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网瘾少年刘禅之崛起 > 第356章 美人计
    入夜,曹丕盘坐于地,久久不肯入睡。

    郭贵嫔一脸紧张的陪在曹丕的身边,静静不语。

    自从今天下午卢洪派人传回韩虓所言,曹丕就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他拒绝饮食,一直呆立不动,郭贵嫔看着眼泪滚滚,却又无可奈何。

    “陛下!”

    郭贵嫔颤声道:

    “常将军就是担心陛下如此,才故意损毁书信,

    陛下,陛下这番模样,岂不是让亲者痛,仇者快?

    我等没有见过那封书信,不一定就是伯仁亲手所书,

    就算字迹相同,也未必不是刘禅请高手匠人所造,陛下何必耿耿于怀?”

    曹丕闭目沉思良久,叹道:

    “我和伯仁相交已久,想不到……蜀贼势大,他竟做出这般事来,真是,真是有愧国家厚意!”

    曹丕终于肯开口,郭贵嫔这才松了口气。

    “当年武皇帝攻破邺城后收缴书信无数,还不是一把火烧毁,郎君何必如此。”

    曹丕嘿了一声,摇头苦笑道:

    “当年……当年父亲也是先看过才烧的,呵呵,没有不曾追究,但父亲可一直记得那些人。

    赵俨曾阻止李通写信迎奉袁绍,这也是父亲赤壁时为何重用赵俨的原因。”

    郭贵嫔还是第一次听闻这种朝中辛秘,她一时说不出话,也只能垂下头,默默不语。

    就算夏侯尚真跟张飞有什么通信,曹丕现在没有确切的证据,也没法因此杀他。

    不然以后刘禅随便弄一封书信就能杀死朝中重臣,只怕朝中人人自危。

    还是常雕谨慎稳重,他为朝廷考虑,甘于背上僭越的危险,

    这样的忠勇之人,真的是不多了。

    “女王,若是我死了……”

    “郎君,郎君不会死!”郭贵嫔慌忙道。

    曹丕嘿了一声:

    “这世上岂有不老不死之人?

    寿数乃天意,这个我从小就知道。”

    他轻轻抚了抚郭贵嫔的脸颊,

    “我暂时还能撑得住,只是这些日子,要加紧谋划身后之事了。”

    郭贵嫔的嘴唇颤抖了几下,也只能轻轻颔首,开动脑筋给曹丕出谋划策。

    曹丕知道,刘禅夺下陇右之后下一个目标肯定是凉州。

    再夺得凉州这片已经基本被打烂的土地后,他最少需要两年的时间缓缓消化。

    这段时间非常宝贵,也是大魏最后的机会。

    郭贵嫔认为,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抓紧和孙权联合。

    孙权虽然在作战上非常不靠谱,但东吴最少还拥有七万战兵。

    如果这些部队全都投入对季汉发动进攻,就能大大缓解曹魏的压力。

    甚至,曹魏可以选择将张辽调到前线,让他和常雕联手进攻襄阳。

    在关中方向,夺回陇右的希望已经非常渺茫。

    如此,不如索性终止进攻,全力转入防守,

    到时再偷偷派人煽动凉州的夷人谋反,让刘禅疲于奔命,这也能给曹魏增添几分希望。

    这些都安排好,其他就看老天能给曹魏几分运数。

    曹丕现在唯一成年的儿子就是长子曹叡。

    尽管他属意曹礼,但曹丕也知道,曹礼的支持者太少,陈群等人绝不会同意这个要求。

    常雕倒是露出了对曹礼的支持,只是常雕还缺少功勋,

    希望之后的战斗能给常雕足够的机会。

    其他事情,就要看天意了。

    曹丕和郭贵嫔还在商议,宫人突然来报,说贾诩求见。

    曹丕心中咯噔一声,心道莫非又出什么大事了。

    贾诩在之前战败之后引咎辞去太尉之位,

    他本想告老回家颐养天年,但曹丕还是不肯放过他,让他转任卫尉,负责统率卫士守卫宫禁。

    现在天色已晚,贾诩在这时求见,一定是出了极其重大的事情。

    曹丕忙道:

    “快,请文和!”

    上次的谋划大败,贾诩比往日更加低调了许多。

    除了例行公事,他一直阖门不出,从不跟朝中公卿有任何来往,更别提大半夜匆匆来见曹丕。

    可这会儿他一反常态,竟然匆匆求见,

    曹丕立刻召见,惊奇地道:

    “文和,出什么手机了?”

    贾诩没有想象中的慌张,他扶好帽子,又整了整衣衫,这才缓缓拜在曹丕面前:

    “陛下,在城中发现了不少尸体,其中一人……似乎是多年前就被处决的校事卢洪,

    臣叫人封锁消息,特来报知陛下!”

    当年曹操耐不住群臣请求,表示要杀卢洪谢天下。

    可他终究舍不得这支秘密校事,稍作安排后让这支部队隐匿下来,从事秘密的侦查、暗杀活动。

    卢洪还存在的事情贾诩心知肚明,发现卢洪横死,他立刻叫人隐匿消息,自己亲自来通知曹丕。

    死一个卢洪倒是无关紧要,可卢洪刚刚传递了消息就遭到格杀,不得不让曹丕警惕起来。

    “文和可知是谁下手?”

    “死士韩虓下落不明,下手之人应该是他!”

    曹丕这几天已经多次听到韩虓的名字,听说他居然杀死卢洪,不禁勃然大怒,

    不过,他想起自己现在不宜动怒,也只好把心里的不忿暂时压住。

    “这个韩虓,当真不识抬举,传令城门校尉好生搜捕,定要擒拿此人!”

    贾诩点点头,正要告退,曹丕突然道:

    “且慢——文和以为,封孙权为魏王如何?”

    曹丕这话问的没头没尾,可贾诩却听得明白。

    他苦笑道:

    “老臣心思已乱,哪敢再谋国事,

    刘子扬定有妙计,陛下何不相询。”

    曹丕咬牙道:

    “刘子扬定言不可。”

    贾诩微笑道:

    “既然陛下已经定计,那有何必再说?”

    ·

    孙权的人品大多数正常人都不肯相信,但就算是毒药,现在曹丕也不得不吃下去了。

    他的身体情况不容乐观,如果不能在有生之年扭转对季汉作战的不利局面,之后不管是曹叡还是曹礼即位都很难再跟这个占据大义的强敌掰腕子。

    孙权现在的威信还不足以称王,曹丕索性以大魏朝廷的身份封他为吴王,

    曹孙联手抗击强敌的时候到了。

    不用曹丕说,孙权已经在积极行动。

    上次作战,刘禅夺走了巴丘和陆口两个重镇,这次孙权想要进攻油江口非常困难。

    就算连续攻克两地,油江口和江陵肯定也已经接到消息做好准备,非常不值。

    现在唯一的方案就是走夏口,学孙贲之前的战法进攻江陵。

    夏水比长江难走,江陵比油江口难攻,为了完成作战,孙权展开了周密的部署。

    他先往夏口调兵,声称要进攻夏口江北的石阳,讨伐那里的叛将韩综等人。

    这是合情合理,关羽和张飞也说不出什么。

    而部队集结之前,孙权又派出了大量的商队抵达江陵,拜见南郡太守糜芳和江陵县令石苞,并以孙权的身份请求糜芳和石苞帮助他们一起进攻石阳。

    他们给糜芳送去了大量的铜钱珍玩,又给石苞送去了几个水灵灵的江东美女。

    石苞的好色是历史出名的,司马懿曾经因为他的好色薄行非常不满。(石苞家也应该不存在家教这种东西,比如他名气很大的儿子石崇就是个例子)

    没办法,石苞从小贫寒,对财色的抵抗力几乎为零,见了这些江东美女,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哎呀,这,这怎使得?

    这,这江东的美女,还真是别有风姿啊。”

    看着一个个江东美女娇柔胆怯的模样,石苞忍不住食指大动。

    东吴的使者吕壹见石苞这副没见过世面的模样,心中大定。

    他用粗糙的手指摩挲着酒杯,谦卑地笑了笑:

    “大将军久闻仲容名号,早就想跟仲容好好亲近一番。

    这些美人虽是江东世家嫡女,可给仲容这样的大才做妾,也是不枉生平了。”

    “啊啊哈哈哈……”

    石苞和吕壹两人一起发出猥琐的笑容,都露出你懂得的表情。

    “哎,久闻大将军大名,只可惜缘悭一面啊。”石苞感慨地道。

    “是啊,大将军听闻仲容好大本事,把这江陵治理的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当真是世间少有的奇才。

    若是在我国,最少能位列太守之位,只是糜子方在这南郡,倒是让仲容委屈了。”

    石苞不快地哼了一声,眼中流露出几分恨意。

    “算了吧,我这北方来的赶车贱奴,能做个县令已经是祖宗保佑,哪敢再求什么太守之位?”

    吕壹听说过上次张飞夜闯江陵城,石苞曾经因为看守不善遭到刘禅的惩罚。

    他见此人心中果然颇有怨言,更是大喜过望,他压低声音道:

    “周公瑾有一女,花容月貌,家世出身皆为上上之选。

    听闻仲容尚未婚娶,若是仲容有意,吕某愿做个媒人如何?”

    “此,此话当真?”石苞顿时心花怒放。

    周瑜的女儿啊……

    周瑜的长相大家都懂,

    不管他这女儿是不是跟小乔生的,那也一定是风华绝代的佳丽。

    石苞顿时兴奋地口水横流,他紧紧抓住吕壹的手,颤声道:

    “好,好,好,若是能,能娶周公瑾之女,我,我什么都愿意做。”

    吕壹嘿嘿一笑,拍了拍石苞的手背,低声道:

    “哎,仲容客气了。”

    这个东吴的校事首领紧紧握住石苞的手,两人心里同时响起一个声音。

    哈哈,这个蠢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