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的灵根等级是负级 > 026章 薛平的三板斧

026章 薛平的三板斧

    当姜凡带着二人走到薛平的宅院门前时,薛平已经带着一众外门弟子在门前等后了,还有一些得到风声赶来看热闹的外门弟子,都躲在一旁偷偷往这边瞧着。

    姜凡见状,稍微愣了愣,他看向李平川问道:“是你告诉别人咱们来搬家的?”

    李平川兴奋的点点头,说到:“这是我跟着姜师兄出征的第一战,方才姜师兄你在和周长老说话,我就告诉了几个朋友。”

    “呃…”姜凡无奈的扶扶额头,对着李平川说道:“下次注意,别这么嚣张,你等咱把院子抢…呃赢回来,请朋友吃个饭,大伙就都知道了不是。”

    “好的姜师兄,那咱们下回抢谁的院子?”李平川认真的问到。

    “不是抢,是…”

    “小家伙,下回你再抢院子的时候,记得让我做见证,我给你算便宜点。”周不亏也一本正经的说道。

    “……”

    这边三个人正热火朝天的讨论着,那边薛平的脸色却比姜凡的锅底都要黑了。

    “这特么也太不把我当人看了!”薛平气得攥紧了拳头,目光阴狠的盯着姜凡,双目中杀机闪动。

    “嗯?”姜凡感受到了薛平不善的目光,皱着眉头向他看来。“怎么,我们在这聊天,是等你收拾家当呢,你收拾好了?”

    “姜凡!”薛平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来挑战我我自是不怕,我只问你一句,孙同可是被你所害?!”

    “孙同是谁?”姜凡装做思考了一下,瞪着无辜的眼睛问道。

    “薛平,你就算不敢应战,也不用随便编个理由嫁祸于我啊!我姜凡是什么人,众师弟都是知道的啊!”

    姜凡一边说着,一边向看热闹的师弟们看去,不少人看着姜凡眼中愤怒又坦诚的神彩,想起那时姜凡保护众师弟的画面,不少的师弟都情不自禁的点起头来。

    只有站在一旁的周不亏扭过头去,当晚的场面他可是看的一清二楚,姜凡的演技也着实让周不亏开了眼界。

    “哎,赶情我的脸皮与这小子比起来,还是薄了些。”周不亏摩挲着自己满是皱褶的老脸,心里想着。

    “你!好,孙同的事我会慢慢调查,但今天,你还是得靠真本事说话!”薛平前前踏了一步,周身的气势猛的放出。

    “通脉境七重天!竟是七重天!”不少观望的外门弟子目光一凝。

    “薛平的境界什么时候又提升了?”

    “听说他本就是世家出身,这底蕴果然非同凡响!”

    “不过是从六重天到了七重天而已,有这么大惊小怪的么?”也有些修为浅薄的外门弟子不解的问道。

    以姜凡的眼界,他当然知道每个大境界又分为九重天,但每三重天都是一个坎,迈过了六重天到达七重天,实力可不是涨了一丝那么简单。

    “看来,不光是我一个人在努力啊。”

    姜凡为这次比试,也是做足了准备,达到了盈血境七重天才付诸行动,但他没想到薛平也刚好突破到了通脉境的七重天。

    “姜凡,现在若是你走,当着众师兄弟和周长老的面,我不为难你。”薛平也是第一次以七重天的修为与人交战,那力量带来的踏实感不禁让他有些飘飘然了。

    “小子,你就算走,贡献点老子也不退!赶紧上,干他!”一旁的周不亏一听薛平此言,有些着急的低声催促道。

    “呃…”姜凡心里翻了个白眼,向周不亏做了一个安心的手势,便扭头向薛平走去。

    薛平周身的气息涌动吹起了姜凡额前的头发,他那明亮的眸子闪动着战意看着眼前不可一世的薛平。

    纵使是在通脉境七重天的气势之下,姜凡就如同惊涛骇浪中的礁石一般不为所动。

    后方的李平川望着姜凡的背影,那本来紧张的心情也慢慢平复了下来。

    他仿佛回到了第一次被姜凡所救的那一天,这个能带给人生的希望的男人,他的强大不是靠修为可以衡量的。

    远方的弟子们也都闭上了嘴巴,大家都屏住呼吸,生怕错过每一个细节。

    “斧来!”薛平竟先大喝一声,手中多了一把一人高的双刃大斧。

    他见姜凡一步步向他走来,虽没有一丝一毫的气势波动,但莫名的,他感觉自身的血液都随着姜凡的脚步而震颤着。

    “一斧劈山!”薛平抡起那大斧,猛的向姜凡砸来,空气中传来灵力呼啸的声音。姜凡只感觉那斧子带动风声,竟刮的人眼睛生疼。

    姜凡侧身躲过斧刃,那一斧砸入泥土,溅起的石块噼里啪啦的击打在姜凡的身上。

    一股强大的灵力从地下传来,姜凡双脚蹬地跳向一旁,只听“轰”的一声,姜凡刚才所站的地方,已经是一个大坑!

    “两斧断河!”姜凡刚一落地,薛平那一声怒喝已在耳边响起。他手臂猛的发力将斧头抬起,顺势横扫而来。

    这一招不仅速度奇快,而且那长斧横扫的范围太大,姜凡躲闪不及,双臂猛的探出,如两根铁棍一般顶向那长长的斧柄。

    一声闷响,姜凡的手掌与那斧柄相触,他只觉得斧上的灵力攻击顺着手掌刺进了身体,一时间双臂又酸又麻。

    但下一秒,姜凡体内的气血马上有了反应,不但奔涌着将那股灵力攻击吞噬一空,还狠狠的向那斧柄反震而去。

    “呃啊!”薛平感受着斧柄传来的反震之力,手腕一阵刺痛,就在疼痛间,一颗米粒大小的光点,飞快的射入了他的身体。

    薛平昨日刚踏入通脉境七重天,气息虽然强横,但还不够平稳。这一粒光点进入身体,顿时他身体内的气血便剧烈翻涌起来。

    “奇怪,薛平怎么流鼻血了?”

    “补大了吧?”

    “哼,我知道有不少姐妹想和我抢姜师兄,没想到薛平也…”

    在大家的惊讶声中,薛平只感觉脑袋有点昏,鼻子内热乎乎的,他一斧逼开姜凡,用手一摸,才发现自己流了鼻血。

    “糟糕,这姜凡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我一发力,有的气血就会逆行,连经脉都有些堵塞了!”

    薛平不愧是潜龙榜的高手,他快速分析了一下身体的状况,瞬间便感应到了体内那颗异样的光点。

    这一系列反应只在一息之间,姜凡刚欺进薛平的身前,那颗灵种便被薛平用灵力灭掉了。

    而且薛平对灵力的把控不知比孙同强了多少,他在体内使用灵力攻击,却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

    薛平见姜凡近得身前,狞笑了一声。众人都以为,越长的兵器越应该近身而战,但薛平所使用的这套武技,却有一招凌厉的招式专门克制近战。

    “第三斧,撕风!”薛平怒喝一声,手中巨斧猛的扔向天空,接着他闪电般的伸出双手将姜凡牢牢的锁住。

    姜凡一直在注意着他手中的大斧,谁料薛平竟将斧头扔掉,两只胳膊如铁箍一般锁住了自己。

    姜凡正在挣扎着,却听得一旁的李平川一声惊呼,姜凡感觉什么东西遮住了太阳,他抬头望去,只见那把巨斧从天而降,仿佛撕开了空气一般呼啸着向自己砸来!

    姜凡大骇之下,双手各凝出一个绿色的光团,猛地拍进薛平的身体。薛平虎躯一颤,血气逆行,两道鼻血又流了出来。

    “无耻,放开我的姜师兄!”旁观的女弟子见薛平抱着姜凡又流着鼻血,忍不住怒喝道。

    此时的薛平,只感觉头昏脑胀,四肢发软,哪再有力气将姜凡锁住。他双臂上一阵巨力袭来,只见姜凡怒喝一声,膀子一拧,便挣脱了出来。

    紧接着,姜凡扭身向后手指一弹,一个光点便又钻入了薛平的身体。

    “灵种,爆!”姜凡一边向前紧跑两步,一边头也不回的喝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