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的灵根等级是负级 > 027章 青焰逼人
    姜凡不知道,他这一声“爆!”却给身后的薛平带来了一个天大的麻烦。

    薛平只觉得那白色光点进入身体后,便无声的爆开,化做一股灵气四散开来。

    自己外放的灵力一下被全部打乱,原本那大斧受他灵力的牵引,向姜凡头上落下,但那光点爆开的一瞬间,自身的灵力牵引便消失不见了。

    那斧头失去了灵力牵引,带着雷霆之威不分敌我的向两人砸来。薛平也顾不得许多了,飞起一脚踹向姜凡,想借力躲开。

    谁料姜凡仿佛料到他有此举一般,伸出双手钳住薛平的脚腕,双臂用力一甩,正好将他向那大斧甩去。

    姜凡一边扔,嘴里还念叨着“什么撕风,老子也会!”

    “不!”薛平被甩到空中,惨呼一声举起双臂。只见他双肩部位青光大做,一时间,他的双臂疯狂的膨胀着,那鼓胀的肌肉甚至撑破了长袖。

    “竟是青色的双生灵根!”一旁的周不亏目光一凝,大声说到。

    所谓双生灵根,是灵根生长于身体的对称部位,比如像李平川只有右手的手骨有灵根,当然不如双手都有灵根来的厉害。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薛平与自己的战斧来了个亲密接触,他膨胀的双臂上,竟隐隐闪动着金属的光泽一般,那斧刃劈上手臂,便发出一阵令人耳鸣牙酸的金属磨擦之声。

    接着,只听薛平一声惨叫,整个人便向炮弹一般砸向地面,而巨斧则也被弹飞到一边。

    “咳…咳咳…”一边尘土飞扬中,传来薛平咳嗽的声音。“姜凡,是你逼我的,是你逼我的!”

    尘土中,薛平的声音很虚弱,但语气中那滔天的恨意却听得人心底生寒。

    “我逼你?怎么?觉得被众人围观很羞辱么?”姜凡轻笑一声,问道“那日在研修阁中,众目睽睽之下,你让我滚开时,可曾知道羞辱两个字怎么写?”

    “怎么,不说话了?”姜凡没有听到薛平的回应,又说到:“或者,你只是恨我要赢走你的院子?你倒底是舍不得这院子,还是舍不得这饮马湖!”

    姜凡说到此处,语气突然的凌厉起来,尘埃落定,姜凡紧紧盯着薛平,仿佛想在他脸上看出什么。

    “哈哈,哈哈哈…”薛平突然仰天大笑起来,“你知道,你知道了!孙同果然是你杀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姜凡笑笑,从薛平的表现中,他可以断定,饮马湖中有一个不得了的秘密。

    “也罢,你知道此事,我便更不能让你夺下这个院子了。”薛平突然冷静了下来,他指着姜凡,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今天失去的,有朝一日毕将千倍万倍的夺回来!”

    话音未落,薛平的左臂上猛的冒起了青色的光焰。

    那光焰静静的燃烧着,宛如九幽冥界中窜出的火苗,那青色火焰的映照下,薛平那惨白的脸,扭曲的让人心中发寒。

    “疯了疯了!这亏了呀,血亏!”一旁的周不亏一边嗑着瓜子一边说到“就算是双生灵根,也他娘的不能这么浪费啊!”

    战场中央的姜凡,则是一脸震惊的看着薛平,姜凡不明白,那饮马湖中到底藏着什么,可以让一个人如此的疯狂,竟然愿意自燃自己的一条灵根。

    “你给我去死!”薛平没时间陪着姜凡思考问题,他大手一挥,掉落在一旁的大斧又飞回了他的手中。

    薛平将大斧交由左手,瞬间,那青色的火焰便蔓延到了斧身之上。薛平怒嚎着向姜凡奔来,那速度比之前要快上数倍。

    “无归拳法!”姜凡知道自己再也不能藏拙,赶忙使出自己看家底的武技。瞬间,姜凡体内几声闷响,身形猛地大了一圈,连皮肤都隐隐透着红色。

    “想杀我,先握好自己的兵器再说!”姜凡怒号着一拳轰出,那拳头砸在斧柄之上,竟让斧柄硬生生弯出了一个弧形。

    “第四斧,揽星!”薛平手腕一震,裂出一道口子来,但从伤口处喷出的不是血,竟是青色的火苗。他仿佛丝毫不为伤口担心,依然倾尽全力,向前送出一斧。

    姜凡躲过斧身,刚想出拳,薛平猛地将巨斧往回一拉,那斧刃便扎在了姜凡的后背之上。

    姜凡受伤,也是凶性大起,任由薛平将自己向他拉去。

    “小伙子你玩挺溜啊?你特么诺克萨斯待过啊!”姜凡一边吐槽着,一边挥拳直捣薛平的心脏。

    薛平连忙猛的将大斧甩开,斧刃从姜凡的后背拔出,带出一串血花。但随着鲜血喷出,姜凡反而觉得体内的气血奔涌的更顺畅了。

    “无归拳法,还真是一套搏命的功法啊!”姜凡忍住剧痛想着,咬着牙将那拳轰出。

    “噗…”薛平挨了重重一拳,鲜血中掺杂着一些碎肉一口喷出。更让他惊骇的是,姜凡一身的气血仿佛有一种吸引力一般,随着姜凡气血涌动,薛平自己的血液竟控制不住的想冲出伤口。

    “你到底是什么怪物!”薛平不甘的大声吼道,他手臂上的青色火焰已经开始黯淡了。

    “第五斧,追月!”薛平眼眶欲裂,舞着巨斧在身前扫过一个弧形,一道三米长的灵力攻击透斧而去,向姜凡劈去。

    姜凡不闪不避,实际上他也避不开了。他双手护在身前硬接下了这一斧,顿时,两道深可见骨的伤痕爬上了姜凡的手臂,滚烫的鲜血四溅而出。

    姜凡被这一击击退了数米,他看着自己颤抖的双手,发现自己已经快握不住拳了。

    而薛平根本不想给姜凡任何喘息的机会,他拖着大斧飞快的奔来,那斧刃将他身后的地面犁出一道深深的沟渠。

    “第六斧!碎阳!”姜凡剑眉倒竖,看着薛平劈出这毁天灭地的一斧。

    只见他拖着巨斧奔至身前,向旁边一侧身,左手用力挥舞,那巨大且锋利的斧刃便带着泥土与碎石向姜凡的咽喉划来。

    “姜师兄!”李平川惊叫出声,却又忍不住闭上了双眼。

    千钧一发之际,姜凡猛地激荡自己体内的气血,一时间,无数的血液顺着大大小小的伤口流出。

    随着血液流出,无归拳法激发出了最后一丝力量,姜凡怒喝着双脚蹬地将身体向后仰去,并一拳打向薛平的肩头。

    一声惨呼,薛平肩膀被打穿,那燃着的青色火焰也缓缓熄灭。巨斧滑落,在姜凡的胸口处划出一道伤痕,姜凡仰天一口鲜血喷出,两个人,都倒在血泊中。

    “姜师兄!”李平川再也无法冷静观战了,他一边大叫着一边向姜凡跑去。而一旁的周不亏,则是一脸期待的看着姜凡。

    李平川正向姜凡奔着,远处围观的人也都屏息凝神,想知道最后的结果。就在这时,姜凡身体内部却隐隐有灰色的光芒透出,无归拳法的反噬开始了。

    “果然是反噬,这小子怎么做到的?”一旁的周不亏看着姜凡,小声嘀咕着。

    “啊~~~”李平川正往前奔着,姜凡突然满脸陶醉的大叫一声从地上坐了起来,这一嗓子把李平川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李师弟,你要累了就往后坐坐,我这儿快完事了。”姜凡回了回神,看了一眼倒在一边意识模糊的薛平,感受了一下身体的状态,扭过头笑眯眯的对李平川说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