清络追上来看见唐宁执着带血的铁锹,连机会都不给他直接将手上的凶器打掉从他手里解救出唐婉。

    老百姓们一见,立即蜂拥上前把他控制住。

    唐宁还在挣扎,“娘,爹,救我。”

    唐文海根本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刚刚他明显看见孩子手执铁锹,连自己这个爹都想动手。

    侯氏扑上去,练练拽了几个村民嚷嚷着,“放了我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