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返回1998 > 第96章 早早爆满(3万推荐票的加更)

第96章 早早爆满(3万推荐票的加更)

    戏东阳怔了怔,不由多看了徐同道两眼,然后笑了笑,“好!谢了!”

    看得出来,他的心情变好不少。

    见他高兴,徐同道心情不错。

    小恩小惠,就能让别人对他的印象变好,长此以往,戏东阳肯定会觉得他徐同道为人很不错。

    这种印象一旦形成,以后在遇到重大问题的时候,比如股份、比如利润分成等等问题,戏东阳还好意思跟他锱铢必较吗?

    抓大放小!

    这是徐同道决定和戏东阳合伙的时候,就想好的原则。

    在小钱上,要多给戏东阳让利。

    最后争取在大钱上,一次全部找回来还不止。

    至于为什么不跟戏东阳以诚相待?争取和戏东阳做真正的好兄弟?

    徐同道觉得没有必要。

    既然是合作伙伴,那就纯粹一点,不要把事情搞得那么复杂,做个表面上的兄弟就行了,最重要的还是利益!

    他来这县城摆摊,就是为了搞钱,可不是为了结交兄弟的。

    他本身也不缺兄弟,亲兄弟有徐同路,把兄弟有徐同林,表哥、表弟更是有一大把,所以,为什么要在该挣钱的年纪,结交什么兄弟呢?

    就像他以前认识的很多同龄人,在该奋斗挣钱的年纪,选择找女朋友、谈恋爱。

    虽然徐同道当时也挺羡慕,但随着年纪渐长,理智却告诉他:那样的恋爱,几乎在一开始就注定了会以悲剧收场。

    因为当女孩年龄渐长,对物质生活的要求和渴望都会越来越高,而荒废了事业的男朋友,却无法突然挣来大笔的钞票实现她那些愿望。

    男人没的选择,但女孩面前却还有很多选择,只要换一个男朋友,换一个条件更好的男朋友,她想要的物质生活就都能满足。

    试问:又有多少年轻女人能经受住这样的诱惑呢?

    徐同道记得有几个同事、朋友,就是那种情况,被女朋友踹了之后,借酒浇愁,怨天尤人,喝醉了大骂女人薄情寡义、嫌贫爱富……

    可有什么意义呢?

    一切都晚了。

    ……

    徐同道一边在心里想着这些事,提醒自己要理智,要不忘初心——一心搞钱,一边熟练地翻转着手里的烤串。

    经过这些天的磨炼,他烧烤的手法已经比刚开始的时候,熟练很多。

    他手上的羊肉串还没烤好,就又有一男一女两个食客在他烤炉前驻足,徐同道露出笑脸,正要开口招呼,烤炉前的男人就先开口了,“嗨!阳子!你今晚这是什么情况啊这是?你自己的烧烤摊呢?怎么来这里帮忙了?”

    得!

    又是戏东阳的老熟人、老顾客。

    徐同道哑然失笑,心情并没有变得郁闷,反而挺高兴,在他看来,戏东阳的老顾客越多越好。

    反正最后赚的钱,他徐同道能分六成。

    而且还不需要他费心思招呼,这不!展示柜那边的戏东阳听见又有人跟他说话,马上就过来挤出笑容招待了。

    看得出来,他平时应该是不苟言笑的,徐同道记得之前戏东阳自己摆摊的时候,就从来没笑过。

    那时候都是他妹妹戏小倩招呼客人。

    而现在戏东阳和他合伙后,却不得不总是挤出笑容招呼他以前那些顾客和朋友。

    看着他脸上那生硬的笑容,徐同道有点想笑。

    时间流逝。

    徐同道这里的客人越来越多,有的是戏东阳以前的老顾客,有的是他和徐同林以前的老顾客,还有一些是慕名而来的新顾客。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从这里经过的路人被吸引过来。

    餐饮行业有很多奇怪的现象。

    比如:店面太大、装修太高档的饭店,很多食客反而不敢进去。

    但规模很大的地摊,却截然相反,很容易就能引来更多食客。

    这现象很奇怪,仔细想想,却不难理解。

    店面太大、装修太高档的饭店,会让顾客担心里面的消费档次也很高,甚至可能会因为当时自己穿得不够体面,而不好意思进那么高档的饭店用餐。

    但地摊就不同了。

    见到规模很大的地摊,也没几个人会担心自己消费不起,更不会觉得自己身上的穿着不够体面,而配不上地摊的档次。

    不仅如此,多数人看见规模大的地摊,会下意识地想:这家摊子能做这么大,东西肯定好吃,价格应该也不会很贵。

    这两种截然相反的心理很微妙,但却普遍存在。

    这也导致很多规模大、装修很漂亮的大饭店,常常因为持续亏损而倒闭,而那些规模不小的地摊,往往却能赚得日进斗金。

    反正徐同道今晚的切身感受就是——今晚的食客源源不断,客似云来,没多久他这里十几张桌子就都坐满了。

    当他听见新来的几个客人问还有没有桌子,又听见戏小倩抱歉的声音说:“不好意思呀几位大哥,我们这里暂时都坐满了,要不,你们先等一下可以吗?那边有一桌已经快吃好了,只要他们一吃好,我马上去帮你们收拾桌子……”的时候,徐同道下意识回头看了看。

    他这才发现身后的桌子都坐满了。

    比最近这些时日,每天晚上都更快坐满。

    然后,他下意识又往光头张和鲁胖子那两个摊位望去。

    结果却看见光头张站在烤炉前,黑着脸看着他们这边爆满的现象,光头张身后的几张桌子,一个客人都没有,桌面干净得跟光头张的头皮一样一样的。

    鲁胖子那里的情况也没好多少,此时也就两桌客人,多数餐桌都还空着。

    ——要不去他们那里借几张桌子过来?

    徐同道脑中不受控制地闪过这个念头,念头闪过,徐同道忍不住失笑,心想:做人不能太过份了,打人不打脸,不能这么干。

    最气人的是什么?

    随着时间推移,徐同道这边排队等着的食客越来越多,这些食客明明都能看见光头张和鲁胖子那里还有大把的空桌子,却没几个人去那两家摊位吃烧烤。

    注意到这个现象,徐同道竟然有点同情光头张和鲁胖子了。

    但他同情的时候,嘴角的笑容却越来越明显。

    因为他听见那些正在排队的人在议论。

    “哎,老公,那边有好多空桌,要不咱们去那边去吃吧?”

    “嘁!你傻啊?你看这里这么多人,都爆满了,生意这么好,东西肯定好吃,那边都没人去,肯定是有原因的啊!”

    “哦,好像是哦!”

    “那两家我都吃过,东西确实没这里好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