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的灵根等级是负级 > 016章 兄弟,你不别扭么?

016章 兄弟,你不别扭么?

    “善长治疗的长老?”李平川愣了愣,“那就是苏长老了!”

    “苏长老?”姜凡仔细想了想,没有任何的印象。隐仙门中,除了三大护宗长老和二十位议事长老之外,姜凡对其他的长老,确实不是很熟悉。

    “嗯!苏若云苏长老,外门最有名的长老了!”李平川认真的说到。

    “苏若云…很厉害么?”姜凡一挑眉,感兴趣的问道。要知道隐仙门并不是以治疗出名的门派,那一个善长治疗的长老若是有名气,说明一定有其不凡之处。

    “哈哈哈,姜师兄,你若想知道他为什么出名,明天自己去看看便明白了。”李平川并不回答姜凡的问题,故作高深的卖了个关子。

    “你这小鬼。”姜凡也不气恼,这小院有四间小屋,姜凡正好与李平川同住一屋。两张大床让姜凡想起了上一世宾馆里的标间,不由得撇撇嘴。

    “上辈子哪怕露宿街头也舍不得住宾馆,这辈子倒好,住了标间还寻思着住独门独院呢…”

    姜凡翻身躺在床上,枕着双臂看着天花板出神。

    一旁的李平川看着姜凡,小心翼翼的问道:“姜师兄,你能给我讲讲宗门的故事么?”

    姜凡一愣,“宗门?怎么,来的时候长老们没给你们说过么。”

    “说到是说过,但无非就是什么拥有历史底蕴,曾经辉煌风光无限之类的空话,我都听的瞌睡了。”

    姜凡笑了笑,轻声说道:“那些可不是空话,我们隐仙门,曾经也是这仙武大陆上一等一的门派。当时也算是一声令下,无数宗门马首是瞻的大宗门。”

    “在隐仙门最鼎盛的时期,先天高手不记其数,只可惜,一场仙魔大战,成了隐仙门最后的舞台。”姜凡说到此处,不由得叹惜一声。

    “我知道我知道!三百年前的仙魔大战,隐仙门斩魔无数,最后,当时的隐仙门掌门以一己之力封印了仙魔两界通往人界的通道,保得人界永世太平!”

    李平川遗憾的说道“但当时的掌门因为施展封印之术消耗过大,最后身死道消,隐仙门从那一战以后,也渐渐没落了。”

    “是啊!”姜凡点点头,说道“那一战之后,隐仙门成为了各个魔宗的眼中钉,肉中刺,只因隐仙门封印了通往仙魔两界的通道,就连正道中人,也很少与隐仙门来往了。”

    “姜师兄,那通道封印,岂不是无人可以修炼成仙了么?”李平川好奇的问道。

    “并不是,这封印只是单向的,通过修炼,可以登仙,飞往仙界。但想要回来,可就太难太难了。

    我听掌门说,只有在一些大凶之地,才有可能借助天地环境不稳定的因素强行破开封印,但也只是一个小口罢了。”

    “哦……”李平川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那姜师兄,你打算登仙么?”

    “我么?”姜凡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从未想过那么遥远的事,我只愿与身边的朋友家人,安稳的度过一生而已。”

    “姜师兄所愿,就是我李平川所愿!”李平川感受到姜凡话语中的真诚,坚定的对姜凡说到。

    “行啦,你还小,想那么多干嘛,快休息吧,明日可不能再误早课了!”姜凡微微一笑,对着李平川说到。

    李平川点点头,吹灭了身旁的烛台,两人各怀心事的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姜凡便唤醒了李平川,原本李平川是要陪姜凡一同去听苏长老的课的,但却被姜凡拒绝了。

    自己的身体特殊,这苏长老的传授姜凡肯定是要去听的,但李平川又不同于他,自然应该去选择适合自己的传授去学习。

    告别了李平川,姜凡独自一人前往苏长老的寻道台。

    寻道台,是外门长老给弟子们传授经验的地方,弟子在平日的修行中,若有什么不懂的,也可以在这里向长老们请教。

    这寻道台是一个个圆形的石台,每个石台相隔甚远,错落有致的分布在潜龙院的东方。

    每一个外门长老,都有自己专属的一个石台,石台就如同一个小小的广场,可以容纳好几百人在这是聆听长老教诲。

    此时姜凡来到了苏长老的专属传道台上,因为天才刚刚亮,这里还没有什么人,姜凡便盘腿坐下,在这里闭目养神。

    不一会,一阵脚步声传来。姜凡睁眼望去,却是一个身高七尺,膀大腰圆的大汉。

    那大汉见姜凡一人在这里打座,不由得愣了一下。姜凡冲他笑笑,友好地指了指自己身边。

    那大汉也不客气,走过来一屁股坐下,看着姜凡笑问道:“如果我没猜错,你是姜凡?”

    姜凡点点头,好奇的看着那大汉问道:“你知道这是谁的传道台么?”

    大汉愣了愣,“苏若云的啊。”

    “呃…”姜凡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他说道:“兄弟,你这副身板,来学灵气治疗的传授是不是有些浪费?”

    “你懂什么,杀一人容易,救一人却难如登天,再说,这和身板大小有什么关系。”那大汉不在意的摆摆手。

    “倒是你,跑到外门来干嘛,就算你现在不是首席大弟子了,你待在掌门身边,那王长老敢放个屁?”

    姜凡闻言笑了笑,这大汉说话倒是毫不客气,直来直去,颇对姜凡的胃口。

    “是什么身份在什么位置,我能让人轻易的把我从大弟子的位置上拉下来,若是再不懂这些道理,怕是一辈子也回不去了。”

    那大汉闻言一愣,皆着大笑起来,他拍着姜凡的后背,笑得流出了眼泪,嘴里不停念叨着:“有道理!有道理!不愧是掌门看好的弟子,有此悟性,你迟早要从这潜龙院中,一飞冲天啊。”

    姜凡根本顾不上听这大汉在说些什么,他只觉得背上仿佛在被一辆卡车撞来撞去一般,骨架子都有一种要散架的感觉。

    “我说兄弟,大哥,你再拍下去,你学习的治疗手段就有实践的机会啦。”姜凡咬着牙对那大汉说到,心中也是郁闷,不知道自己哪句话戳中了他的笑点。

    两人谈话间,陆续有人向这边走来,清一色的都是女弟子。一时间,姜凡与那大汉就好像是稀有物种一般被无数的女弟子的眼光审视着。

    其中不少弟子认出了姜凡,有些女弟子激动的差点就叫出声来。

    姜凡被这么多人看着,混身都不自在了,他老脸一红,向那大汉问道:“你不会是为了接触女弟子,才来上课的吧。”

    “嗯…可能有这个原因吧。”大汉挠了挠头,回答道。

    “她们就这样看着咱们,你不别扭么?”姜凡看那大汉坐在那里,丝毫不受那些女弟子目光的侵扰,不由得心中佩服。

    “别扭?当然不,我习惯了!”大汉冲姜凡笑笑。

    “等等,不对!”姜凡突然愣了一下,他突然明白自己为什么不自在了,敢情所有的弟子都是面朝着他,而他身旁,只孤零零的坐着那个大汉。

    “呃,我说姜凡兄弟。”那大汉难为情的看向姜凡说道:“人也来的不少了,我打算开始授课了,你能坐过去么?她们看我我不别扭,你坐在这儿……我挺别扭的。”

    “敢问,大哥贵姓?”姜凡擦了擦头上的汗,他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但仍不死心的问道。

    “免贵,姓苏!”大汉微微一笑,目送着姜凡一路小跑的坐到了对面。

    “两米出头,虎目钢髯,专攻治疗的长老?苏若云?什么云,乌云嘛?!”姜凡心里疯狂的吐槽着,他终于知道,这外门最出名的长老,真的是实至名归!