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的灵根等级是负级 > 018章 杀人诛心
    姜凡看着奋起反扑的巨狼,心中像是得到了什么安慰一般。面对着巨狼锋利的獠牙和尖爪,他笑了。

    下一秒,姜凡扭身躲过了巨狼的撕咬,空中一人一狼身体交错,姜凡反手一拳打在了巨狼腰间的伤口处。

    这轻飘飘的一拳并没有对巨狼造成任何伤害,反而将一股废品灵气转化成的攻击,送入了巨狼的体内。

    苏若云看着巨狼的伤口,从中毒的黑色慢慢变成健康的红色,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

    那巨狼落地,转身欲迎接姜凡的攻击,却看见一张开心干净的脸,还友好的对着它笑了笑…

    巨狼愣了愣,它虽然只是一阶的低等魔兽,灵智不是那么开化,但也不是不知好歹。

    它看着姜凡毫无威胁的表情,感受着体内澎湃的生命力量,呜咽一声,缓缓走到了姜凡的身边,底下头去,那巨大的脑袋蹭着姜凡的腿,就像在臣服一般。

    “好了。”姜凡笑着拍拍巨狼的大头,指指苏若云身边的笼子,用力的推推它。

    “你不属于这里,走吧,让苏长老将你带回你应该在的地方。”

    巨狼虽然听不懂姜凡在说些什么,但看到姜凡的动作,似乎是让它离开。那巨狼站在那里沉默了一会,用力的嗅了嗅姜凡,默默转身走进了笼中。

    “姜凡,魔狼是高傲的物种,它向你低头,便是认你做它的王,你这样赶走它…”苏若云犹豫道。

    “苏长老,这里不是它的家,没有家,不会快乐的。”姜凡冲着苏若云笑笑。“还是劳烦苏长老,带它回家吧。”

    苏若云点点头,将巨狼收入了戒指之中,一时间,石台上陷入了寂静。

    众多女弟子看着眼前的一幕,感动的那叫一个稀里哗啦,姜凡不由得想起上一世姑娘们看韩剧的画面来。

    尤其很多弟子都知道,姜凡是掌门捡回宗门来的,那句“没有家,不会快乐的。”简直无情的戳中了她们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苏若云则是在回味姜凡治疗巨狼的手段,他没有感受到一丝一毫治疗的力量,只看着姜凡秀了一套震山拳,这巨狼就生龙活虎了?!

    “趁其不备,稳准狠!”苏若云摇头苦笑了一下,他认定姜凡一定是将治疗的手段隐藏在招式之中,神不知鬼不觉的使用了出来。

    而姜凡沉默,则是又在疯狂的想着理由,“怎么办?我当着大家的面打人,呃,打狼了!还把它给打好了!怎么解释这个变态的行为?”

    “姜凡,你…”苏若云思考再三,还是决定问问姜凡是怎么做到的,虽然修行之人,问别人功法是很不礼貌的行为,但姜凡带给他的震撼,已经不是要不要脸可以解决的问题了。

    “苏长老!”姜凡听苏若云叫他,猛的一激灵,连忙抢先说道:“弟子认为,医者,要先医心,再医病,要先唤起伤者的救生欲,方法手段不能拘泥!”

    “这个我知道了,我是问…”

    “弟子方才不是真的在打它,弟子很有同情心的!”

    “我明白,我是说…”

    “苏长老,这堂课弟子学到了很多,弟子要谢谢您!”

    “你特么学什么了?!”苏若云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他知道,姜凡在回避他将要提出的疑问。

    “也罢,姜凡,今天,我苏若云要谢谢你。”苏若云叹了口气,看着姜凡坚持的样子,放下了心中的疑惑。

    “谢苏长老成全!”姜凡也感激的看着眼前这个汉子。他明白,苏若云并不是眼红他的手段,他只是想弄明白,再传授给更多的人罢了。

    “只是,能否让我知道,这功法的名字?当然,我指的不是震山拳。”苏若云咬了咬牙,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这特么就是震山拳!”姜凡内心崩溃的想到,他看着苏若云渴求的眼神,咽了口吐沫。

    “这功法…能藏于攻击招式之中,并且通过拳掌的锤打作用,使治疗的力量能更好的渗透到对方体内。”

    “这功法,是我自创的。我管它叫……马!杀!鸡!”姜凡颤抖的编出了功法的名字,感觉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马?为什么要杀鸡?”苏若云皱着眉头思考着。

    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姜凡既然说了,功法是他自创,那就算知道名字,苏若云也无法从文献上找到这功法了。

    “姜凡,有时间,我会找你多聊聊的。”苏若云笑着对姜凡点了点头,又无语的看了看一脸花痴的女弟子们。

    “行了,今天的传授就到这里,希望你们从姜凡身上,可以学得到做为一个灵疗师,该有的魄力和勇气!”

    苏若云严肃的对弟子们说道,“大家散了吧,姜凡,你留下。”

    苏若云并不是真的有事要找姜凡,只是看到了姜凡那求助的眼神,苏若云明白了,若不将姜凡留下,恐怕他就得给众多女弟子去做马!杀!鸡了。

    一众弟子三步一回头的走了,只有苏若云和姜凡坐在石台之上。

    “苏长老,多谢了!”姜凡苦笑着说道。

    “行了,刚见面不是很自来熟么?还兄弟长兄弟短的,以后除了传授的时候,你就管我叫大哥吧。”苏若云又大笑着拍起了姜凡的后背。

    “苏大哥!你冷静,小弟我身子板可弱!”姜凡无奈的说道。

    “若不是你这形象气质和这名字还有职业差的太远,鬼才会傻傻的上来就叫大哥。”姜凡无奈的想到。

    一边的苏若云刚要说话,突然,空中却传来破空之声,一时间,阵阵惊呼传来。

    姜凡与苏若云向天空看去,只见高空之上,有一支数十人的队伍。大部分人脚底都踏着一仙鹤。

    只有唯首之人,身坐一金色车辇之中,车辇由两只踏着云雾的魔兽拉着,车辇的后面,还拖着一个小斗,斗中两个形似童子的小孩,正露出头来,好奇的看着下面的众人。

    “妖邪祸乱,当以身驱之;同袍染血,当以情慰之。玄天宗前来拜会,以匡山河正气,慰隐仙门长老弟子之灵!”

    姜凡听着那天上的人群中,在车辇一侧的一位老者看向地上的众人开口说道,不由得皱皱眉头。

    “说的好听,血域魔宗来时,隐仙门也曾传信各宗门以求增援,他们皆以各种理由推诿。如今,又何必做此姿态!”

    姜凡之前身为大弟子,这些事情他多少知道一些。此时看着玄天宗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姜凡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他恶狠狠的盯着天空,但见那坐着车辇的男子听那老者说完,淡然的向下方看看,接着没有任何感情的说了一个字:“赏!”

    那男子一声令下,车后小斗里的两个小孩,便从斗中捧出大把的丹药,从天上扔下。

    那丹药不少都砸在外门弟子的身上,有人吃痛的唉呦一声,将那丹药捡起,竟高兴的惊呼出声。

    “是聚灵丹!聚灵丹啊!”

    “我这是血骨丸,还有舒气丹!”

    地面上的外门弟子们疯狂了,他们不顾一切的弯腰在地上拾着丹药。

    天空上,那两个童子看着地上哄抢的人群,咯咯的笑出了声,一时间,更多的丹药从天上散了下来。

    姜凡将拳头捏的发白,“血域魔宗来杀人,这玄天宗,是来诛心啊!”

    他看着眼前的师弟,有的甚至不顾长老的劝阻,偷偷的将丹药踩在脚下。姜凡再也忍不了了,他往前跑了两步,对着众人咆哮到:

    “停下!都特么给老子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