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真是星球最高长官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没钱装什么装【七千字章节,求月票】

第一百五十三章 没钱装什么装【七千字章节,求月票】

    秦正凡取了钱之后,特意打了个电话给田忆柳,询问她四十多岁女性长辈生日买什么礼物合适。

    他以前一直埋头读书,又不怎么跟人来往,还真不知道该怎么给女性长辈买礼物。

    三个女人这时都还没出门,听说秦正凡要买礼物给女性长辈,立马来了精神,有说买包包的,有说买翡翠手镯的,有说买丝巾的,到后来,三人干脆问秦正凡现在在哪里,她们陪逛商厦选购。

    秦正凡一听后面的话,直接就挂了电话。

    开玩笑,昨晚逛了个超市,就被那多双眼睛行注目礼,而且还被许锦辰博士和他女朋友逮了个正着,秦正凡到现在还不知道等开学见到他之后该怎么解释,大晚上他带三个美女逛超市这件事情。

    现在倒好,这大白天被她们三个拉去逛商厦,秦正凡就算没吃过猪肉总也见过猪跑,又哪里不知道女人一旦逛起街来是不知道疲倦的,而且还是三个!

    秦正凡想想就不寒而栗。

    “太过分了,我们好心要陪他逛街,购买礼物,他竟然挂了我们电话!”

    “就是,别人想请我逛,姑奶奶还不愿意呢!”

    “不行,等他下次回来,不要他烧菜了,就要他陪逛街!”

    “对,就要他陪逛街!”

    说着,说着,三个女人似乎想到了什么场面,都一脸得意地咯咯笑了起来。

    秦正凡自然不知道,他逃得过初一逃不过十五。

    他挂了电话之后直奔楚安市最大也是最高档的商厦,鹏翔商厦。

    虽然他直接挂了三个女人的电话,但还是得到了他想要的建议。

    到了鹏翔商厦之后,秦正凡直奔三楼的名牌店。

    他现在是亿万富豪,给自己的二婶买生日礼物自然不能寒碜,怎么也得买个名牌包包。

    秦正凡快速走过几家名牌店,很快就看中了帕拉达品牌店。

    这个品牌包的设计风格比较符合秦正凡的审美观,自然、简洁、大方。

    秦正凡信步走了进去,刚好有一对年轻情侣后脚跟着也进了这家店。

    女的身材凹凸有致,面容应该也很漂亮,不过因为戴着一个大大的蝴蝶型茶色墨镜,遮住了小半个脸,无法一窥真面目。

    男的倒是长得非常一般,个子也不高,还有点胖,不过因为一身名牌,手上戴着名表,头发也是打理得非常光亮,再加上身边傍着一位美女,整个人显得很有自信,愣是显出了几分气质来。

    导购员都是人精,秦正凡虽然是前脚进的店,但她们的目光却立马就聚焦在了随后进来的那对年轻情侣身上。

    后者才是潜在的买家,前者估计只要扫上一眼上面的标价,估计就吓得装模装作走个一圈就立马走人,根本不可能下单。

    一个导购员眼捷手快,抢先一步迎上了那对年轻情侣。

    另外一个导购员经验不足,慢了半拍,只好无奈地走向秦正凡。

    名牌店的导购员要求是很严的,哪怕秦正凡不像是个会买名牌包的人,但该有的服务态度姿态她们还得摆出来的。

    “先生您好,请问您想买什么样的包包?”导购员面带职业微笑问道。

    “我有一位女性长辈,四十多岁,我想买个包送给她,你看什么样的款式更合适她那个年龄。”秦正凡虚心请教道。

    一般而言,像秦正凡这样的顾客都会回答“我先看看”。

    导购员也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结果没想到秦正凡竟然还正儿八经地请教起来,导购员不由得微微一怔,然后连忙道:“我们这里有好几款适合四十多岁女性的包包。这款价格相对实惠一些,打折力度也大,打完折三千左右。”

    “钱不是问题,你就帮我挑一款你认为最合适这个年龄女性的包,最好新款的。”秦正凡说道。

    对导购员有些看低他,秦正凡倒不会往心里去,人家这也算是好心提醒。

    这点是非,秦正凡还是分得清的。

    戴着墨镜的女子显然也有些诧异秦正凡的话,好奇地扭头看向秦正凡。

    她经常逛名牌店,从背影就能看出来秦正凡的服饰很普通,不像是个买得起这个品牌的人。

    结果没想到秦正凡的口气还很大,竟然说钱不是问题,还要新款的,所以动了一些好奇心。

    这一扭头,墨镜后面的两眼不禁猛地一亮,心想,还挺帅气的,气质也不错,如果包装一下,拉上我那个相亲节目,说不定能带动一些女观众。

    心里想着,女子就不禁多看了秦正凡几眼。

    她身边的男人见秦正凡长得比自己帅多了,立马就有点吃味,撇嘴道:“这年头就算想充大款,总也得稍微包装得专业一些。珊珊,这个包怎样?一万元,你要是喜欢就拿了吧。”

    说话间,男人一边拿起包,一边冲秦正凡不屑地瞟了一眼。

    之前,那富婆是插队还要训他,秦正凡才比较不爽。

    如今这家伙没点名道姓,自说自话,秦正凡自然不可能上前跟他理论,那岂不是自贬身份?

    所以秦正凡压根就懒得抬眼看那男人,而是看着导购员。

    导购员虽然心里还是先入为主地认为秦正凡不大会下手,但既然秦正凡这样问,她还是特意拿了一款手提包,说道:“这款米色真皮手提包,不管是颜色还是款式,我觉得都会比较适合您的长辈,而且还是今年的新款,卖得很好,现在也就只剩下这一个了,不过就是价格贵了一些,要一万六千元。”

    “锦辰,你看这个包在打折耶,我很早以前就看上了,可惜价格太贵,现在打五折呢!要不,把我们的存款拿来买一个吧。女人一辈子总要有一个像样的包包的。只要买了这个包,接下来两年都不再买包了。你说好不好?”

    “打五折也还要两千呢,还是太贵了,要不还是去其他店看看吧?”

    导购员正在给秦正凡介绍最新款的手提包时,秦正凡听到了后面传来熟悉的声音,心里顿时一阵苦笑。

    得,不愧曾经是同寝室的室友,果然就是有缘。

    昨天刚在超市不期而遇,今天竟然又在商厦遇到了。

    “切,连女朋友想要个包包都买不起,也够那个了!”男子撇嘴道,说着又特意朝秦正凡那边瞟了一眼。

    显然这家伙对刚才身边女朋友定睛看秦正凡这事还耿耿于怀。

    说罢,男子见秦正凡不理他,心里反倒越发不爽,指了指那个米色真皮手提包故意问道:“这个包,你还要不要?”

    “秦博士!”许锦辰和姚伊立马发现了秦正凡,一脸吃惊道。

    “咳咳,许博士,姚伊,好巧啊!”秦正凡看向两人,表情有些不自然地打招呼道。

    “是啊,秦博士你是要在这里买包吗?这里的包都很贵的!”姚伊一脸意外道。

    那本来还存有一点侥幸心理的导购员,闻言彻底失望了。

    得,看来果然是年轻人落不下面子,故意充下大款问着玩玩的。

    “是啊,你这位朋友说想买最新款的包送长辈,一万多块钱呢!”男子撇嘴道。

    “一万多!”许锦辰和姚伊两人闻言顿时瞪大了眼睛,就跟听到了天文数字一样。

    他们两人都还是学生,虽然导师有点补贴,家里境况也比秦正凡好了不少,但两人辛辛苦苦,省吃俭用也才攒了七八千元。

    现在秦正凡竟然要来买一万多块钱的包,这让两人如何不震惊!

    跟男子一起的女子脸上明显露出鄙视之色。

    “我说你这人烦不烦的,我跟你很熟吗?买个包你冷嘲热讽什么劲?有钱很了不起吗?有多远给我走多远。”秦正凡见男子竟然特意参合进来,终于有些恼火道。

    “我有钱,我就是了不起,怎么的?有本事你今天就把这包买了。没钱装什么装!告诉你,年轻人,这地方不是你能来的!”男子扬起下巴,大拇指对着自己竖了起来,很是嚣张道。

    “算了,秦博士我们走吧。”姚伊本来还想缠着许锦辰买包的,见状哪还有什么心情,红着脸就去拉秦正凡的胳膊,说道。

    她可丢不起这个脸。

    因为她知道秦博士真的没钱啊!

    “有意思了,我家的商厦,我叔叔竟然不能来。你丁友仲特么的算什么东西,竟然敢在这里跟我叔叫嚣!”姚伊正要拉秦正凡走之际,一位三十来岁,气宇轩昂的男子一脸怒气地大跨步走了进来,指着那男子的鼻子训斥道。

    “宏哥,你这是干什么,只是个穷……”丁友仲见是翔大少,也就是这鹏翔商厦的少东家祖宏,不禁傻眼了,一时半刻脑子都有些转不过来,不知道自己骂一个小年轻跟他叔怎么就扯上关系了,脱口便道。

    丁友仲身边的女人见是整个楚安市最有名的钻石王老五来了,连忙摘下墨镜,一双美目闪闪发亮地看着他,似乎恨不得把他给吃了一样。

    “许珊珊,天哪,幸福邂逅的节目主持人!”姚伊看见一张漂亮的脸蛋突然出现在眼前,顿时惊呼了起来。

    倒是店里的导购员对许珊珊这位突然露出真面目的节目主持人视若无睹,而是跟许珊珊一样两眼发亮地盯着祖宏,连忙鞠躬道:“祖总好。”

    “啪!”祖宏这时哪会搭理其他人,他见丁友仲这时竟然还拎不清楚,抬手就甩了他一巴掌。

    整个品牌店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不敢置信地看着祖宏和丁友仲。

    “你什么东西,也配叫我哥!”祖宏冷声道。

    “祖宏,你别过分,好歹我们丁家也是……”丁友仲捂着脸,脸一阵青一阵红道。

    “别说你了,就算你们丁家大少丁友明敢在我的地盘当面冲撞我叔,我也照打!”祖宏冷声道。

    开玩笑,他叔什么人,可是堂堂一代玄师。

    而且别人不知道秦正凡这次南矍丛林之行,以及后来发生的事情,祖宏身为祖翔的嫡长子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当天晚上,杨昊就已经跟祖翔和鲁文渊通了气。

    丁友仲竟然敢在他家的商场冲他叔叫嚣,冒犯他老人家,说这地方他没资格来,那跟说他爸没资格来自己家的商场有什么区别?

    祖宏没将他按在地上揍一顿都算是客气了。

    “他是你叔?”丁友仲终于回过神来,一脸不敢置信和惊恐地看着秦正凡。

    其他人这时也都回过神来,也同样是一脸不敢置信!

    尤其对秦正凡知根知底的许锦辰和姚伊两人更是张大了嘴巴,半天都合不拢,这时什么许珊珊不许珊珊的,对他们而言已经根本没法跟这个消息相提并论。

    “行了,滚蛋吧!”秦正凡见众人都用震惊的目光看着他,又见外面有人对着这里探头探脑,挥了挥手,淡淡道。

    那样子就像在挥苍蝇一样。

    “我……”这时丁友仲终于意识到自己得罪了一个不该得罪的人,苍白着脸,额头冷汗直冒。

    但他终究也是有身份地位的人,刚刚被打了一个耳光,而且秦正凡看起来还这么年轻,名不经传的,要他马上鞠躬道歉,肯定是拉不下脸来的。

    “没听到我叔的话吗?滚蛋!”祖宏见丁友仲这时没有赶紧道歉,还在“我”,脸色一沉,冷喝道。

    “祖总,这个刚才不关我的事情哈!”丁友仲身边的许珊珊苍白着脸,赶紧撇清跟这件事情的关系。

    开玩笑,祖家啊!

    真要得罪了祖家大少,她这个小小节目主持人还能当下去吗?

    别说祖宏了,就身边这位丁友仲丁少,她不也得罪不起吗?

    不过如今两害相较取其轻,宁愿得罪丁友仲也不能得罪祖宏,这件事必须得撇清关系。

    丁友仲终究也是要面子的人,想想刚才这般春风得意,如今一下子形势急转直下,不仅被打了脸,自己带来的女人还要急着撇清关系,偏生这祖宏他还真得罪不起,只好阴沉着脸,一声不吭地拉起许珊珊就往外走。

    见丁友仲拉着许珊珊往外走,姚伊也急忙拉起许锦辰的手往外走。

    没办法,这里的气场太强了,而且刚才那个气宇轩昂,神色威严的男人还说了滚蛋,他们这种小人物,哪敢再留下来。

    “姚伊,你急着走干什么?你不是想买包包吗?”秦正凡见姚伊“小两口”也急着走,不禁哭笑不得地道。

    “不买了,不买了!”姚伊一脸慌张地摇头。

    “是啊,不买了,不买了。”许锦辰也连忙跟着摇头。

    没办法,祖宏连许珊珊这个节目主持人的男朋友都敢一巴掌甩过去,可见绝对是有钱有势的牛人,结果他还得管秦正凡叫叔,许锦辰的心能不慌吗?

    “行啦,你我怎么说也是室友,你跟着见什么外?”秦正凡见许锦辰也一脸慌张地跟着摇头,只好伸手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往回拉,说道。

    “这,这个……”许锦辰被秦正凡一手抓住胳膊,简直浑身如触电啊,一张脸涨得通红。

    “原来您是秦叔叔的室友啊,失礼了,失礼了,我是祖宏,是鹏翔商厦的副总经理,这商厦是我家开的,这是我的名片。”祖宏当然知道秦正凡还在读博士,听说眼前这男人是他的室友,连忙客气地打招呼,又特意取出一张名片,双手递上。

    “啊!”许锦辰手忙脚乱地接过名片。

    而姚伊这时也总算弄明白眼前这位气宇轩昂男人的身份,不禁瞪圆了眼珠子,差点又要惊呼出声,好在及时捂住了嘴巴。

    “原来这商厦是你爸开的,鹏翔,鹏翔,呵呵,其实我应该早一点想到的。”秦正凡闻言笑笑道。

    “我爸的主产业在制药,叔叔一时没想到也正常。”祖宏说道。

    许锦辰和姚伊一听这话,心脏再次重重一跳。

    乖乖,这么大的商厦竟然还算不上他们家的主产业,这秦正凡的侄子家该多么钱啊!

    秦正凡自然知道他二哥家多有钱,也知道他家的主产业在制药,所以闻言只是笑笑,然后转向姚伊,面带歉意道:“姚伊,很不好意思啊,因为我的缘故搅了你和许博士逛街买包的好心情。这里的包你挑个喜欢的,当我给你们赔礼道歉的。”

    “这怎么可以?而且又没什么事情。”许锦辰和姚伊连忙摆手道。

    “许博士,我们怎么说也是室友,你就别跟我客气了,而且你也看到了,这商厦就是我兄弟开的,你们来这里买包,我不在这里也就罢了,既然我在这里,难道还能收你们的钱啊?”秦正凡说道。

    “是啊,是啊。秦叔叔跟我爸就跟亲兄弟一样,你们千万别跟我们客气,随便挑。”祖宏连忙道。

    “那就这个包吧!”姚伊闻言犹豫了下,最终指了指刚才看中的那个打折力度很大的包包,说道。

    秦正凡见姚伊最终只是选了一个之前她看中的旧款打折的包,笑笑道:“姚伊你可实在太客气了,那好吧,你说这个就这个。”

    见秦正凡这么说,店里的导购员立马道:“里面还有新的,我马上去拿来。”

    很快,导购员就把包和发票都包装得好好的,双手递给姚伊。

    “谢谢你秦博士!”姚伊接过心心念念的包,激动得脸蛋都有些红了。

    “这话就见外了。我最近都不住宿舍,还得谢谢你帮我照顾许博士呢!”秦正凡说道。

    姚伊和许锦辰闻言顿时张大了嘴巴,半天都有点没反应过来。

    他们从来没想过,秦正凡竟然还会开玩笑,还会调侃人,而且还有点污。

    等姚伊回过神来时,早已经涨红了脸,忍不住就伸手狠狠掐了许锦辰一下,而许锦辰自然只能呵呵笑了。

    秦正凡见姚伊那羞恼的样子,许锦辰尴尬的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

    “秦博士,祖总,那你们先忙,我和锦辰继续逛街去。”见许锦辰只知道讪笑,姚伊忍不住又掐了他一下,然后才对秦正凡和祖宏说道。

    “还逛呀!”许锦辰脱口道。

    “你!”姚伊又掐了他一下,许锦辰这才猛地回过神来,这只是个说辞而已,连忙道:“好好,秦博士,祖总,那我们走了。”

    “行,改天我们回学校再聚,对了学校那边你们帮下忙哈。”秦正凡点头道。

    “秦博士,你只管放心,我们不会乱说的。”姚伊和许锦辰两人倒也聪明,闻言立马就会过意来,连忙点头道。

    “叔,你看上哪个包了?我让人给你打包起来。”姚伊和许锦辰走后,祖宏问道。

    “就这个吧。”秦正凡自然不会跟祖宏客气,指了指之前导购员推荐的那个米色包。

    不用祖宏吩咐,导购员早已经连忙回道:“好的,先生。”

    说着,便伸手去取包,准备拿去包装起来。

    “里面没有了吗?”祖宏见状微皱眉头道。

    “就这一个了。”导购员连忙回道。

    “叔,您看就这一个了,要不再看看其他包,或者我再去其他地方调过来,不过那样需要你稍微等个片刻。”祖宏说道。

    “没事,不需要这么麻烦,就这个包吧,看起来也就刚摆出来不久的样子。”秦正凡摆摆手道。

    “是的,这个包是昨天刚摆出来的。”导购员连忙说道。

    祖宏见状也就不再说什么。

    很快导购员就包好了包,拿来给秦正凡。

    这时,导购员看秦正凡的目光都是带着崇拜和狂热的。

    这么年轻,而且还帅气,竟然就已经牛叉到能跟董事长称兄道弟,也不知道谁有福气做他的女朋友。

    可笑刚才我竟然还以为他买不起一个包包。

    “叔,您还要买什么东西吗?我陪您四处看看?”祖宏问了一句,紧跟着又想起自己一个大男人陪着他逛商厦,他哪有什么兴趣,连忙又改口道:“对了我还是叫我们专门负责奢侈品牌的部门经理来陪您吧,她对各品牌都了解,也善解人意。”

    “不用了,你忙你的去吧,我就买个包,这就走,你不用送。”秦正凡说道。

    “那好,叔您忙,有什么事情,随时给我打电话。”祖宏微微躬身道。

    “嗯。”秦正凡点点头,然后又特意冲刚才接待自己的导购员点点头道:“谢谢你的建议。”

    说罢,秦正凡这才转身离去,把那位导购员给受宠若惊得脸蛋都红了。

    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但那也是要看谁说的。

    这话出自秦正凡之口,在祖宏看来那份量自然不一样,所以他特意看了一眼那位导购员的胸牌,道:“小金是吧,好好干,这个月开始,你的薪水在原来的基础上涨一级。”

    说罢,祖宏转身离去。

    接待秦正凡的导购员闻言差点没幸福得晕过去。

    涨一级就是每个月薪水涨五百,对她而言已经算是一笔很不错的收入了。

    之前那位抢着接待了丁友仲和许珊珊的导购员闻言眼珠子都绿了。

    本来她抢先了一步,心里还暗自有点得意,结果没想到,到头来什么好处都没捞到,反倒是落后一步的同事得了大好处。

    秦正凡离了鹏翔商厦之后,站在路边随手叫了一辆出租车往火车站赶去。

    在秦正凡坐着出租车往火车站赶去时,丁友仲将车停在云月湖区离山路的一栋别墅停车库,然后阴沉着脸下了车,跟着他一起下车的许珊珊脸上隐隐有一个巴掌印。

    虽然许珊珊已经在车上特意补了妆,但还是依稀能看得出来,脸上挨过巴掌。

    云月湖区是楚安市真正的市中心,而离山路就位于云月湖边,绿树成荫,在夏天格外幽静凉爽,可谓是闹中取静。

    能住这里,并且还拥有别墅的,在楚安市绝对是非富即贵。

    丁友仲虽然在丁家三代中算个人物,但这样的别墅他还没资格拥有。

    这里是丁友明的家。

    丁友明不仅是丁家嫡长孙,而且还娶了褚氏集团董事长的女儿褚雨嘉,这是他们当年结婚时两家给准备的婚房,占地就有近千平米,在这样的地段绝对是大面积了。

    “等会给我表现得机灵一些,一定要哄好褚雨嘉。”丁友仲压低声音说道。

    “嗯!”许珊珊点头应了一声,眼眸里闪过一抹幽怨屈辱之色。

    丁友仲交代了许珊珊之后,抬头朝正面朝明月湖的方向,坐在院子草坪的树荫之下,悠闲地喝着茶的丁友明夫妇,目中不禁闪过一抹嫉妒之色。

    同样是丁家三代,他丁友仲在家族中的地位跟丁友明根本就是两个级别。

    尤其丁友明最近又进了南江州玄异管理分局,在家族三代中的地位更是无人能及,甚至就连一些叔伯辈跟他说话都得端着几分小心。

    像他丁友仲现在打理的一家娱乐公司,公司的董事长就是丁友明,而他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小股东和高层管理者。

    这次来这里,丁友仲就是要跟丁友明商谈一个选秀节目,而许珊珊则希望能当这个节目的主持人,让事业更上一层楼。

    她现在主持的幸福邂逅不过只是地方台很小众的一个相亲节目,虽然有点名气,但跟一些火红的节目主持人比起来还是差了好几个档次。

    “大哥,大嫂,真羡慕你们啊,简直就是神仙情侣!”丁友仲心里想着选秀节目的事情,一边已经一脸笑容地朝丁友明夫妇走去。

    “友仲,珊珊你们来啦,坐。”丁友明见堂弟丁友仲过来,也没起身,只是随手指了指边上空着的位置,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