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的灵根等级是负级 > 017章 让我,将你打醒!

017章 让我,将你打醒!

    苏若云已经开始上传授心得了,但姜凡一时脑子还转不过弯来,寻道台上的氛围变的莫名的奇怪。

    苏若云看着众弟子说着一些修行上的心得,姜凡直直的看着苏若云,努力的让自己听进去不要出戏,而一旁的众多女弟子,则是一勾勾的看着姜凡,眼睛里都要放出电光来…

    “唉,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老苏这张脸,拼不过那小子,这课该怎么上才好?”

    苏若云看一群子弟光看姜凡不看自己,抓抓脑袋有些苦恼的想到。突然,他眼睛一亮,仿佛想到了什么一般,抬起小树一般的胳膊一指姜凡。

    “你,到近前来,来给大家做个示范。”

    姜凡见苏若云指他,愣了一下,瞬间便明白了他的用意。姜凡点点头站起身来,不急不缓的走到苏若云的身边。“兄…苏长老,需要弟子怎么配合。”

    苏若云想了想,说道:“姜凡,你先说说,以灵力催动治疗之术,最重要的是什么?”

    “弟子以为,最重要的是功法释放的速度与准确度,如何能趁其不备,出手稳准狠,干净利落快……”姜凡越说越兴奋,眼睛还隐隐有些发光。

    “停!停停停!”苏若云一脑袋黑线的打断姜凡,心中想到“你这是疗伤呢还是偷袭呢?听着咋这么瘆的慌?”

    “呃,姜凡啊,我们学习治疗的功法,为的是救人,你注意的点是不是跑遍了?”苏若云扶了扶额头,问道。

    “糟糕,光想着自己来的目的了,一不小心说错话了!”姜凡被苏若云打断,猛的反应过来,自己思考的角度,确实不是别人能想到的。

    “不行,事关自身秘密,我得想办法圆回来!”姜凡心中打定主意,大脑飞速的运转起来。

    “苏长老,弟子是这么想的。”姜凡顿了顿,继续说道。

    “弟子一身修为以战斗为主,所以弟子知道,在战场上,每分每秒都充满了危机,若无法快速的运转功法,在局势上,已让敌人占尽了先机!”

    “其二,就算是不与敌人正面交锋的灵疗师,本身同样会受到敌人的侵扰。若是手忙脚乱,准确度不高,这灵疗术起不是要打在敌人身上?”

    苏若云点点头,“有些道理,继续说下去。”

    “我们学习治疗的功法,为的是什么?是在战场上保住自己和战友的性命,而不是为了让自己人毫发无伤!”

    姜凡说着,转身看向那一众女弟子,“在战场上,活下来的人,才有资格被送回后方接受治疗,所以,高效的精准的治疗手段,是最重要的!”

    姜凡说到最后,不禁想到了那日在后山上的惨烈战斗。

    那些被七太岁吸去寿元的人,在七太岁死后,被赶来的长老救下,最后都慢慢恢复了过来,这就是活下来的重要性。

    而此时坐在一边的众弟子们,虽然不知道姜凡在想些什么。

    但听着姜凡震聋发聩的言辞,感受着他悲天悯人的情怀,看着他仿佛想起什么过往的样子,一众女弟子心都要化了…

    苏若云突然觉得,把姜凡叫出来可能是个错误,再这样下去,自己这寻道台便让给他得了。

    “姜凡,从你的角度出发,你说的确实有道理,相信在使用灵力疗伤方面,你肯定也颇有心得!”

    苏若云虽然觉得姜凡多少影响了他的传授,但还是相当公正的给予了姜凡肯定。

    “那这样,你不妨给大家展示一下你的治疗手段,我也好根据你的要求,给出一些改进的建议。”

    “啊?!”姜凡胡说八道一通,正在那一边心虚的凹着造型,一边观察大家的反应。苏若云这一番话,却让姜凡直接傻了眼。

    “苏长老,这又没有受伤的弟子,也不是战场,我没状态,算了吧。”姜凡吞吞吐吐地说道。

    “我,我受伤了,师哥,救我!”

    “师哥你不要听她的,我伤的重,我看见你就喘不上气!”

    “师哥,你再不救我,我的心就要流血了…”

    “我已经流血了!日子到了!”

    “……”姜凡一脸无奈的看向苏若云,眼睛中满是疑问,好像在说:你平常都教了弟子些什么?

    “胡闹!闭嘴!”苏若云一声暴喝,连远处一个石台上背诵口诀的弟子们都安静了下来,那石台上正喝茶的长老,茶叶沫子喷了前排弟子一脸……

    众女弟子见苏若云生气了,连忙闭上了嘴,顿时乖的犹如刚上学的乖宝宝一般。

    “姜凡,我这里有一头受伤了的魔狼,你看你能否施展手段。”苏若云见众人终于不在吵闹,一边扭头对姜凡说道,一边将左手放在了戒指之上。

    “储灵戒指!”姜凡眼睛一亮,这储灵戒指也是难得的好东西,不同于储物戒指,它里面的空间可以存放生物。

    只见苏若云戒指上光芒一闪,一个笼子便出现在众人面前,笼子里,是一头灰色的巨狼。

    巨狼正躺在笼中呜咽着,后腰上一道伤可见骨的伤口,触目惊心的展现在众人眼前。那巨狼看到众人,只是微微抖了一下,那眼神中已再无狠厉的凶光,仿佛已经知道自己命不久矣。

    “这头魔狼是我昨晚在宗门附近的森林中采药中所遇,也不知被什么魔兽所伤。”

    苏若云指指那巨狼,无奈的说道:“这魔狼不仅腰间受了重创,还中了毒。此毒霸道,不仅灭其生机,还毁其心智,我只能止住伤口不再流血,但那毒却无法排出。”

    “苏长老都不知排毒之法?”姜凡问道。

    “是,也不是。”苏若云说道“这毒虽毒性霸道,但若它与我配合,激发自己潜能,尚可一搏。但这魔狼只是一阶魔兽,不通人性,而且他死念已生,不并配合我。”

    “这…”姜凡有心拒绝,毕竟这魔兽的伤势连苏若云也无可奈何。但看到眼前躺倒在地,如一条大狗一般的巨狼,姜凡拒绝的话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

    那巨狼感受到姜凡的目光,呜咽着抬起头来,那目光中满是哀求,但并没有生机。不少女弟子看到这巨狼的模样,已是有泪水流出。

    “这家伙,难道只是想要一个痛快么?”姜凡的心仿佛被狠狠揪了一下,一股怜悯之情带着怒气从心底升腾。

    “苏长老,将笼子打开吧。”姜凡看着苏若云说道。

    苏若云倒也不怕这巨狼伤人,将笼子打开,将巨狼放了出来。做完这一切,他便紧紧盯着姜凡。

    他之前只是想看看姜凡的手段,但此刻看着姜凡挣扎一番后一脸凝重的表情,苏若云心中莫名的期待了起来。

    可姜凡下一句话,却将苏若云彻底说迷糊了。

    “苏长老,我能打它么?”

    “你说什么?”苏若云不太相信自己听道的话。

    “苏长老,若要我救它,就得按我的方法来,我能打它么?”姜凡看着苏若云,一脸正色的说道。

    “这……”苏若云不知如何是好。

    “若连自己心理这关都过不了,谈何求一条性命!”姜凡也有些着急了,声音中带着一丝焦急。

    “好!”苏若云心头一颤,咬咬牙答应了下来,“希望你能做到。”

    姜凡笑着点点头,扭头看向那头巨狼。他蹲下身来,看着巨狼那混浊的眼睛,说道:

    “曾经的我也是如此,认为改变不了的,就应该接受,但,不到最后一刻,天知道你究竟能不能将其改变。”

    “今天,我不是将你打死,就是将你打醒,你,自己选吧!”姜凡说完,一拳轰出,一身灵力按照震山拳的功法运转,直轰向巨狼的脑袋。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惊呼出声,不少女弟子都用手捂住了双眼。不过,姜凡这一拳也是有讲究的,都说狼是铜头铁尾豆腐腰,再加上这一拳姜凡也收了一些劲道,声势吓人却也安全。

    那巨狼感觉一阵巨力传来,当即哀嚎一声被打飞了出去,但姜凡拳头上那磅礴的灵力攻击却已经进入了巨狼的体内。

    巨狼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不那么僵硬了,但它来不及多想,姜凡第二拳已到了眼前。

    巨狼刚挨了揍,脑子还不够清醒,这第二拳想躲没有躲过,被姜凡锤中了肩膀。巨狼一个趔趄没有倒下,却感觉四肢血气翻涌,竟有了站起来的力量。

    “来呀!只知道躲避和忍让么?你的尊严呢?你修炼的梦想呢?你与万物争斗的勇气呢?”姜凡一拳比一拳快,他像是发了狂一般,一边攻击一边叫骂着。

    巨狼一次次的躲避,摔倒,再站起来,他哀嚎着,挣扎着,那画面残忍的让人心碎。

    但除了姜凡,只有苏若云一个人注意到,那巨狼嚎叫的声音越来越响,挣扎的力气也越来越大,那原本狰狞的伤口处,一股股黑色的血水,正在流出!

    “嗷呜!”终于,那巨狼的双眼中,涌出了一丝不甘,一丝狠厉。它嘴角溢着白色的沫子,疯狂的站起身,仰天长啸一声,向姜凡扑去。

    众弟子听得长啸,不由得惊的移开捂住双眼的手。阳光下,两个高高跃起的身影看不真切。

    一个长发飞舞,高举着拳头,一个张开血喷大口,亮出了利爪和獠牙。在众人眼中,这杀气腾腾的一幕却意外的让人感动,每个人心里仿佛都有一个声音在呐喊着。

    “我不要死!哪怕再多一秒,我也要……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