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的灵根等级是负级 > 019章 天玄来访
    苏若云一把拉住姜凡,生怕他的喊声惊动天上的那一行人。

    “姜凡!你冷静,这玄天宗来山门,掌门不可能不知道,他会处理好这一切的!”苏若云看着姜凡,焦急的喊道。

    仿佛是为了印证他的话一般,苏若云话音刚落,天空中凌虚子的声音便已经传来了。

    “天玄宗的各位道友们,好意我隐仙门心领了,这些个丹药,还请你们都收回去吧。”

    姜凡听到师父的声音,这才闭上了嘴吧,他寻声看去,远处,凌虚子一人踏空而来,短短几步,便走到了那一行人的近前。

    他向下看了看,那些外门弟子见掌门出现,一个个便老实了不少。

    “凌虚子,这都是我玄天宗的一番心意,送出来了,又岂能收回呢?”车辇之中,那男子笑道。

    “曲成空,曲掌门。”凌虚子向那人点点头,又说到:“我隐仙门虽不是什么大门派,但规矩还是有的,这无端的奖赏,让弟子变的不劳而获,想必也不是曲掌门的初衷吧?”

    凌虚子说着,一股神念铺天盖地的向下方涌来,下一秒,他大手一挥,无数的灵丹就从地上,外门弟子的手中怀中飞起,又飞回了那车斗之中。

    接着,凌虚子又低头看向底下的弟子,喝到:“若让我发现有谁私藏,一定恶惩!”

    瞬时,一股强大的威压由天上传来,几个弟子跪倒在地,颤颤巍巍从自己的储物戒指中将丹药取出。

    接着,凌虚子也不看曲成空那有些发黑的脸,笑着问道:“曲长门,不是说好过几天四大宗门一同来么?怎么玄天宗先来了?”

    “我们玄天宗最是团结正派的门宗,隐仙门遭此劫难,自然先来看看。”曲成空不咸不淡的说道。

    “确实是团结,许多小门派都被你们给团结成玄天宗的分宗了。”凌虚子闻言,心里想到。

    “既然是这样,那玄天宗的诸位,请随我隐仙殿一叙吧?”凌虚子抬手,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曲成空点点头,驾着车辇,带着众人随着凌虚子向隐仙殿飞去。

    底下的众弟子,看着凌虚子他们飞走,有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擦着冷汗,有的却仿佛还惦记着之前到手的丹药,满脸的遗憾之色。

    姜凡看着众弟子的神态,除了几个同他一样满脸怒意的弟子,剩下人的表现,实在让姜凡心寒。

    “苏长老,苏大哥!”姜凡轻轻的问道:“你说,苦修治愈之术,是为了救人。但,若生于世,却处处仰人鼻息,又岂是治愈之术可以救的?”

    “这…”苏若云用那蒲扇般的大手挠挠头,不知如何解释。

    “苏大哥。”姜凡扭过头,对苏若云笑笑,说道:“你不用向我解释什么,任何事情做到极致,都拥有改变一切的力量,我相信苏大哥能做到。”

    “同样的,我也会用我的方式,让隐仙门不再在他人的影子下生存!”姜凡看着那些个外门弟子,心中五味杂陈。

    “这些人中,也有当日与血域魔宗交手的弟子。我虽救下了他们的命,但却阻止不了他们向利益低头的心啊。”姜凡无奈的想到。

    他向苏若云打了声招呼告别,便兴致缺缺的向饮马湖边走去。

    他现在迫切的想要成长,想要力量,他想要终有一天,再看到曲成空时,踹翻他的车辇,将车斗里的丹药,一颗一颗的全都塞进他的嘴里!

    饮马湖是潜龙院西边的一处湖泊,相传,三百年前隐仙门的掌门千山老人的坐骑嘶风踏天驹,最喜欢在此处饮泉水。

    姜凡到饮马湖来,是为了修炼,他怕自己修炼时一气浑天诀带出的灵气又把自己的师弟伤到,无奈,只能在饮马湖边的密林中寻一块安静的地方。

    从寻道台一路走来,等姜凡走到林中,已经是中午了。

    姜凡寻得一处静密的地方,盘腿坐下,心中催动一气浑天诀,一时间,姜凡的周身灵气四溢,天地间的灵气仿佛受到吸引一般,纷纷与姜凡周身的废品灵气搅在一起。

    有过一次经历的姜凡,这次不再慌张,他控制着周身的灵气在体内体外循环着,心中想道:

    “难怪这一气浑天诀其他人练起来收效甚微,难寻其中奥妙,归根结底,不是师祖他们资质不好,而且他们的灵根品质太高啊。”

    姜凡从中午修炼到天黑,在一气浑天诀和血蛊的双重帮助下,他的修为已经突破到了盈血境五重天。

    空气中的气流涌动慢慢弱了下来,姜凡身体猛的一震,周身的灵气纷纷涌进身体,姜凡待身体中灵气运转稳定后,慢慢睁开了双眼。

    “按照这个修炼速度,再过几天,我就有自己的院子住了!”姜凡笑了笑,“那种灵诀我已经研读过,是时候凝几颗灵种了。”

    姜凡想着,按照种灵诀口诀,默默的催动体内灵气,凝结灵种。一颗,两颗…当凝成五颗灵种之后,姜凡再也无法运转功法了。

    “嗯,功法上说了,这种灵诀最多可以凝聚十颗灵种。我这破灵气,能凝成五颗,已经是不错的了。”

    姜凡满意的点点头,待自己消耗的灵气稍稍补充了一些后,他站起身来,拍拍屁股向自己住的地方走去。

    他走在湖边的小道上,欣赏着水中倒映的明月,心中的气恼渐渐消退而去。

    但就在此时,湖中的一幕却又让姜凡平静的心,狂跳了起来!

    “湖中有人!”姜凡愣了愣,下意识的弯下了腰,放轻了脚步。

    只见在波光鳞鳞的湖中,一个人影背对着他,如瀑布般的长发柔顺的披在腰间,那人双臂交错着,正在清洗着自己的肩头。

    “不合适不合适…”姜凡心里想着,扭头便想绕道走开,但却好死不死的一脚踩上了地上的枯枝。

    “咔嚓”一声,枯枝折断的声音在这静谧的夜晚如此的刺耳。姜凡脑子里“嗡”的一声,暗道一声:要糟!

    果然,湖中突然水声大作,一声怒喝传来:“什么人!”

    “……?”姜凡身形一顿,回过神来,“我去,男的?”

    姜凡郁闷的转过身来,心中无奈的想到:“你一个男的,管我是什么人,莫非你还能吃亏不成?”

    但见湖中那男子怒目圆睁,他也不上岸,只是伸手指着姜凡问道,“你是何人,鬼鬼祟祟站在此处作甚!”

    姜凡听他声音只觉得耳熟,但巧的是,他转身之际,刚好一边云彩遮住了月光,那人的面目却是看不真切了。

    姜凡正想着如何解释,他实在不想说自己是来练功的。

    “怎么?被发现了不敢说话么?我告诉你,这里可是薛平薛少的地盘,你小子活腻歪了?”

    姜凡猛的一拍脑袋,这腔调不就是那时研修阁内,薛平身后那尖嘴猴腮的少年的声音么?

    “这是潜龙院的湖,又不是他薛平的渔塘,我凭什么不能来?”姜凡不怕了,抱着膀子问道。

    “你好大的胆子!你…你转过身去!”那人闻言,怒喝一声,刚想抬腿上岸,迟疑了一下,又缩回了水中。

    “大老爷们,这么不自信么?”姜凡嗤笑一声,慢悠悠的走到一旁。只听见哗啦啦一阵水响,接着又传来穿衣服的声音。

    过了一会,姜凡感觉自己都有些困了,不耐烦的掏掏耳朵,刚想问一句“怎么还没穿好?”,却听得背后破空声转来。

    “妈的,无耻!”姜凡大骂一声,转过身来,只见一把宝剑,在黑暗中犹如吐信的毒蛇一般,向他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