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定鼎大明 > 第二百五十章 大军需要开拔银子

第二百五十章 大军需要开拔银子

    朱盛蒗和朱亶塉也跟着道:“我等能力不足,国家大事事,还请殿下多费心。”朱由栋也知道,现在一时半会儿的也说不清楚,轻易不能让三人彻底消除心理的顾虑。但是三人已经答应做事,朱由栋也就放心了。

    第二天,朱由栋并没有等胡一青他们一起出发。而是单独带着夏国相的六千骑兵,提前出发,沿长江北岸,赶往桐城。大军全部骑兵,一路马蹄奔腾如雷,仅用一天时间,朱由栋等人就赶到了蕲水。

    如今武昌被占,张长庚和杨茂勋投降。黄州等地顿时也是风声鹤唳,所有的官员都是战战兢兢的,很怕明军就突然来临。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前两天,武昌的明军就突然南下,好在是大军跟水师直接就顺江而下了。

    黄州的官员刚刚松了一口气,结果朱由栋就带着大军来了。这些官员害怕之余,到也没有轻举妄动,谁也不知道明军到底会怎么样。所以黄州的官员都全部沉默了,谁也不表态,只是静观其变。

    虽然这些官员,还没有明确的表示反正归明,但是也不敢带兵抵抗。正好朱由栋,也不想在这个时候横生枝节。只要这些地方官员,不出来捣乱,带兵来拦截复明军,朱由栋只好任其自然。

    蕲水的县令很苦恼,现在朱由栋带着大军直接进了蕲水,他也不敢有任何的异言。当朱由栋出现在蕲水城外的时候,本来还想抵抗一下,但是看着城外的大军,只好乖乖的打开了城门。好在朱由栋也没有什么过分的要求,只是在蕲水一打听前几天大军路过的事情。蕲水县令只好原原本本的全部交代,朱由栋这才知道,杨茂勋才带着军队昨天才过了蕲水。

    朱由栋一听,顿时怒道:“苟兴旺这是怎么回事?大军进行的如此缓慢,按如此速度,等他们到了安庆,还需要他们去打安庆吗?”周昌道:“殿下,何不让苟将军效仿麻阳的做法,直接用安庆城里的银子做诱饵。相信只要有这一条,苟将军一定能带着军队准时到达安庆。”

    朱由栋看了周昌一眼,暗道:“你周昌带兵,果然离不开劫掠民财这一点。”朱由栋笑着对周昌道:“麻阳的点子也是你指点的吧,是不是你们文人带兵,都只需要记住一点就可以了,那就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周昌讪讪的笑了一下,道:“殿下多虑了,这无非就是激励将士们用命罢了。就现在苟将军的情况,属下觉得这也是最有效的。”朱由栋笑了一下,道:“这样说也没错,但是这都是一些蛮夷做法。我们是汉人,是大明的军队,我们应该用军法,用礼仪来约束将士。就算是激励将士,也应该用我们自己的方法,而不是简简单单的去激发将士的兽性。”

    周昌当然不认同朱由栋的说法,暗道:“鸟为食亡,人为财死可不是蛮夷说的,这都是圣人说的。”不过他现在也不好当面反驳朱由栋。

    见周昌似乎有些不是很认同,朱由栋道:“你是不是觉得不以为然,那你说说,为什么我们复明军没有抢掠一个城池,而我们却能对清军胜多败少?”周昌勉强一笑道:“这我到是说不出来来,似乎复明军的将士都有一种信仰,这种信仰在驱使他们,舍生忘死的和清军战斗到底。”

    朱由栋道:“是啊,他的信仰就是我能照顾他们的家小,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自己的家人而战。这就是他们的信仰,他们今天保护了其他将士的家人,其他将士也会在其他的地方,保护着他们的家人。”

    朱由栋看了一眼已经休息了一个时辰的军队,道:“好了,不说了,我们立即出发,赶上前面的苟兴旺部,让他们加快一些行军速度。否则就来不及赶到安庆了,到时候可要误大事了。”

    没一会儿,所有的骑兵都全部上马,然后跟朱由栋一起打马往广济奔去。一直到半夜的时候,朱由栋才让队伍休息下来。第二天朱由栋带着骑兵,继续追赶前面的军队,又追赶了一天半,在宿松终于追上了苟兴旺的军队。

    等朱由栋一看,整个队伍里的人,全部都东倒西歪的,根本就不像是军队,简直和难民一样。朱由栋立即找来苟兴旺道:“怎么回事?你看看现在的军队,还能打仗吗?”

    苟兴旺叫苦道:“殿下,我这也没有办法了啊,这些士兵都是清军俘虏。他们现在,根本就比不了之前我们的复明军将士。为了让他们赶路,我是该骂的骂了,该打的也打了,可依然提不起速度啊。”

    朱由栋道:“我看军队里也不是全部都如此啊,还有很多人精神抖擞嘛。你跟我说说到底是什么情况。”苟兴旺看了一下众人,道:“那些精神抖擞的都是一些将领,他们有马可以骑,当然要好一些。其他的都是一些普通士兵,既要背干粮,还要一步一步的走,怎么能不累啊。”

    朱由栋道:“我明白了,这是将领们都在骑马,让将士们全部走路。人家看在眼里,当然不愿意走了。”苟兴旺道:“我们复明军行军,也一直都是这样啊,就算将领骑马也没有人说什么。”

    朱由栋道:“当然不一样,我们复明军平时训练的时候,将领也都和将士一同训练。将士们都习惯了将领和他们同甘共苦。在行军的时候,将领为了聚集在一起商议军情,骑马来回跑动,他们当然不会说。但是现在的兵都是清兵俘虏,这些将领平常都是高高在上,作威作福的人物。如今我们又是这样高强度的行军,将士们当然就不愿意了。”

    苟兴旺这才恍然大悟,道:“哎呀,我怎么没想到呢,我现在就去让那些将领全部走路,不准在骑马了。”朱由栋道:“现在去说估计也没用了,你先将那些将领集中起来,我先看看他们的状况。”

    随着朱由栋的命令传下,那些将领都陆续的赶了过来。见集合过来的将领,已经到的差不多了。朱由栋道:“诸位对这次行军有什么感想没有?我们的大军这样下去,等我们赶去了安庆,还能不能攻打安庆城?”

    面对朱由栋的问题,所有的将领都不说话了。明眼人一眼都看出来,这样的军队到了安庆,不要说攻城了,就是能带着所有人,走到安庆就已经算好的了。顿时有将领道:“殿下,不说我们不愿意快,而是大军确实没办法快了。我们现在已经每日行军达八十里,这个速度是平常行军速度的一倍多了。再快的话,大军就要崩溃了。”

    另一个将领道:“是啊,大军要是崩溃了,到时候我们也打不下安庆啊。再说了,我们自从整编后,大军还没有发过一次饷,常言道皇帝还不差饿兵。”

    先前那将领道:“就是,之前张长庚让我们去汉阳,那也是给了五两银子的开拔银子的。”一时间其他将领也都纷纷道:“就是,咱们反正归了大明,这大明也不能比大清低吧。没有银子,将士们也就没有力气啊。”

    朱由栋顿时明白了,这根本就不是士兵的问题,而是这些将领在里面捣乱。朱由栋看着两人道:“不知两位将军尊姓大名?觉得这个开拔银子该发多少合适?”苟兴旺顿时也明白过来,满脸怒气的就要上去找那两人的麻烦,但被朱由栋一把给拦住了。

    苟兴旺对朱由栋道:“殿下,这两人都是千户官,瘦的这个叫白侃,矮的那个叫毕升荣。”朱由栋点了点头道:“那白将军,毕江军,你们二位说说,应该发多少银子合适呢?”

    两人对望一眼,见朱由栋并没有生气,顿时胆子也大了起来。白侃道:“咱们大明自然该有新的气象,不会像满清那样扣扣搜搜的,我觉得应该每人发放十两为好。”毕生荣也点头道:“对,殿下那是真龙天子,比满清的那些鞑子高上一倍也是应该的。”

    朱由栋又看向其他人,道:“你们也是这样认为的?都觉得应该发这个开拔银子?”顿时还有几个清军的将领都纷纷点头道:“殿下说的有理,毕竟这也是将士们的卖命钱,殿下要是发放了这一份银子,我们相信将士们一定士气大振。”

    听见这些人说出如此厚颜无耻的说法,苟兴旺在一旁,早就气的满脸通红。要不是被朱由栋压下来,旁边还有赵世超和林壮拉住他,早上去将这几个胡说八道的人给痛扁一顿,然后让人给拖出去砍了。

    看着笑嘻嘻的朱由栋,苟兴旺知道这是朱由栋气极的表现。顿时道:“殿下,你将这几人交给我,我一定将他们从重处罚。”朱由栋道:“处罚什么?这些将领说的都是将士们的心里话啊。”

    见朱由栋呵斥苟兴旺,白侃道:“就是,还是殿下了解将士们的想法,我敢保证,只要这钱一发下去,所有的将士都顿时生龙活虎。三天之内必定赶到安庆城下,当天就能为殿下攻下安庆城。”

    朱由栋笑着道:“是吗?那感情太好了,我还正在为怎么攻打安庆城发愁呢!没想到白将军顷刻间就有把握攻下安庆城了。”其他人见朱由栋似乎已经心动了,顿时都纷纷道:“殿下不必忧虑,只要将士们拿到了钱,这天下没有我们攻不下的城池。如果殿下能允许我们,破了南京城后,在城里逍遥三天。我们敢保证,就算没有其他人,光凭我们就能为殿下夺取南京。”

    看着这些趾高气扬的将领们,朱由栋突然看到退缩在一旁的杨茂勋,顿时道:“杨将军,你躲在后面做什么?快上前面来,你也说说该怎么办,大家商议一下嘛。”听见朱由栋的话,众人才想起,这里还站着一个满清的湖广巡抚。

    顿时众人忙让到两边,将杨茂勋的推了出来。杨茂勋道:“将士为国效力,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朝廷该发什么奖赏那是朝廷的事情。我们这些领兵之人,只管领军打好仗就是了。至于其他的一切,就由殿下和朝廷定夺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