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苟个富贵盈门 > 第二五一章 变局

第二五一章 变局

    哥舒翰很不看好徐义这种草率的,对将士们不负责任的所谓作战方案。但是,并不妨碍他慎重的对待配合作战的计划。

    徐义对神策军有绝对的权利,这是朝廷赋予的,他哥舒翰没有指手画脚的权利。配合神策军这样过于草率的作战,也就成了陇右节度使府最大的帮助了。

    “徐侯,若事不可为,一定要回撤,我会安排陇右军配合。”

    “一战的胜负,并不能说明什么,至于军伍对于火器的非议,你更是不需要在意,只要你在安西站稳了脚跟,一切都会过去的。”

    作为自己对徐义还算看对眼的情义,哥舒翰最后还是劝了劝。、

    徐义似乎还想说什么,崔珪接过了话头:“徐义,使帅乃是肺腑之言,你要当回事。就从日月山开始,也当做一次对石堡城攻击战的预演吧······”

    崔珪这话······很是别有用意呀。

    崔珪这是在给徐义找退路。

    徐义准备一路打过去,能不能实现徐义所谓的一路打过去,从日月山开始作战开始,就应该能看出端倪来。

    即便是徐义出征即败,只要哥舒翰这边奏报朝廷是一次对石堡城作战的一次试探,无论胜败,对徐义都不会有影响。

    这还是要坑自己······哥舒翰却无法拒绝:“徐侯,正如崔府尊所言,这事就这么定了。”

    哥舒翰这样应承下来,就意味着,打赢了,那是徐义和神策军的功劳,打败了,便由陇右军担了这个责,反正对于打石堡城,连王忠嗣这样的猛将都推辞,败一次也不担心朝廷怪罪。

    看来哥舒翰这人确实不错。

    哥舒翰是真正的不错。

    在决定支持徐义这样一路打穿南线的作战方案后,便在整个陇右节度使的辖区,通过各种渠道为徐义收集丝绸之路南线的地图。

    实在是徐义这样决定后里出征的时间有点仓促,不能最大限度的收集地图,即便这样,对于徐义的帮助也是很大的。

    所谓的南线,就是青海湖--茶卡盐湖--德令哈---大柴旦这条线,徐义很熟悉,他在十多年前······好吧,仿佛已经是前世了。

    徐义从离开长安时,就是这样计划的,所以才带着如此多的辎重,这些辎重可不仅仅是火器,更是带足了可以穿越两千里无人区的粮草。

    对照哥舒翰和崔珪帮忙收集的商图,徐义对照自己那一直没有忘记的记忆,徐义发现,情况要比自己想象的容易一些。

    徐义记得,当初他们揍这条线,基本上都是荒漠、戈壁滩,以及有数的咸水湖,绿洲很少见。

    可从现在收集的地图看,整个沿途,算是格尔木河流域,虽然算不上绿树仍然成荫,却完全不是那种荒漠和戈壁滩······

    徐义原本以为,走这条线最难的是生存,现在看来,周边的吐蕃军倒成了最大的阻挡······而这个,徐义根本就不担心。

    大军团打持久战,甚至说长期守住这条防线,徐义不敢保证神策军有这样的能耐,也确实没有,但是仅仅是打穿,从南线通过,徐义认为真不是难事。

    他没准备跟吐蕃的沿途驻军打对攻,那是人家陇右军的事,徐义带着神策军的目的是通过,或者说是震慑战。

    徐义还真不相信,己方由大量的战车作为移动的堡垒,有充足的火器,还有陇右军佯攻的配合,他打不穿南线这条路!

    徐义出任安西的消息,吐蕃也是知道的,徐义来了这样的消息,在吐蕃驻防石堡城的驻军中,很是慎重起来。

    没办法,十多年前的那一场天火,不仅仅是陇右军记忆犹新,就是吐蕃军也是记忆犹新。至今为止,吐蕃人仍然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导致了那样惨绝人寰的天火。

    自从几年前吐蕃偷袭石堡城得逞后,针对整个石堡城外围都做了相应的布防,很有点针对原本徐义防火的防备。

    当一杆飘扬着徐字的将旗出现在陇右军防线时,整个吐蕃防军就开始向石堡城周边集结了,几乎将整个石堡城周边的山谷都安排的防御的大军。

    在吐蕃看来,大盛要想夺回石堡城,调徐义到陇右任职,那是必然的。而徐义任职的第一战,也必将是攻打石堡城。

    尽管据细作打探到的消息是徐义任职安西,可吐蕃人宁愿相信大盛朝廷是调徐义来攻打石堡城的。

    石堡城在整个边界上的战略地位,这已经不需要证明了。

    所以,当徐义带着神策军进了鄯州城以后,吐蕃就已经开始向日月山一带你集结大军了。

    偏偏徐义还选择了从丝绸之路南线打过到玉门关······这样的作战方案,更是表明了徐义所谓的任职安西,那就是幌子。

    当然,徐义这边的一路打过去的方案,是没有泄露,只不过是当神策军出了鄯州城,大军向日月山方向进发时,吐蕃就更加坚信了自己的判断。

    鉴于曾经被徐义出谋划策,借用天火火烧石堡城,这一次吐蕃在整个日月山周边满山满谷的布满了防御的兵力。

    原本的石堡城,也就几百不到一千的驻防军卒,顶多了在日月山周边的山谷增加一些巡逻的骑兵,而这一次······完全大变样了。

    就是徐义,在看到日月山的山谷到处飘荡着吐蕃战旗时,也是一脸的懵逼。

    怎么回事这样?若是整个丝绸之路的南线,吐蕃都是这样的排兵布阵,他还玩什么打穿?就单纯说日月山阵地这一片,徐义估计也得月儿半载的才有可能打过去,那还是吐蕃人之进退,不硬抗的结果。

    这是人呀,几万吐蕃的军卒,就在这山谷里,别说是打,就是站在那儿,他的这些战车也没法推进了。

    唉······这才刚刚吹过的牛,就这样要比瞬间打脸了?

    不过,徐义还是觉得不太正常。吐蕃有多少人?别说是现在,就是后世,那也是地广人稀的形容词表达的,若是吐蕃把整个丝绸之路的南线都这样布防了,除非将吐蕃的人,不管男女老少,都集中到跟大盛的边界上来。

    “主公,怎么回事?”

    李光弼和薛嵩上前,问徐义怎么办。

    就看现在的情况,这原本的作战方案根本就不现实呀。

    徐义耸耸肩,摇摇头:“我哪知道怎么回事,昨天的情报不是还说一切如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