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苟个富贵盈门 > 第一六七章 立威

第一六七章 立威

    徐义这时候的出身已经归于高平北祖上房徐氏,也就是李绩、徐世绩那一族,是曹州离狐人。

    总以为有多远呢,徐义一行才离开东都,离开都畿道,准备长途航行的,结果,也就一天多的功夫,就已经进入了曹州境了。

    同属江南道,真心没点距离,又是航运顺风,一日千里。

    早知道离的这么近,就该找些其他借口来着,既然是躲,那就躲的远远的,也能玩玩山水,这不远不近的。

    徐义心底的不掺和,是真正的丢开,根本不是崔升嘴里那种时时关注的离开。

    这不,信就来了。

    “薛韶是谁?”

    崔升派人送来的时李炜的信,信中提到左金吾卫在细柳营至长安的接送马车中,查获了火药弹,携带火药弹的人叫薛韶,徐义有点记不清这人了,应该不是大匠,多少放心了一点。

    “主公,薛韶是校尉,带领一队轮班看护火药作坊的库房。隶属于右卫,是广平郡公的人手。”

    申屠也跟着叫主公了,虽然尚未认什么家臣家将,事实上已经彻底算徐家人了。这次跟着来祭祖,也是有意在祖地认家臣的。

    “右卫的人?若是咱们查获了,恐怕是杀不得吧?”

    徐义还看了看徐思顺:会不会他知道些什么?

    “族叔,事实上,广平郡公所谓的右卫大将军,从来不曾管过右卫的事务,甚至军营都不曾去几次。”

    “广平公早没了先祖当年之勇,朝堂传闻他是因高翁擢升······”

    或许真的如此吧。看来所谓的脱身,并不是脱心。就这信件所说的,徐义也需要考虑将来火器作坊的守卫问题。

    不仅仅是工匠呀。

    “族叔,小侄还听说,这薛韶是太子妃薛氏远亲,原本是在安西任职,是通过太子妃的关系进长安的,而经手人是左相李林甫······”

    信息量好到呀!

    徐义虽然感觉到朝堂的异常,却不认为太子真有谋反的想法。大盛的十六卫,包括哪些有实力的边州节度使,没有一个是太子的人,就王忠嗣,那也是圣人的义子。

    这时候跟太子有关联的人居然盗窃火药弹······

    “薛韶进长安时,李林甫进兵部尚书不久。薛韶因为怯战,从旅帅降为校尉使用,当时的安西都护府是延王李洄遥领,实际是赵含章在统领安西军。”

    徐思顺还真是熟悉朝廷的弯弯绕,说起这些典故来如数家珍。

    “侄儿之所以清楚这段故事,是因为当初侄儿正好在延王府上听差,有些文书侄儿都过目了。”

    “那薛韶可真是太子妃亲戚?”

    “侄儿记得当时确实有太子妃的书信,是向延王求情的。不过,延王与太子并不和睦,倒是跟李林甫亲近一些。”

    无间道呀?徐义都有点蒙圈。

    也就是一个校尉级别的看守,满打满算手里就带着三二十人,他的行为却拉扯了这么大的风浪。

    从李炜的书信中,徐义能感觉到李炜的森森杀气,应该真正的搞株连了,应该真正的是杀无赦。

    恐怕这样的情况,圣人也知晓了,至于是不是牵连到太子一系,徐义不敢确定。

    在涉及到皇位和谋反问题上,皇帝的想法不能以正常人揣度。

    大盛朝很奇怪,武将,或者说臣工谋反,似乎还不至于下狠手,若是皇族谋反,往往比臣工受的罪伐还重,说不清到底哪家亲。

    不过,在徐义看来,太子除非是个二货,纯粹的二傻子,才会派跟自己有关联的人偷火药弹······

    好像这样不远不近的离开长安也挺好,徐义有点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思了。

    这样的大戏,离开长安有些可惜了。若不是担心牵扯到自己,徐义觉得就近在长安看热闹是最好了。

    “让船工压压速度,确保在清明之前到达就行,别麻烦地方州府了。咱就悄悄的祭祖。”

    徐义现在特别想知道其中详情,以及事情的发展变化,离得远了,就没有了及时性。

    悠哉悠哉的在黄河上飘着,徐义心里却不悠哉,反而有点着急了。

    终于来信了:在信安王查获火药弹离开细柳营后,立即将薛韶整一队军卒尽数捉拿,并且在第一时间进宫奏报了圣人。

    圣人出宫,带着诸皇子,包括现在还继续遥领安西大都督的延王、寿王、太子以及鄂王李瑶、光王李琚。

    就在细柳营火药弹的试验场,圣人将三十五人,也就是薛韶率领的整一队人,全数绑好了放在试验场,将整个细柳营的看守官兵全部列队看着······

    圣人让薛韶自己亲自点燃了引线连在一起的火药弹,三十五人就在试验场被直接炸碎了······

    信是崔涣遣人送来的,徐义看着一阵阵的头皮发麻······

    确实,徐义是想着借刀杀人,借势立威,却真的没想过用这样的方式。

    徐义知道自己制作那火药的威力,就不到两寸粗,三寸长的火药弹,加上火药的精度不足,崔涣信里所谓的炸成碎片基本不可能,除非直接将火药弹绑在人身上······

    想到这,徐义心里一阵阵的抽。

    本来自己是想借势立威借刀杀人的,然而,最后却是圣人在立威。

    这种残忍的做法,徐义做不到。

    炸不成碎片,当真的绑在身上时,却能生生的将人炸开······

    “还有几日清明?”

    “十三日。”

    “让船工再放慢点。”

    徐义这时候放慢行进速度,真不是想着再得到什么消息,而是想歇歇,让自己消化一下心底的恐惧。

    徐义真有点怕了。

    这时代,是皇帝老儿可以随意杀人的时代,还可以随意选择杀人的方式。比如全身绑上火药弹······

    自己把这玩意儿搞出来,到底是好还是坏?徐义有点迷茫了。

    尽管崔涣在书信里一再强调,在回去长安主导细柳营后,要尽量在一定程度上掌控细柳营。

    徐义把信烧了,他没有多大的野心,他也相信崔涣不是有什么野心,而是被火药弹的威力惊着了。

    怎么说呢,相对于火药弹的威力,徐义更怕皇帝老儿。

    皇帝老儿这样的杀人方式,同时也让人充分认识到了火药弹,而自己即将主导细柳营也会更受关注。

    所谓的神策军,也必将是一个各方势力争夺得焦点。

    原本徐义是很有信心的,想着用后世的填鸭式方式,将神策军军卒洗脑,从而形成令行禁止的纪律······

    这一次自己借刀杀人,不知道是不是适得其反了······

    原本想着在神策军成军的这些年,自己可以玩玩韬光养晦的,可圣人这番操作,却直接让神策军的热度延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